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講故台內。

請大家務必定期更改密碼

有見近日有會員懷疑自己帳號被盜用,我們在此向大家呼籲,為保安理由請定期更改密碼,並要為電腦安裝最新的網絡保安軟件,如無必要亦請不要在不屬於自己的電腦登入任何需要密碼的網站,謝謝各位。

香港高登管理員團隊
精選文章
DeerGamer
New App Android IOS
跳至第

發起人
[三一一大地震]釜石旅行
102 個回應
詭異的簡雍

~本作品謹獻給在三一一大地震中的死者,以及在災後努力復興日本的每一個人~



#good2#8    #bad#4  
標籤:
釜石旅行

一‧背包客

岩手縣位於日本東北,在繩文時代就已經有人居住了,縣內出土過很多文物。而如果旅客乘坐JR東日本的釜石線,沿甲子川一路向東,就會來到岩手縣東南部的港口城市——釜石市。

雖說是港口城市,但釜石可不像東京、大阪那麼繁華。它的人口只有四萬,主要產業是漁業和製造業,每當漁汛期來到,漁船就會在海上熙來攘往,盛著豐富的海產回來,然後一個個大海男兒就會打大赤膊,露出結實的肌肉和黝黑膚色,在碼頭開展豪邁的裝卸作業。

但當然,在離海遠一點的地方,「小町」和商店街也為居民提供了生活配套。居酒屋、速食店、服裝店……有中學生一邊在街上走,一邊專注地滑手機,也有四五漁民窩在居酒屋裏,手執酒杯,用東北口音的日語高談闊論,展現跟碼頭截然不同的畫面。

時間是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中午……

一男一女的背包客走在街上。

那男子二十多歲,高瘦身材,臉部輪廓柔和,看起來有點書卷氣,此刻皺起眉,端詳著手裏的地圖。而女子的年紀跟他差不多,但嬌滴滴的,身高只到男子肩膊,還有一頭及肩長髮,正用廣東話吱吱喳喳地嚷著什麼。

「嗚哇,我們訂了的旅館在哪裏呀?」

「小英你不要吵,我在找呀!」

男子把臉湊近地圖,盯著紙上每一粒小小的地名。

那個叫「小英」的女子挽住他的手臂,扁起嘴:「老公啊,為什麼你不用手機?用GOOGLE MAP嘛!」

「手機沒電了。」

他哭喪著臉,彷彿面臨生命中的最大困境……

沒錯,他們是一對夫婦,那男的叫「林永政」,女的叫「田小英」,正享受新婚的蜜月旅行。一般香港人的蜜月旅行都是吃喝玩樂,拍拍照,他們倆的當然也有這些,但又跟其他香港人的有點不同……

「老公,不如我們玩背包旅行囉!去日本!」

記得那一天,田小英端著手提電腦,興高采烈地跑過來,屏幕顯示的正是背包旅行網站,嚇得林永政和四大長老的嘴巴都掉了下來。

林永政急忙擺手:「不不不,我們沒玩過這些,會在日本餓死!」

「什麼嘛,你不是在大學唸日文嗎?你懂日文,又有錢在身,在日本怎會餓死呀!而且我的英文不差,就算日文不行也能說英文!」

「日本人的英文不太好……」

「這個……媳婦你不如去台灣……」

「去日本也行,但不要搞什麼背包旅行了。」


林永政和四大長老你一言我一語,大家都反對背包旅行。

但她心意已決,一把抱住林永政,眼角擠出半點淚水,接著把臉埋進他的懷裏:「老公,蜜月旅行只有一次,不如我們試試吧!只是一次,只是一次而已,今次錯過了就沒機會啦,嗚……我只想跟老公度一個難忘的蜜月。」

