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講故台內。

請大家務必定期更改密碼

有見近日有會員懷疑自己帳號被盜用,我們在此向大家呼籲,為保安理由請定期更改密碼,並要為電腦安裝最新的網絡保安軟件,如無必要亦請不要在不屬於自己的電腦登入任何需要密碼的網站,謝謝各位。

香港高登管理員團隊
精選文章
DeerGamer

跳至第

發起人
我的難忘暑假
66 個回應
(23)

「謝謝。」我忍不住給他們大大的笑容。有他們這句就夠了,能不能入圍是其次。我到底給食家和餐飲業的人讚賞過。

評判把所有參賽者的菜都試完,商量結果時我們都很緊張,不停在吱喳地討論。年紀較小的很直率:「我能入圍就好了!」

到主持出來向我們公佈名單了。這時我們最緊張,彷彿回到剛剛的試吃環節。

只得一半名額,即是十多人。唸了七、八個都沒唸上我,我心想應該落選了。

忽然我聽到自己的名字!彷如在夢中!旁邊的小朋友推我,我才覺得在現實。我入圍了!我竟然入圍了!

給淘汰的小朋友讓家長接回去,我們則開始新的行程。

畢竟我們是小朋友,電視台不會把賽程安排得那麼緊湊,也不會太嚴肅。我覺得有點像廚師營。

這段期間我們這些參賽者會一起住在一個營舍裏,看比賽賽情如何安排,其餘時間可能有些活動,例如電視台的宣傳、名廚的課程或者參觀。

首場比賽完結後,我覺得很累!好像把全身的力氣和腦力都使出來了!連續考一星期試還沒這麼累!我真的很緊張,所以一放鬆才會這麼累吧。但心裏有掩蓋不住的興奮,還是挺不相信自己真的入圍了。我高興得睡不著!

我打給二叔,告訴他這個喜訊。他恭喜我:「想不到你滿行的嘛。」

由於第二天要出席電視台的宣傳活動,所以我迫自己睡覺。

到了電視台,我們要拍宣傳照、接受一些節目主持人訪問。都是問我們為什麼會參賽、有沒有信心、最擅長做什麼菜式等。早上吃早餐時工作人員已叫我們要構想好。

我真有點不知說什麼才好。因為是教師推薦我參賽,信心不怎麼多,也最擅長的都是普通菜式,都不怎麼好意思說出口。有年紀小的參賽者很有備而來,答得很大聲和精神。我好像連個小朋友也不如…

很快便第二場比賽了。今次是指定菜式,要做一份早餐。我便做了炒蛋、煎香腸和吐司。其他參賽者又是做了很華麗的東西,又煙三文魚、烤鬆餅。我的雖然又是很簡單粗糙,但我有信心以味道取勝。上次我也不是以實而不華的炒飯入了圍嗎?才不要什麼高貴食材。

但今次評判吃完,臉上沒有笑容,說實在太平凡,完全是快餐店貨色,一點誠意也沒有。

那個主廚問我:「為什麼大會提供這麼多食材你都不加以善用?就普通煎個蛋和香腸,加塊吐司?」問我記不記得自己在比賽:「你身邊有這麼多強勁對手,你以為這麼平凡簡陋的東西可以贏到他們嗎?吃是看顏色,他們已經比你的好看多了。」還問我兩盤想吃哪一盤—自己的還是別人的?

他們的評語令我很無地自容。

我打給二叔想吐苦水,沒想到他也罵我,原來他看了這場比賽播出。「上次你的炒飯平凡得來帶自己的特色,用料也很豐富;今次的簡直不像樣。」


(24)

原來人們喜歡高貴的食材,大堆大堆地放上盤子。那好吧。接下來的一場比賽是要用卷心菜來做菜,我就用了很多貴價食材。

結果評判吃到皺眉頭,說都不知我在做什麼:「就是一大堆東西,沒有主題。」主角卷心菜都給淹沒了,問我還想不想繼續比賽:「你就在放棄的樣子。」

我的心情和自信都沉到谷底!我不就給他們想要的東西嗎?都是他們挑剔!不比賽就算了!反正我都試過了!我本來都不是要來比賽,而是要去英國,或者跟著二叔。我都沒想過要留下。

