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講故台內。

將已解封的舊帳戶升級高級會員

我們上年12月曾解封部分只輕微觸犯版規或懷疑被駭的帳戶,但有會員反映一些於2009年前登記的舊帳戶在解封後未有自動升級為高級會員,現在我們已將該批帳戶升級,謝謝。
精選文章
DeerGamer

跳至第

發起人
(校園、穿越、奇幻)回到了1998年 (10)
246 個回應
阿志都好耐無運用過~~~知道未來既能力啦


有啊

抄柏豪啲歌


#hoho##yup#


故事去到2001年
做唔到歌手
去返拍戲
電影
2002年無間道
劇本



繼續跟進


韓軍~~妖,聽個名肯定係Hi Hi黎。



係啊!Hi Hi嚟架


自從我與dream music解約後,因為我要到各個片場當臨時演員,經常不在家的關係,布正麗亦很少上來我家,如果我要品嚐她的手勢,便要到她的家作客。而到她家吃飯,很自然會碰上布世伯。

布世伯雖然知道我的名字,但他慣常以菠蘿雞來稱呼我。

好像今天我在片場下班,來到布正麗的家裡,喝著孖蒸的布世伯瞧見道:「菠蘿雞,今日又上嚟黐餐啊?」

我道:「世伯,我經過街市,見到啲叉燒幾靚,買嚟畀你送酒。」

此時布正麗從廚房出來,她道:「做咩買叉燒啊?我整咗咕嚕肉喎!」

布世伯道:「咪係囉!依隻菠蘿雞懵盛盛,要買都買隻燒鵝上嚟加餸嘛!買叉燒咁無誠意。」

我聞言只好苦笑,布正麗幫腔道:「老豆,你唔好成日咁叫成皇志啦!」

布世伯道:「咁係啊嘛!成日上嚟黐餐,之前妳仲上佢屋企煮埋畀佢食,男人大丈夫食軟飯,幾肉酸喔!」

布正麗皺著眉道:「老豆,你又講啲咩啊?我同佢係朋友,之前佢幫我同榮仔去台灣出錢出力。」

「佢之前讀緊書,可以出到幾錢啊?」

「世伯,都出咗廿個架!」

布世伯訝道:「你點會有廿個咁多架?」

「前排手風順,賭波贏落架!」

布世伯冷哼一聲,道:「唔好以為畀咗廿個,我個女就跟緊你,我個女成個明星咁,入得廚房,出得廳堂,無兩球禮金畀我,我都唔畀佢嫁啊!」

布正麗慍怒道:「老豆,你係咪飲大咗啊?醉咗就煮少你飯啊!」

我道:「世伯,我同布甸真係朋友嚟架咋!」

布世伯用手指著我罵道:「你個死仔包,嗰晚我先見住你三更半夜喺阿麗間房出嚟,依家想唔認數啊?」

布正麗沒好氣道:「嗰次我咪同你講咗係咩事囉!」

「唏!妳成日幫住個死仔包,佢叫妳去台灣,妳就扔低老豆一個去台灣,佢叫妳返嚟香港,妳就扔低榮仔即刻返嚟,朋友?妳當老豆傻仔啊!」

此時,阿興在門外拍門,道:「布甸姐,我嚟咗喇!開門啦!」

布世伯把門敞開,阿興喊道:「世伯,我又上嚟黐餐喇!」

布世伯道:「有乜所謂喔!多個人多雙筷啫!阿興,你練完拳嚟啊!」

「係啊!世伯,嚟緊我要出去打比賽,所以要加緊練習啊!」

布世伯豎起拇指讚道:「叻仔,聽阿麗講,上次大你幾年嘅散打仔都畀你打低,我就知你後生可畏。」

「如果上次唔係因為阿哥,我都唔會同佢地打,佢地打黑拳好鬼狼死架!」

布世伯聞言瞧向我,揶揄道:「做大佬咁無用,要個細佬幫你出頭。」

阿興道:「唔係啊!世伯,兩兄弟應該互相幫助,邊個話做細嘅唔可以幫大佬架!」

布世伯再次舉起拇指讚道:「叻仔,有志氣,其實我都食過夜粥,一套太祖盤龍棍好向左走向右走手架!下次有機會教埋你。」

「真係架?世伯,估唔到你都係習武之人,識得耍棍咁厲害。」

「我無吹水架!你阿哥都見識過!」

阿興轉向我問道:「阿哥係咪真架?你同世伯交過手啊?」

想起那次盛怒的布世伯拿起木棍追打我,我不禁猶有餘悸,點頭道:「係啊!布世伯個手盤龍棍真係好有功架!」


[sosad]