說到最後,她露出淘氣的笑容,又馬上藏起。

林永政無話可說。

就這樣,他們的背包旅行開始了。他們各自揹起沉甸甸的背包,乘飛機到日本,再轉轉折折地來到釜石……

回到現實,林永政眼光一閃,終於在地圖找到下榻的旅館:「啊!原來在這兒!」

他們進到旅館,辦好入住手續,沿階梯來到房間。

這是一間雙人房,有一張大床,傢俱齊全和一塵不染,窗戶能看到海景。他們都對這房間很滿意。

甫放下背包,田小英就倒在床睡覺:「老公,我睡一會,你在黃昏叫醒我……」

林永政的額頭流出一滴汗:「呃……現在才中午,你睡什麼呀?」

「昨晚睡得不好嘛,剛剛又吃過飯,飯氣攻心……」

「你吃完便睡,會變大肥豬的。」

「就算變了大肥豬,還有老公愛我嘛……老公是最好的,永政I Love You。」

跟她相處下來,林永政早就知道她古靈精怪,是個長不大的孩子,而且伶牙俐齒,每次吵嘴總不會吃虧的。唉……算了,現在除了讓她睡一會,恐怕沒其他辦法了。

但林永政可不睏,待在旅館又太無聊,想出外走走。

他放好背包,只帶錢包和旅行證件,轉頭跟田小英道:「那我出去逛逛,黃昏時回來。」

「好的……老公親親……」

抿抿嘴,林永政唯有回到她身邊,親她的嘴唇一下:「好啦,我走了,不要貪睡。」

「嗯……」

田小英已進入夢鄉。

於是,林永政離開旅館,回到大街上。

時值三月,釜石市的氣溫只有七度,濕度很低,但林永政禦寒充足,此刻走起來不覺冷,反而覺得乾爽舒服。對了,把背包放在旅館真是明智之舉,只是丟下那沉甸甸的東西,輕裝上陣,他才能享受遊覽異地的樂趣。

他漫步甲子川旁,觀看潺潺的流水,欣賞路邊的美麗鮮花,不知不覺來到一間居酒屋前。

雖然他吃過飯了,但進居酒屋嚐點小食,淺酌果酒,應該也不過份吧?

「歡迎光臨!」

他進去,見居酒屋內光線充足,環境整潔,此刻沒有客人,只有五十多歲的老闆朝他微笑。

很不錯,就在這兒坐坐。

林永政逕自來到老闆的台前,坐下,檢起餐牌看看……原本他想點酒精濃度低的果酒的,但又想嚐嚐這兒的清酒,最終他點了清酒和魷魚串燒。

最先來的是清酒。

他把酒瓶倚在杯邊,倒酒進杯,淺嚐了一口……唔,這酒口味微甘,淡泊優雅,這種地道的清酒,唯有在日本才能喝到。

看見他倒酒的動作,老闆用英文問:「先生是遊客嗎?喜歡釜石這地方?」


林永政笑了,放下酒杯,用日語回應:「你怎知道我是遊客?」

老闆笑得很燦爛,像遇上一個久違的老朋友似的:「我幹居酒屋很多年了,是不是地道日本人,看他倒酒的動作就知道啦。先生你是一個人來日本嗎?沒帶女朋友來?」

「我帶著老婆來的,但她在旅館睡覺,剩下我一個人。」彷彿被老闆的笑臉感染,林永政也笑得像個孩子:

「我是香港人,老闆你聽過『香港』這地方嗎?」

「呀!我聽過,我聽過呀!原來是香港人!」

他們聊個天南地北,此時魷魚串燒也準備好了。正當老闆想把它端到台前,忽覺地面不穩,四周上下左右地搖晃,林永政更從椅子掉在地上!

「什……什麼回事?」

林永政有點驚慌,連忙俯伏在地,用手保護頭部,見一些酒器、餐具和雜物都掉在地上了,四周盡是碰撞聲和碟子的碎裂聲音,街外的尖叫也傳到耳裏。

老闆狼狽地抓緊台前,話音夾雜緊張:「是地震!客人你快躲到台下!」


逢星期一、三、五更新,預計兩個月內寫完全書。


巴打又寫故,支持#good#
前排先重睇完十八天的戰爭


巴打又寫故,支持#good#
前排先重睇完十八天的戰爭

用新年假慢慢寫;-)


:)


全力一推


今晚繼續寫,聽晚更新#adore#


有負評@_@


今晚更新:-[


釜石旅行

二‧失散

林永政躲到台下,狼狽地捲縮身體,雙手抱頭,害怕得瞪圓眼,看著眼前的世界顛覆崩潰!是的,世界崩潰了,只見四周上下左右搖晃,椅子倒下,燈光熄滅,杯碟餐具滑落在地,「砰」的一聲摔成碎片,撞響和裂音不絕,夾雜街外傳來的驚叫聲!