我打電話告訴二叔,說我很快便會被淘汰了,叫他想想餘下的暑假怎麼辦:「反正我都不是會做菜的料。」

「不是你不會做,而是你沒心思做。」連二叔也這樣說我!他也看了這場比賽。

我說我不是。他說我根本就是:「先是輕視比賽,入了圍便沾沾自喜,然後便得過且過。」

我忍不住哭起來。誰料二叔的態度很強硬,說我這樣真辜負推薦我那位教師的苦心:「其實贏輸真沒那麼重要,但我討厭你不認真、沒盡全力的態度。如果你已全力以赴,即使輸了也雖敗猶榮。你現在像隻縮頭烏龜。」

吊兒郎當的二叔甚少用這麼嚴肅的語氣對我說話。我先是很生氣,掛了他的線,然後打了給霞嬸。可能想找另一個人聊聊天吧。

電話響了很久才有人接。我一時忘記了她趁著不用來我家,去了外國探望親人。正失望得想掛線時,她接了電話。原來她剛剛在洗手間。

「很久沒見啦!」她有點像我的祖母,對我總是很親切。

「我看到你上電視呀!」原來她前幾天已經回來,有看我的比賽。

說起這我有點慚愧。

她很開心,說我上電視的樣子很帥。她像普通老奶奶,看到認識的人上了鏡便會很雀躍,我還是她的熟人呢。

「但我快給淘汰了…」前兩次沒淘汰,因為有年紀比我小的參賽者做得比我差。連我也自覺幸運,但幸運不知道有沒有第三次。

她的聲線沉了下來:「是嗎?…」問我是不是做得不好吃,說教我做得好吃點,開始說著一些做菜的要訣,例如牛肉要橫紋切、不能下鹽…其實她以前已經教過我。我說記得,請她不用再說。

「那是不是食材配搭出了問題?我看到你的菜有些配搭得不好,會影響味道和口感啦…」一說起烹飪,她便會滔滔不絕。我們聊得最多的便是做菜。

本來我沒心思聽下去,但她沒停下來的意思,就在分析我的菜,我有意無意聽到一些。

我忽然想起,其實有些配搭她教過我。我怎麼會不記得?如果真是不知道,無話可說,可是我都知道!即使不知道,也可以上網找資料!看廚師示範時,我也沒用心看,只覺得自己不是這種料,很快便會走;也不忿評判主觀,覺得他們太挑剔。


(25)

但連霞嬸也覺得我的菜有問題,不是別人挑剔了吧。

我開始覺得二叔罵得我很對—我根本沒用心和盡力去參賽。

我剛剛還不忿和在心裏笑他,他自己也這麼吊兒郎當,有什麼資格說我?但連他也嚴肅起來。

我覺得自己很不對。因為很怕輸,就自己先放棄了,也沒去做些能讓自己贏的事,還在發別人脾氣。

我打斷還在滔滔不絕的霞嬸:「妳還想繼續在電視上看到我嗎?」

她第一句便說:「想!」說我上電視很帥,會每集都看,捧我的場。

「那我們在電視上見了。」我告訴她得掛線了—我要上網去食譜和食材的資料。

我已經下決定心,認認真真地比賽。輸贏不要緊,最重要的是盡了力!


現在只要一有空,我便會上網看看資料,無論是食譜、食材的資料、還是食評什麼的,只要是跟飲食有關,我都會看。廚師來做示範時我也留心看和聽講解。有時他們要助手,我也會自動出去幫忙,實踐一下。

我也慢慢想起霞嬸教過我的事情,和她給我做過的菜。我發現從中有規則,不是胡來的,有些食材永遠不會放在一起。

接下來的比賽不用做菜,考的是買菜、試味、食材的性質等。多得我的用功,成績不錯。我想要是還像當初的心態和懶惰,應該「如我所願」,早給淘汰了。

每次比賽,我只要一想到二叔和霞嬸在看,便不敢鬆懈。

可是我也開始享受比賽的過程,覺得只要是有關做菜的事都很好玩。例如青瓜,有像手臂的,也有像小尾指,但也同樣叫「青瓜」。店員說不同地方氣候,產出的作物也不一樣,其實都是同一種東西,只是樣子不同,但有些其實有點差異,算是親戚。我覺得很有趣,回去又上網查找,學到了很多烹飪外的知識,例如各地方的氣候、生活習慣等。例如中東等地方很喜歡用香料,有很多全球數一數二的香料市場;而東南亞人喜歡吃辣,因為天氣濕熱。