#hoho##yup#


#hoho#


[sosad][sosad]


今集好笑, 輕鬆返下~~ #hehe#


#hoho##yup#


近排睇新聞好嬲

好彩有春巴啲文先頂得住:-(


近排睇新聞好嬲

好彩有春巴啲文先頂得住:-(



我都係好嬲,香港依家痴咗線,我辭咗職,依家邊到有抗爭,我就去嗰到支持#kill#


布世伯的詞鋒太過厲害,我招架不住,走到廚房協助布正麗開飯。

吃飯時,阿興讚道:「布甸姐,妳整嘅咕嚕肉真係好好味,啲廚藝幾乎拍得住我阿婆啊!」

布世伯問道:「阿興,你阿婆啲手勢真係咁厲害?」

阿興道:「係啊!我阿婆做過戴麟趾嘅大廚,後嚟嫁畀我阿公先無做咋!」

布世伯訝道:「嘩!原來你阿婆咁巴閉,煮過飯畀督爺食?阿麗妳有機會就去請教佢老人家喇!」

阿興道:「係啊!阿婆話佢年紀開始大,我阿媽同兩個阿姨都學唔到佢一半廚藝,佢都怕有日佢百年歸老,佢嘅廚藝會失傳,布甸姐啲廚勢咁了得,如果可以繼承阿婆衣缽,佢老人家又開心,我地又有食神。」

布世伯連忙道:「阿麗,妳快啲去學,學滿師就開酒樓做老闆。」

布正麗沒好氣地瞥了布世伯一眼。

酒過三巡,布世伯斟了一杯酒給阿興道:「一個人飲好無癮,興仔,陪世伯飲番杯。」

阿興惋拒道:「世伯,我咁細個,唔飲得酒架!」

布世伯道:「唏!學武點可以唔飲酒架!當年關雲長溫酒斬華雄,都係飲咗酒先打得贏華雄,同你講喔!我識醉拳架!飲得越醉就越好打。」

阿興奇道:「關雲長唔係斬咗華雄先飲酒咩?仲有啊!世伯,你真係識醉拳架?」

布正麗冷哼一聲,道:「佢識個屁,老豆好心你就唔好飲咁多啦!飲大咗就亂咁講野,教壞細路。」

布世伯指著布正麗道:「妳啲口吻同妳阿娘一樣,佢嗰陣都成日叫我唔好飲咁多。」

我對布正麗的母親所知不多,只知道她是台灣人。


半醉的布世伯繼續話當年,道:「阿麗,妳唔單止遺傳妳阿娘嘅廚勢,仲遺傳妳阿娘嘅身材,當年阿嵐個樣成個王祖賢咁款,對車頭燈又係大到誇張,都唔知啲台妹食乜大?」

布正麗窘道:「老豆,邊有人會喺其他人面前咁樣講個女架?」

布世伯沒有理會布正麗,逕自道:「當年香港人喺台灣好吃香架!我同幾個朋友去台灣玩,我地唔識去陽明山,我識幾句國語,就膽粗粗走去問班女大學生,阿嵐就係嗰班大學生其中一位,佢知道我地喺香港嚟,就帶我地周圍去玩,有幾個朋友問佢攞電話,佢都唔畀啊!唯獨淨係畀電話我,你唔好睇我依家成個地盤佬咁款啊!當年我青靚白淨,有幾分姜大偉嘅影子架!」

阿興附和道:「世伯,你依家曬黑咗,都成個古天樂咁喔!」

布世伯語調轉趨哀傷,續道:「阿嵐一直唔係好適應香港嘅生活,做過埠新娘一啲都唔易,佢喺台灣讀大學,嚟到香港又唔承認,朋友又唔多,一個匿喺屋企,可能就係咁屈到病,最後佢頂唔住,一個人返去台灣,我去咗台灣搵過佢幾次都搵佢唔到,問佢啲親友,佢地都唔肯講。其實我一直都無怪過佢,我去搵佢只係想知道佢嘅消息,如果佢搵到個更好嘅男人,我唔會騷擾佢;如果佢想返嚟同我地團聚,依個家永遠都歡迎佢。」