「這就是地震嗎?原來地震是這麼可怕?」他心想,雖然知道日本時有地震發生,但萬萬想不到是這樣子!他在台下不敢動彈,地震沒有此息,不知持續了多少時間……是一分鐘嗎?兩分鐘?還是三分鐘?他覺得這次地震太久了!

不單只林永政如此想,連居酒屋老闆也是!沒錯,他經歷過地震,但通常持續十數秒而已,最長的一次也僅僅半分鐘,但今次的足足有兩分鐘以上……這到底是什麼回事?

終於,搖晃開始減弱,地震總算停下了……

居酒屋老闆先爬出來,臉色蒼白,心中猶有餘悸。

踩著地上的玻璃碎,他繞到台前,扶起仍躲在台底的林永政,話語夾雜擔心:「客人你沒事嗎?地震停了,我們先到外面……」

林永政佇起來,看看他,又瞥瞥四周,眼光淺帶恍惚:「糟糕了,小英還在旅館……」

他不解:「什麼?」

頭也不回,林永政衝出居酒屋!

街上擠滿人,大家都從室內跑出來了,臉上猶有驚色,也有些老舊的房屋破毁,有整楝傾斜的,有倒塌了一角的,還有人被瓦礫壓倒,四周不時傳來呼救聲:「來人呀!我老媽被樑柱壓住了!」

與此同時,街上響起海嘯警報,叫大家前往高地避難!

看不見,也聽不到……林永政什麼都不想管,此刻只想著田小英!他恨不得長一雙翅膀飛回旅館,看看她是否平安無事!

「嗄、嗄、嗄……」

但他當然沒有翅膀,只能跑得氣喘如牛,終於回到旅館!

旅館沒有倒塌,只是門前的盆裁倒下了,老闆娘和其他住客則跑了出來,站在空地發呆。

林永政舉目張望,在住客中找不到田小英,心下更慌了,不禁抓住老闆娘的肩膊:「我老婆在哪裏?我們今天才到這兒的,是香港人……我老婆叫田小英!」

旅館老闆娘認得他:「我……我們所有人都出來了,你找找……」

「不在!她不在這裏呀!」

他已經近乎咆哮。


老闆娘剛經歷地震,現在又被一喝,整個人陷入茫然,張開嘴,良久才懂得回應:「我不知道,我把客人都疏散了,房子裏已經沒有人……她要麼待在這裏,要麼去了別的地方……」

「可惡!」他心中怒罵,逕自跑進旅館。

老闆娘喊住他:「不要進去!裏面很危險的!」

甫進去,他見四周亂七八糟,雜物碎片一地都是,於是他避開亂物,笨拙地登上階梯,找到他們房間的門牌,一腳把門踹開!

「嘭」的一聲,房門幾乎飛脫,映入林永政眼簾的房間像打過仗一樣,一個木架還塌下了,驚險地晾在床邊……但田小英不在床上!怎搞的?她之前還在睡覺呀!林永政越想越不對勁,像盲頭烏蠅般瞎找,甚至連床下底和衣櫃都找過了,就是不見田小英的蹤跡!

怎會這樣?怎會這樣?

他又急又慌,連忙跑出旅館,再問老闆娘:「她去了哪裏?我找不到她呀!」

不知就是不知,老闆娘只能藉詞打發他:「可能是海嘯警報……剛才有海嘯警報,你妻子可能去了避難……」

「去哪裏避難?」

「高地。」

混蛋!林永政差點罵人:「哪裏有高地呀?」

老闆娘嚇得跳起,話語結結巴巴:「仙……仙壽院,我們在海嘯演習時,是往仙壽院避難的……它在大只越町。」

「啊!」

他拔腿就跑!

「大只越町」、「仙壽院」,林永政之前看地圖時,曾看過這兩個名字,大概知道在什麼地方!而且海嘯警報響起了,不少人都會去仙壽院避難吧?他只要跟住大家,自然就會找到仙壽院!

他已經跑不動了,只能撐著身子,快步跟上大家。

說實在的,雖然有海嘯警報,但不是所有人都去避難,有些居民仍站在門口,也有些回家執拾東西,更有人倚站二樓的露台,抽著菸,悠然看著前往避難的人群。

是的,畢竟這兒離海岸有段距離,就算真的發生海嘯,也未必會淹到這裏,加上就算淹到了,大概只是弄濕地板的程度吧?