我記得以前參加夏令營,才沒這麼主動去學習和查找資料。就是二叔所說的「得過且過」,什麼事都由別人安排、別人說學什麼便學什麼、做什麼活動便做,非常被動,混完便算了。

我也學會有風度,因為我算是年紀大那些參賽者。一直以來很多場合我都是年紀最小那個,現在到處都是比我小的。在鏡頭以外,他們都「哥哥、哥哥」那樣叫我。我盡可能都禮讓他們,有時大夥去買了什麼東西我也幫忙拿。記得父親罵過二叔跟我爭糖果吃:「長到這麼大也不懂得讓一讓小的!一點風度也沒有,難看死了!」二叔當然不理他,在他背地裏吐舌頭,告訴我糖果手快有,手慢無。我知道二叔只是在跟我玩,但也知道該禮讓年紀小的。有時他們比賽得不開心,或者想家了,我都會去安慰他們。我們在鏡頭前是競爭對手,私底都是朋友。


(26)

不過朋友一個一個地離開了。現在比賽進入白熱化階段,對手陸續給淘汰。

主持人和評判都說我越戰越勇,從最初的垂死邊緣,到現在成為冠軍的大熱門。之後幾場烹飪賽事我都做得不錯,評判讚我很有水準,有些菜式還像餐廳的出品呢。之前我的擺盤不算很好,所以我花了很多時間去參考名廚們的出品,進步了一點。

很多時候比賽的時候,主持人都會問我的心情。其實我一邊想著如何做菜,一邊想著二叔和霞嬸他們—他們看到我這道菜會覺得如何呢?我要做個合霞嬸口味的,所以不要太辣;而給二叔做的味道濃一點也沒關係…他們不喜歡吃太甜,就把甜味降低一點,加些薄荷提升一下好了…

漸漸就剩下五強、四、三…

雖然也會怕給淘汰,但我希望自己著重享受比賽的過程—就是好好為身邊的人、和評判做菜。有時他們讚我:「你很用心呢。」比好吃更重要,我希望他們感受到我的心意。我覺得與其想如何贏,不如想想人們喜歡吃什麼,這樣心裏便有個譜,也會做得很快樂。

我很久沒有打電話回家,因為很忙。參賽者越來越少,難度則越來越高。我要更用功才行。上次比賽的內容是做蛋糕,滿以為很容易,但原來不准用打蛋器,全程都得用手!打到我的手幾乎斷掉!上廚師營時,已有廚師說我的手臂太幼太無力。雖然將來可以用打蛋器,看來沒需要練臂力,但我很怕哪一天是比擀麵皮!還是趁可以練練力好了!現在我吃完晚飯都做做運動。這樣站也可以站久些。

雖然我有點想打電話告訴二叔他們我進入決賽了,但想來不說也知道—他們有自己看嘛。我告訴他們的時候,他們回我一句:「我知道了呀。」那多沒趣!但我覺得他們還是會為我高興。

我唯一擔心的是父親…暑假到現在,我們都沒聯絡過,都靠二叔做「中間人」,但不知道這「中間人」靠不靠譜…即使他知道了我參加烹飪比賽,我還是不敢親自告訴他。

如果真如二叔所說,人生是自己的,不用也不可以只為了他人而活,我真的很想多點學做菜,不想每年暑假都是去學校的夏令營,毫無意外地成為醫生。不是覺得做醫生有什麼不好,只是不想生命裏就只得醫學,很想做做其他事情。即使只是一個暑假也好,希望父親明白我的心情。

決賽之後沒多久暑假便結束,我不知道如何回去面對父親…令我的心情像外面的天色那樣沉重。

雖然挺抑鬱,但我把心一橫,決定先不管這個了,得集中精神比賽!

決賽的對手是個跟我同齡的男孩,名叫智宇。其他的可能因為年紀太小、技術不夠給淘汰了。

雖然很慶幸經過重重難關,來到了決賽,但還是很緊張。老是問自己是不是在做夢,居然走到這裏了,真是不可思議。

智宇也是個強勁的對手,可能也因為年紀較長,很是鎮定。聽說在家裏也常常做菜,父親是私房菜的廚師,所以對各種食材和烹調技巧都了然於心。從他一路比賽給我的感覺就是對味道很敏感的人。


(27)

而人們給我的評價則是很細心,做菜有如做手術那麼仔細和俐落。這樣說我挺開心,應該是得到父親的遺傳。

我猜想決賽的題目是什麼。上網找了上年的影片來看,是大蝦三吃—要用大蝦來做一道頭盤、主菜和點心。簡直就是把學過的都要運用出來。

我也構思,如果換我來做,做什麼才好?