布世伯難得說出這麼感性的話,布正麗不禁道:「老豆啊!」

布世伯拍了拍布正麗的手,道:「阿麗,其實妳識咗菠蘿雞之後,唔去做街童,生性咗,老豆都好欣慰,嗰陣妳痴埋個死臭飛到,成日唔返屋企,老豆仲擔心。」

布世伯轉向我,道:「你隻菠蘿雞,一睇你對眼就知你多桃花,之前你入娛樂圈應該有唔少女人啦?」

「吓!我無喎!世伯。」

布世伯繼續教訓我,道:「菠蘿雞,做人唔好好高騖遠,既然喺娛樂圈撈唔掂,就腳踏實地去搵份野做,『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一係你跟我做地盤,紮鐵、釘板都搵到下錢,做耐咗,有啲人脈就去做判頭。個女鍾意咯!將來我一蚊禮金都唔收,酒席我出埋又點話喔!」

此時,布正麗再也忍耐不住,拍打了桌子一下,道:「次次飲完酒,你都發酒癲,以後一滴酒都唔准飲啊!」

對於布正麗的指責,布世伯垂著頭沒有作出回應,布正麗推了布世伯一下,布世伯不自主地把臉埋在飯碗裡,發出了一下又一下的鼻鼾聲,他居然在吃飯的時候入睡了。


#hoho#


近排睇新聞好嬲

好彩有春巴啲文先頂得住:-(



我都係好嬲,香港依家痴咗線,我辭咗職,依家邊到有抗爭,我就去嗰到支持#kill#


春巴辭職抗爭:O


#hoho##yup#


食飯食到瞓著咗咁搞笑[sosad]
唉 香港依家咁,只可以講香港人加油 勝利會係屬於我地架!


我們三人合力把布世伯抬到床上,布正麗搖頭嘆道:「真係服咗佢,食食下飯居然可以瞓著。」

我們再次回到飯桌吃飯,我問道:「係呢?布甸,妳返嚟香港咁多日,平時有乜做啊?」

「除咗同譚慧詩、許詠欣佢地周圍去玩下、食下,我仲幫手處理自強會嘅事務,估唔到我布甸姐個朵連其他自強會分部都熱傳,好多人都想一睹我嘅風采。」

我訝異道:「吓!乜自強會好多野處理咩?」

布正麗皺著眉頭,道:「搞你個錯啊!你身為自強會嘅會長,居然唔知道自強會已經遍地開花,依家幾乎十八區都有我地嘅會員喇!淨係處理會員嘅資料,同會員間互相聯繫嘅事項,都有好多野處理。」

「吓!乜自強會已經發展到咁有規模喇?」

「聽陳依官講你之前公司嗰個文光義都加入咗自強會,佢為自強會提供咗好多意見,同埋進行咗好多革新,所以自強會喺好短嘅時間以倍數嘅速度壯大,嗰個文光義係咩人嚟架?」

我搲著頭道:「條友神神秘秘,我都唔知佢乜料啊!」

「唔好理佢咩身份,最緊要佢真係有真材實料。」

布正麗提起文光義,我不禁臆測他加入自強會有什麼目的?我與dream music解約後,和他已經不相往來,為何他還要纏著我?他是否懷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

此時,阿興問道:「布甸姐,榮仔係咪依幾日返嚟啊?」

我亦問道:「榮仔返嚟香港咩?」

「暑假吖嘛!我返咗嚟!得佢一個孤伶伶喺台灣,我咪叫佢返嚟香港,等九月開學先返過去囉!下星期靜宜同楊鳳瑤都返嚟香港啊!之前同你講過架!記住一齊去接機啊!」

布正麗的說話,讓我的腦海不禁浮現出與她們一起的每一段回憶。


又有文@_@


加速


#hoho##yup#


食飯食到瞓著咗咁搞笑[sosad]
唉 香港依家咁,只可以講香港人加油 勝利會係屬於我地架!



同當年佔中好唔同,果時去到半路已經瀰漫住失敗氣氛。

但而家我地仍然憤怒,大部份人都同仇敵愾,仍有士氣可持。

而家政府諗住拖下拖下可以拖跨我地,但又唔知自己有幾多Seven野,要求爆一次地鐵出事,颱風事後處理不善等,都會幫我地補血兼動員。

所以我贏面仲有好大。


食飯食到瞓著咗咁搞笑[sosad]
唉 香港依家咁,只可以講香港人加油 勝利會係屬於我地架!



同當年佔中好唔同,果時去到半路已經瀰漫住失敗氣氛。

但而家我地仍然憤怒,大部份人都同仇敵愾,仍有士氣可持。

而家政府諗住拖下拖下可以拖跨我地,但又唔知自己有幾多Seven野,要求爆一次地鐵出事,颱風事後處理不善等,都會幫我地補血兼動員。

所以我贏面仲有好大。


728單野好大打擊

希望85罷工可以搞得成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20/8/2019 21:36
今天貼文總數: 826 | 累積文章數目: 6,547,122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9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