走呀走,林永政登上一個山坡,終於來到仙壽院。

仙壽院有五百年歷史,是一所佛教日蓮宗的寺院,也是釜石市發出海嘯警報時,其中一個給居民避難的地方。

林永政瞥瞥四周,見院前的空地聚了數百人,男女老幼都有,有老人家累得坐下揉腳,也有嬰兒啼哭,更有年輕人在滑手機,說不定是在聯絡家人……

對了!手機!林永政的手機沒電,之前留在旅館房間充電,剛剛回去又忘了拿走……如果他有帶手機,說不定已找到田小英了。


他剛才真是太慌張,完全不是平常的自己……

後悔也沒有用,既然他已來到仙壽院,就在這兒找找!於是他拉大嗓子,用廣東話喊道:「小英——小英你在哪裏?田小英你在嗎?」

他一邊喊,一邊在人群中穿梭,但從院前的空地進到院裏,再繞到院後的墓地,依然找不到她。

難道她不在這裏?那她去了什麼地方?

林永政回到院前的空地,想再找一遍,驀然耳邊響起喧聲,有人爆出淒厲的慘叫:「哇——是海嘯!海嘯真的來了!」

「什麼?」

不加思索,他追隨大家的視線,投往山下,當場給嚇住了!

灰暗的天空下,刺骨的冷風中,三十米高的巨浪從海邊淹過來!


為提升人氣,決定爆肝式每日更新:-[ :-[ :-[


釜石旅行

三‧三一一大地震

陰沉的天空,灰黑色的海水,巨浪如一面高牆般襲過來,把碼頭、漁市場和海邊平房都淹沒,剎那如積木般推倒摧毁!但餘浪威力不減,漫灌伸延,離岸較遠的街道都開始淹水了,水位急升至膝蓋,居民在水裏驚慌逃命!

躲在仙壽院的居民嚇了一跳,萬萬想不到海嘯來得既快又猛,有人詫異得半開嘴巴,一時間說不出話,也有些朝山坡下的人大叫:「快跑上來呀!快跑上來!」

有人想跑上山坡,但黑色的海水像有生命似的,把逃跑的人通通吞沒,水位更急漲至建築物一樓,浪拍牆壁,窗戶進水,房子裏的人慌忙往二樓跑,但二樓很快也淹水了,人們唯有跑上屋頂揮手求救!

林永政看著一切發展,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是的,一切都太快,太突然了,由海嘯襲來至淹上房屋二樓,只是在幾分鐘之間,山坡下的人根本逃不掉,唯一的求生方法就是跑往屋頂……呀!不對!

水位仍在上漲,來勢越急越猛,有房屋被徹底沖垮,屋頂上的人掉到水裏,零碎的磚瓦隨漩渦載浮載沉……有人求救!有掉到水中的人求救,但浪濤翻湧,白花濺溢,水裏還夾雜著樹木、電線杆、垃圾雜物,甚至招牌和汽車,他的求救猶如浩瀚汪洋中的一枚小石子,身體也瞬間被捲入水底!

「怎會這樣?不要啊!」

「我的爸爸還在家……他在下面,他沒有上來!」

「你們不是漁民嗎?為什麼不救人?」

仙壽院彌漫著絕望和恐怖,有人驚慌尖叫,有人痛哭哀嚎,更有人找上熟悉的漁民,問他們為什麼袖手旁觀!不是,不是這樣的!那些大海男兒都想救人,但儘管他們在海上活了二十年,面對此刻光景,也知一切的泳術和經驗都是徒然!

一輛貨櫃車在水中轉來轉去,像一艘輕飄飄的紙船。

有高壓電纜掉到水裏,海水可能帶電,淹水的人就算沒有溺死,也可能被電死。

水位還在上升,更可能淹到仙壽院。

居民漫起恐慌。

此時,仙壽院的主持出現了,叫大家不要爭先恐後,一同往更高的地方避難!