決賽前一晚收到工作人員通知比賽題目:一頓晚餐。不限食材和烹調方法,但要有三道菜,可以是湯、前菜、主菜、甜品等配搭,也不限中、西式。

在成人比賽裏是沒有這樣事先提示,但我們是小朋友,所以有所優待,也藉此降低難度,因為這樣做三個菜其實很吃力,也很難忽然構思出來。事先告訴我們便可以設計一下、搜集一下資料。但不可以打聽對手的構思,我現在跟智宇分開來住,免得互相影響了會不公平。

我晚飯後都躲在房間裏上網找資料和構想。已經決賽了,我想評判的要求一定比以往所有賽事都高,也想看到我們的進步。我應該進取一點,做些難度高些的東西。一頓晚餐…吃什麼好呢?

我換到智宇的角度想,他應該對這駕輕就熟,有非常多絕棒的點子—他父親每晚都在為客人預備!我覺得他很可能會走中式路線—做湯、小炒這些。那我做西式的勝算較大,還可以走高檔餐廳的路線…

我構思了一晚,決定做一個青豆蓉湯、西班牙海鮮飯和芒果班戟。我想智宇應該不會做甜點,我覺得他不會夠時間—雖然我也不知道比賽時間有多少。但中式甜品通常比較花時間,加上中菜份量大,吃完也不想吃甜品。

就這樣決定好,我便睡覺,養足精神明天比賽!


今天下著大雨,感覺令人很不舒服。

我和智宇雖然同枱吃早餐,但沒怎麼交談,都只是打了招呼。吃完沒多久,便出發去比賽會場。

那是電視台其中一個錄影廠。在中央佈置了兩個煮食擂台,一邊是評判席,最外面的兩邊是觀眾席,還有主持人的講台。

我知道今天會有不少人來觀賽,例如淘汰了的參賽者和他們的親友,說會來看我們打氣,也有之前見過面的嘉賓大廚。

說不緊張便是假的,但我也很開心,因為可以看見那些「弟妹們」,只不過十來天沒見,已經很掛念!可見我們的關係真的很好。

我都向他們笑著揮手。

他們分開兩邊來坐,一邊是支持我,另外一邊是支持智宇。他們互相向對面喊著我們的名字,和叫打氣的說話,把現場的氣氛炒得很熱烈。

場記哥哥把我們叫到一邊,跟我們說說待會在場內要注意的事。經過這麼多次比賽和面對過這麼多次鏡頭,我們都清楚這不是件鬧著玩的事,有不同的工作人員牽涉其中,不容出錯。雖然我們專注比賽就好,但還是有些要點要注意,例如出場的次序等,才不會影響播放。主持人也專心地在做準備工作。


(28)


聽完講解便要去換衣服,當我走過自己那邊的支持者時,他們都向我歡呼。我真沒想過有這麼多人來支持我!很是受寵若驚!連推薦我參加那個教師也來了!對我欣慰地笑了一下。我很希望待會做的菜會令他們驚喜。

去化妝間時,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加油,才不負他們的厚愛。

大會為我們準備了廚師的制服,就是大家看慣,那種有兩排,共八顆扣子,很型格和專業樣子的制服,但這件是小童裝的,但我還是覺得超帥氣!尤其是左胸前繡了我的名字!感覺上我就是某餐廳的大廚!氣場和自信也大了不少!

我忍不住在想贏了之後獎金怎麼用才好。二叔一定會要我請他吃自助餐。不過這麼高興,請他一下也無妨;不如買台新電腦…

場記哥哥叫我們休息一下,或者上個廁所,二十分鐘後便要回錄影廠,正式開始錄影。

我上完洗手間,便有主持人帶著攝影師哥哥進來化妝間,說想跟我做訪問—問我緊不緊張、今天準備了什麼菜式參賽。我告訴他們是秘密:「想知道便好好留意了。」面對鏡頭多次我也會搞氣氛了。

他們問我覺得自己較強,還是智宇較強,有沒有把握和信心取勝。我答:「智宇是個很有實力和難得的對手。」大家各有優勢,但我會加油。

主持人說我說話很大方得體。我真的覺得智宇是個很好的對手。他很強,有很多地方值得我學習,但我也有長處。因此我期待跟他較量。

訪問後可能離比賽時間無多,我的心情越來越緊張,有點不能平伏下來。如果可以再多一點休息時間便好了,但五分鐘後場記哥哥便叫我們出場了。

出去了也不能立即進場,但我已知道在拍攝。主持人已在台上說話。其他場記也示意觀眾安靜。

主持人先喊智宇的名字,攝影機會對著他了,場記也示意他的支持者歡呼。

然後便到我了。

我首先要過去主持人身邊,讓他問兩句,和跟智宇握手,才可以上煮食擂台。

當我在一片歡呼聲中走向主持人時,忽然看到完全意想不到的情景—

我看到二叔和母親竟然坐在觀眾席最前排!

沒有人告訴我他們也來觀賽!

到我差不多到達主持人身邊時,居然還看到父親風塵撲撲地趕到,被工作人員很快地安排坐到母親身邊。

我幾乎呆住了…

連父親也來了!

我差不多整個暑假沒見他了,他的樣子還是那麼嚴肅,就在盯著我看。

他會不會在生我的氣呢?

不過他終究來看看我做菜和比賽的樣子了。我覺得很珍貴!

其實我的腦袋一片空白…因為家人來看太震撼了,我完全沒有想過。幸好要說的話早已想和背好,現在才能答出來。


(29)

還有一個環節就是請家人為我們打氣。工作人員把麥克風給二叔、母親和父親,叫他們給我們說幾句。二叔咧起嘴巴對我笑:「加油啊,小子,別讓我失望。我都押在你身上了。」母親向我微笑,讚我好棒,說沒想到我這麼會做菜。輪到父親時,他拿著麥克風,好久都沒說話,最後只把麥克風有點惱羞成怒地塞回給工作人員。二叔大笑:「他害羞啦!」感到父親想狠狠地敲二叔的頭一下,但因為隔著母親,也有攝影機在拍,所以不能敲,只好低頭不語。

我知道父親很想我像他一樣,成為出色的醫生。過了這個暑假我會聽他的話,好好唸書,然後去他的母校繼續學習,但就在這之前,讓我好好地完成這個比賽吧。

我就昂首踏上擂台了。


現在的氣氛相當熱烈,充斥著兩邊支持者的歡呼聲和緊湊的鼓聲。我和智宇穿起圍裙,聽主持人說出比賽規矩和限時:「題目是一頓晚餐,限時兩個小時。比賽現在正式開始!」

兩個小時看起來很多,但別忘了我們只是小朋友,要做三道菜呢!

我和智宇立即跑去食材庫去拿需要的食材。拿材料的時間也計算在內,得一次過拿完三道菜的食材,過後不能再拿。所以兩小時沒有很多,也因此大會讓我們先設計過。

我知道智宇很快便拿完出去做菜了,因為他即使沒有筆記,像旋風一樣拿拿拿,顯然腦袋裏已有一張清單。

我相對慢了,雖然我也有「清單」…

為確保沒少拿,我花了幾分鐘檢查。雖然說現在分秒必爭,多幾分鐘是優勢,但小心能駛萬年船,到發現材料不夠時便太遲了。

我檢查了沒問題便衝出去。我真的落後了,智宇的爐上已放了鍋,有煙升上來,他也在切菜了。

放下食材後,我也連忙在爐上放鍋和燒水,然後便是清洗和切食材。

我有點點手忙腳亂,今天太多人來觀賽,比賽場地也跟以往不同…我深呼吸幾下,叫自己要冷靜下來。不能因為家人在看而緊張!

主持人來訪問我了,問我在煮什麼,我告訴他們我在做湯。他們看到我有魚、草菇、雞等,還有個大鳳梨,問我是不是在做東南亞的菜式。我說不是:「做好大家便知道了。」

我沒看到智宇在做什麼。主持人問他的話也沒聽進去,因為我得專心做自己的菜。剛剛主持人問我時間夠不夠,我說應該沒問題—前提是我不能緊張,要清楚自己在做的事。但我聽到背後有煎東西的聲音,也聞到香味了。

除了煎的香味,還有陣陣的鹹香,智宇應該做味道較濃的食物,以滋味取勝。

乍看之下我好像有點比不上…我的菜式比較清淡…但我告訴自己沒關係,盡力做出自己想做的菜式便好。我明白現在在比賽,但做的時候開心、和讓吃的人開心也很重要。這是我在這個暑假,做了這麼多次菜的結論。


(30)

我做這三道菜相對較簡單,不用一小時四十五分鐘(扣掉拿食材的時間),我都在想如何做得精緻一點。

評判也來看了,看到我把煎好的魚放到開水中,一旁的大肥雞也清洗乾淨了,問我在做什麼菜。我答在熬魚湯。他們看到我的大鳳梨,還是覺得我在做東南亞菜,我說不是:「是中菜來的。」因為我現在才說,所以他們有點訝異:「原來是中菜對決呢!」很期待的樣子,兩種相同的菜系可直接比較的地方多的是。