但林永政仍站在原地,呆然報向山坡下,渾身顫抖,嘴裏咕噥著什麼……

他在問田小英在哪裏。

夜幕降臨,水位終於不再上升,也沒淹到仙壽院。

居民回到仙壽院過夜,瑟縮在大殿和各房間之中,又冷又餓,加上不知道家人朋友的情況,手機又沒信號,寺院的固網電話也用不了,想聯絡他們也不行,心裏不禁充滿擔心。

整個釜石市已經停電,夜裏的仙壽院都開不了燈,僅用燭光照明,昏昏暗暗,倖存者中不時傳來抽泣聲。

林永政坐在房間一角,雙手環抱自己,虛弱的燭火映照著他發黃的臉,雙眼恍惚無神,沉默不語,靈魂像離開了身體。


他在想田小英。

在海嘯來襲前,林永政找不到她,不知她現在身在哪裏,更不知道她是生是死。

是的,在白天,林永政看見很多生命消逝了……很輕易,像捏一下手指頭,原來人命是如此兒戲。或許白天發生的都不是現實,是夢吧?但夢境真實得令他心寒。

「小英她……真的也被海嘯捲走?」他在心間問自己。

林永政和田小英,兩人是在大學認識,畢業後成為情侶,拍拖一年多結婚,然後來到這裏蜜月旅行。啊!真懷念,就像昨天發生的事呢!記得當初田小英介紹自己時,伴著一個苦澀的、帶點淘氣的笑容:「我叫阿英呀,能不說全名嗎?我的名字很土……嘻嘻。」

她就是這樣子,可愛、活潑、樂天,而且她的學業成績很好,畢業後找到一份外貿公司的工作,很賣力,有時甚至像工作狂!可是,只要她待在林永政身邊,就會發生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了,變成一個儍呼呼、喜歡撒嬌和依賴的小女孩,心境像年輕了十歲。

這樣的笨蛋老婆,林永政還能見到她嗎?

他知道不是哭哭啼啼的時候,他要思考,他要找回田小英。

護照還在身上,只要他找到警察,證明身份,就能平安返回香港了,尋找田小英的工作交給日本政府就行……但他不容許這樣做,他絕不能把生死未卜的妻子丟在日本!

林永政暗暗發誓,他要找回妻子,不論生死!在沒有確實結論之前,他就算用瞞用騙的方法,都要在日本待下來!

眼光漸漸明亮,他咬咬牙,緩然站起,還整理一下衣服。

其他倖存者一臉頹喪,有的還在哭泣。

林永政沒理睬他們,邁著堅定的步伐離開房間,穿越走廊,來到院前的那片空地。

四周一片漆黑,寒風刺骨,空氣中還夾雜惡臭,或許是從海水傳來。

他來到山坡邊,見除了黑壓壓的海水,就什麼都看不清楚,但水位明顯消退了不少,說不定明天一早,他就能下山回去,繼續尋找妻子的下落。

「呼——」

一陣風吹過,伴著塵沙。

林永政的眼眶流出淚水。

第二天清晨,海水退去,林永政和一些倖存者馬上下山,但他們看見的,已不是熟悉的地方。

海嘯把一切都沖垮捲走,眼前的畫面沒有房屋,沒有汽車,沒有街燈和電線杆,道路當然不存在,甲子川也被填平,剩下的只有無窮無盡的垃圾……現在的日本岩手縣釜石市,是一片由垃圾推積而成的平原。

包括林永政在內,所有人都呆住了,不懂作其他反應。

明明他們就在釜石,但現在連自己的家,或入住的旅館在哪裏,都完全認不出來。一切的文明和人煙,彷似白紙上的鉛筆字,被擦膠粗暴擦走,再找不到半點痕跡。

往日的釜石,已經消失不見。

昨天,也就是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下午二時四十六分十八秒,日本宮城縣、岩手縣和福島縣發生黎克特制九點一級大地震,地震引發大型海嘯,浪峰高達四十米,把日本東北沿海大片地區完全摧毁……

翌日,日本氣象廳把今次事件,命名為「平成二十三年東北地方太平洋近海地震」,但民間有一個更直接、更銘入腦海的稱呼,是為——

三一一大地震。


進入主線了。


#adore# #adore#


#adore# #adore#

周瑜巴:~( :~(


LM
期待下面故事#hoho#


LM
期待下面故事#hoho#

多謝支持#adore# #adore# :~( :~(


#kill#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24/7/2024 20:59
今天貼文總數: 624 | 累積文章數目: 7,280,654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24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