比賽時間過了一大半,我的魚湯差不多熬好,雞也放到蒸籠裏去了。剛剛我就在等醃料滲進去,希望醃的時間夠,然後提醒自己要留意時間和火候。

我感覺到智宇在跑來跑去,有時在拿器具、有時跑去雪櫃那邊,不禁想他到底在做什麼複雜菜式。我們的爐灶下其實有些常用的鍋具。我也只是去拿了個大蒸籠而已,沒有像他拿完這個拿那個。

我給魚湯試了試味,覺得不錯,是我想要的味道,但先不要裝盤,會很快涼掉,就先繼續擱在煲裏。

雞還在蒸。我切開大家都在注視的大鳳梨。評判們都引頸以待,很想知道我會用來做什麼。

我把放在一旁放涼的白飯拿過來,倒油進鑊,待變得很熱後便下配料,再下蝦仁和雜錦海鮮粒爆炒,一時香氣四溢,攝影機也在拍我炒到很有鑊氣的樣子。我倒入白飯炒鬆,加入醬油等調味料,最後才下鳳梨,因為水果不宜炒太久,炒幾下便可以裝盤,還得加上秘密食材。我把炒飯放回原來的鳳梨殼,很漂亮,很有熱帶風情。

時間不多了,雞已經蒸好,我要拿出來放涼才可以切,也聞到後面傳來的濃香醬料味道。

因為我是小朋友,所以有工作人員問雞是不是要切,可以幫我。我點頭,然後去弄蘸雞的醬料,例如有薑、葱、蒜、辣椒等。我弄了四、五小碟呢!

是時候要裝盤出菜了。既然人們猜我是做東南亞菜,我何不來點這些風情?我拿了一個大木碗盛魚湯,雞放在像是香蕉葉的碟子上,再加上蘸料碟子,炒飯當然放在鳯梨殼上。

其實依然是中菜,只是用了些不同的盤子而已。

倒數十秒了,我盡力把菜擺得精美一點,因為我的菜式很簡單,加上擺得好才會有食欲,這也是計分的。

最後這十秒全場觀眾都一起倒數,聲音很是震耳,害我整個人也跟著在震!

「好,時間到!比賽結束!」主持人這麼一喊,人們的叫聲才停止,變成拍掌聲,我和智宇都得舉高手,以示完成。

這是我整輩子最忙碌的兩小時!考試也沒有這麼緊湊。

但到底,也結束了。

我們把菜拿到評判面前。他們叫我們介紹一下,先由智宇開始。


(31)

他做的菜果然精緻,一看便覺得是餐廳的水準。他說他做了香煎蟹餅、柱候焗乳鴿、甜薯糖薑包。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他做了甜品!

沒有一般中菜的一大盤。他的反而像西餐,蟹餅是一小件、乳鴿只有半隻、甜品也是一小個。

蟹餅是前菜,可以冷吃,很清新的感覺。

乳鴿的色澤很油亮,呈現那種咖啡色證明醬汁夠濃郁。評判也說味道很夠,時間掌握得很好,連骨頭也軟了入味,很配用來送酒。

而甜品有點像和菓子,但用了中式食材,外表討喜,卻很有本地特色。

評判說這晚餐很有水準:「像是去了高級食府。」

輪到我了。他們也叫我介紹一下。我答做了:「草菇鮮魚濃湯、白切雞、鳳梨腰果炒飯。」

他們一聽,有點皺眉:「會不會太簡單了?」說知道我們有一晚時間設計,可以有很多資料和構想,不應該是這種貨色。

「我本來打算做西餐,但臨時更換了。」我告訴評判本來打算做的菜式:「可是我家人來觀賽了。我便想做些他們喜歡吃、和一般晚飯會做的菜式。我回想一下小時候曾經出現過的菜,就想到這幾道。」二叔喜歡吃白切雞、母親喜歡喝湯、父親喜歡吃魚,而炒飯是我的入圍菜式,很想他們也試一下。我記得小時候我們四人曾經同桌吃飯,是個非常難得的時刻—就是吃這幾道菜。父母當時還沒離婚,而父親和二叔也很難得沒有吵架—因為二叔忙著看電視直播的選美會。我很記得他拿著雞腿,沒啃幾口,口水卻直流;而另外一條雞腿是給了我。父親叫我快點吃。

「對我來說,這便是心目中的一頓晚飯—也是最難忘的一頓。菜式雖然很簡單,但是我回憶中最溫馨的味道。我想把這頓飯獻給我的家人。」我誠懇地說完。評判們拍起手來:「用愛心做出來的菜不會難吃。」然後全場觀眾也跟著。

評判們試吃了,讚魚湯很濃郁香滑,很有營養的感覺,全是奶白色的,也有魚的鮮甜味;白切雞剛好熟,肉質很滑嫩,沒有蒸得過火變老。評判很喜歡那些蘸料,說我很有心思,因為白切雞味道偏淡,很靠蘸料提味,用上不同蘸料,便有不同味道,像是一雞幾吃,問我是不是研究過。我答有:「但不是昨晚。」是一直以來學習和看資料的成果。至於鳳梨炒飯,他們一吃我的秘密材料—烤腰果,立即大讚香脆!「當然,這是母親最拿手的小吃!」我得意地說。他們也評說炒得很有鑊氣:「令人想起路邊攤的風味。」

我望向觀眾席,二叔向我豎起大拇指,令我笑了出來。

評判說我們各有千秋,得商量一下才能得出結果。

等待的時候總是又緊張又漫長…兩邊的觀眾也在討論我們的菜。我和智宇站得越來越近,最後還搭著對方的肩膀。我們當然都希望自己會贏,但同時又惺惺相惜。

我真的猜不到誰會贏!正如評判所說,我們各有優點。


(32)

主持人拿著一個信封出來,裏面應該便是結果!評判們也重新坐好,帶著欣賞和勉勵的眼神看著我們:「你們真的很有實力,可媲美專業廚師,很難想像你們只有十二歲。」也說我們的實力不相伯仲,但無奈這是個比賽,總得分出勝負,並說我們只相差少許,希望我們日後繼續努力,精進自己。

主持人打開信封,背景音樂也成了拉緊人心弦的鼓聲!要公佈冠軍了!!我的心跟鼓聲一樣「啪啪啪啪」的,腦海也轉出很多片段—父親跟二叔打架、二叔帶我去找母親簽名、在廚師營學習、被推薦這次比賽、嚐到失敗、站起來、到進入決賽、看到父親坐在觀眾席觀賽…每一個情景都叫我十分難忘!原來我這個暑假幹了這麼多的事、走過這麼多的路!

「冠軍是—智宇!」主持人一說完,智宇便跳起來,他的支持者也全部站起來為他鼓掌。

我也為他大力拍手,讚他做得好和恭喜他。我雖然輸了,公佈名字那一下心沉了一沉,但還是心服口服。評判也說出評語—雖然我們的表現都很好,但始終智宇的菜式技巧較高:「可是我們強調慶齊的也相當好吃,很有愛意和家的味道,這是沒法取代的。」我也承認智宇的菜比較難做,味道也會比較豐富,所以實至名歸。

智宇在掉到鋪天蓋地的彩帶和彩色紙屑,和大家的掌聲歡呼中去領獎了,他的家人跟他擁抱、支持者簇擁著他,分享勝利的喜悅。攝影機都在拍他了。

二叔和父母親也從觀眾席下來了。原來電視台打電話邀請他們來觀賽和為我打氣。二叔和母親二話不說便放下手上的工作,請假過來。至於父親,我後來才知道二叔用很冷淡的態度對他說:「不喜歡可以不來。連兒子帥氣的比賽也不來看看,將來被兒子討厭也無可厚非。」

二叔摸摸我頭:「真可惜…」說我要不是臨時改了餐單,便不會跟對手距離這麼大和手忙腳亂,很大機會會贏了。

我搖頭說一點也不。就算明知一定會輸,也會做這些菜,因為我很想他們看到,勝負是其次。

不記得哪個人說過,做飯是種愛的表現。我一直把這句話記在心中,也以這種心態做菜。做菜是愛的表現,不是得獎的工具。

當然得獎也是件開心事,也覺得被人認同,但沒得獎也沒所謂。我對家人的愛不會改變。

我本來想請家人去吃吃我的菜,但發現給觀眾們吃光了,智宇的也一樣。

「那今晚回家吃飯吧。」父親先是對我說,然後掃了掃二叔和母親:「你們也一起來吧…很久沒有一起吃飯了…」然後藉詞要打電話給霞嬸作準備而轉身走開。

我幾乎想大聲歡呼!比起那個冠軍,我更想要這個「獎項」!更加珍貴呢!


我們一下車,便看到霞嬸在門口迎接我們了。

「霞嬸!」我撲向她。說到「家人」,怎麼可以漏了她?她還是我做菜的啟蒙老師呢!


(33)

她說從電視看到我的決賽了,先是讚我好棒,但也大呼可惜,說我差一點點便贏了。我說一點也不可惜,因為今次做了很多與別不同的事、學習了很多知識,自覺成長了不少,也過得相當開心。

當然最重要的是,家人都回來吃飯了。

父親開門,我們進去,客廳已經回復原貌。二叔大讚神奇:「一點打鬥的痕跡也沒有—」被父親慌忙地掩著嘴:「被孩子的媽聽到怎麼辦?」罵他不識相。

我替霞嬸把食材拿進來。她叫我出去坐,陪陪家人,特別是很久沒來的母親。我說讓我來做:「讓他們嚐嚐我的手藝。」母親笑說:「今晚他是大廚呢。」霞嬸也跟著笑著點頭:「你是大廚,那我當二廚吧。」替我洗菜。

二叔打開了母親拿來的袋子,取了一杯大雪糕出來吃。父親不滿地開口:「喂,那不是飯後甜品嗎?你現在吃飽了,怎麼吃得下慶齊做的菜?」還問他只得五杯,他現在吃了一份,待會怎麼辦?二叔答:「吃你那份囉。」說父親反正都不愛吃甜食,他仗義替他「解決」掉:「皆大歡喜。」

「什麼皆大歡喜?」父親氣得吼他:「慶齊的菜你怎麼吃得下?」二叔反問:「你當醫生這麼久,也不知道人有兩個胃,一個放甜品、一個放其他食物嗎?」「是你這種怪人才有兩個胃!」「什麼啊?女人都這麼說的,不信你問問大嫂。」「唏,你們吵架別燒到我身上好嗎?」母親一副想暈的樣子:「你們兄弟吵了幾十年不累嗎?」

我看得大笑起來,我家—本來就是這樣子。就連吃飯也吵吵鬧鬧:「喂,這塊是我的!」、「看你的口水噴到四處都是!」、「母親我不吃葱…」、「兒子,不可以偏食。」

餐桌上終於安靜下來,因為在播泳裝廣告,二叔專心致志地看著。忽然父親問:「慶齊,暑假作業做好了沒有?」我一想,大叫了一聲!臉色也青了!完全、完全忘記了!一直以來都只是記掛著廚師營和比賽!也遺漏在二叔的酒店房間了!本來打算帶過去英國完成的,結果去了比賽…

這時父親的嘴角向上扯了一下:「好自為之。」這時他才會笑…

「喂,二叔幫我啦!」我有三本!但只剩三天!

他一聽到是功課,向我吐舌頭說不要,叫我自己的功課要自己做。

父親說:「你要我准許你做其他事可以,但不能忽略學業。」

這個我知道呀!我沒做暑期作業,別說他,老師也會罰我!我每年都做得妥妥當當的說。

等等!父親說什麼?「是不是我能兼顧成績,你便讓我繼續做菜?」

父親故意別過頭,把飯碗遞給母親,叫她幫他多盛一碗飯。他的飯量一向很少,唯有在母親面前才會添飯。

母親讚我做的菜很好吃,尤其是她喜歡的湯。我很開心,告訴她這是霞嬸教我做的,問她還喜歡喝什麼,我叫霞嬸教我,然後做給她喝。

母親問我是不是真的,說喜歡喝紅衫魚蕃茄湯。霞嬸說這個很簡單,材料也容易買到。我問母親什麼時候有空,可以到她家裏做。


(34)

父親又忽然開口:「這裏沒廚房嗎?」我和母親訝異地看著他。

二叔聽到有湯喝:「我也要。」

我說他幫我一起「解決」掉暑期作業的話,便做些好吃的慰勞他。但他還是向我吐舌頭:「不要!自己的功課自己做!」父親也不准我這樣。

結果這最後三天成了我這輩子最痛苦的三天!我這輩子也忘不了!


-the end-


有無女啊?


有無女啊?



沒有的:)


好平淡嘅煮餸故,今次冇心機慢慢睇[sosad]


好平淡嘅煮餸故,今次冇心機慢慢睇[sosad]



不打緊,可能下個故會合你的口味:)
但多謝你依然來看和留言#yup#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16/9/2019 11:59
今天貼文總數: 623 | 累積文章數目: 6,561,317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9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