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講故台內。

有關整合forum 1~15事宜

高登討論區定於下星期三(14/6)將forum1~15整合為http://forum.hkgolden.com,屆時有部分未獲授權的第三方app與瀏覽器plugin或會受到影響。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精選文章
DeerGamer

跳至第

發起人
(校園、穿越、奇幻)回到了1998年 (10)
246 個回應
#hoho##yup#





#hoho##yup#


#hoho#


#hoho#


#hoho##yup#


#hoho##yup#


#yup#


儘管我支持阿興的決定,可是我對這場比賽仍然有很的憂慮,決鬥的日子一天一天接近,有幾次我都差點衝口而出勸喻阿興退出這場擂台死鬥,可是當我每次瞧見他在拳館裡很拼命鍛鍊,便把到嘴邊的話語嚥下。

他明白自己在做什麼,努力做好準備去應付眼前的難關,其實作為哥哥的我只要在他身旁打氣,便已經是對他最大的支持。

決鬥的日子終於來臨,我、布正麗隨著阿興來到天星碼頭,蔣天誅瞧到我,他道:「靜間我同老虎仔上船,你地返去等消息啦!」

我與布正麗同樣感到愕然,我問道:「點解啊?」

「點解?人地官嚟架?你咩新鮮蘿蔔皮啊?架船係人地,靜間唔歡迎你,唔通你游水返嚟啊?更何況你同官幹有仇,廢事面阻阻啦。」

阿興勸道:「阿哥,你放心啦!有伯伯喺到,無事嘅!」

蔣天誅亦道:「講真,如果有事嘅話,多你地兩個,結果都一樣啫!」

阿興詫異道:「伯伯,你講真架?」

蔣天誅拍了拍阿興的肩膀道:「講笑啫!講笑啫!不過老虎仔,如果你驚嘅話,可以唔上船,叫你阿哥安安份份打份牛工,唔好學人發明星夢喇!」

阿興笑道:「我唔怕,伯伯,我地共同進退,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蔣天誅笑罵道:「你個衰仔,拖埋我落水。」

我再三叮囑道:「阿興,你唔好勉強,如果真係遇到危險就棄權算,命仔緊要啊!留返條命先可以做世界冠軍啊!知唔知啊?」

「得架啦!阿哥,我有分數架喇,你唔好成日當我係細路仔啦!」

蔣天誅不耐煩道:「傾完未?你地咁好傾,駛唔駛擇日重賽,畀你地傾飽佢?」

阿興搭著蔣天誅的肩膀道:「得喇!得喇!伯伯,我地上船啦!」

布正麗向著漸遠的阿興喊道:「阿興畀心機,布甸姐知你叻仔,一定打得贏,我地等你食慶功飯。」

阿興比了一個拇指示意,便與蔣天誅走向泊在碼頭的接駁舢舨。

雖然阿興表面裝作堅強,可是只剩下他和蔣天誅兩個人時,他的情緒變得越來越繃緊。

蔣天誅拍了拍阿興的肩膀,臉上掛上一個有會於心的笑容,道:「老虎仔,放鬆啲,唔駛咁緊張,你全力去打,場比賽一定會贏嘅。」

阿興點頭嗯了一聲,便與蔣天誅並肩上船。


阿興上船後,我與布正麗在海港城找了間餐廳坐下來等候。

布正麗見我坐著發呆,她便與我話當年,我只是有一搭沒一搭去和應,她倏地道:「靜宜同楊鳳瑤都話今個暑假會返嚟香港,到時你話同佢地去邊到玩好啊?」

得知她們回港的消息,我本應很雀躍,可是現在我的心神全放在阿興身上,敷衍地道:「等佢地返嚟再講啦!」

坐在餐廳近窗的位置,可以飽覽維港兩岸的景色,我盯著海平面,期待那艘載著阿興與蔣天誅的舢舨,可以快些重現在我的眼前。

天色漸沉,時間不知過了多久,我看到那隻舢舨漸漸駛入維港,於是連忙結帳,與布正麗跑向碼頭。


#hoho#


#hoho##yup#


#hoho##yup#


#hoho#


當我與布正麗到達碼頭時,蔣天誅攙扶著滿臉瘀青的阿興。

我立時問道:「阿興,你點啊?無事啊?」

阿興舉起了勝利手勢,道:「阿哥,我…打贏咗喇!」

布正麗讚道:「阿興,我一早都話你叻仔架啦!」

我急道:「我唔係講依啲野啊!我係問你嘅傷勢啊!我即刻同你去醫院!」

蔣天誅拒絕道:「拳頭交,傷外傷啫,我叫咗司機接埋我家庭醫生嚟,架車泊喺前面,上車再講啦!」

車廂裡,剛剛死拚一番的阿興,體內的腎上腺素濃度依然偏高,他神情亢奮,邊接受醫生的治療,邊覆述剛才擂台的激戰經過,他道:「同我打嗰個大陸仔,睇佢成面鬚根,起碼大我三四年,身型又大份,一開始佢就想用身型優勢壓制我。初時我緊係守佢,啲手手腳腳畀佢打到又瘀又痛,我就同佢游鬥打消耗戰,條友立技勁,我就埋身玩寢技,捱佢兩野,畀我捉住整招袈裟固落地,再變招做十字固過佢嘆,佢寢技麻麻,唔係好識解鎖,如果我唔係無佢咁大力,晨早搞掂佢啦!掬投、隅落、踵返、小內割打到佢唔敢埋身,最後我一個前翻入佢中路,一野斷頭台先打到佢投降咋!」

我道:「得喇!得喇!你受咗傷就好好休息啦!」

蔣天誅道:「成皇志,我頭先打咗畀天殺,佢會同你無條件解約,以後你自由架喇!」

在dream music的時間只是短短七個月,但已經經歷過不同的高低跌宕,原本我還對年尾的新人獎有所期望,可是現在我當然不敢有任何不設實際的妄想,一時間我也想不出未來有什麼路向。


遊輪上,那名打輸給阿興的青年顫抖抖地跪在官爺面前,他求饒道:「大人,請給我一次機會吧!」

官爺邊把玩著雪茄,邊道:「蔣天誅給你三十萬,要你敗給那小子,你以為可以瞞騙我?」

那名青年叩著頭道:「大人,我是收了蔣天誅的錢,可是我沒有打假,是那小子太厲害。大人,我把蔣天誅給我的錢,全都給你,你就饒了我吧!」

「哦!原來你盡了全力也打不過那小子,那麼我養著你,也不過是浪費米飯,人來,把他扔進大海餵魚。」

那名青年聞言,把頭叩得出血,歇斯底里道:「大人,饒命啊!就念在我為你賣命那麼多年份上,饒了我吧!我可以繼續為你賺錢的。」

四名強壯的打手正要把那名青年拖出去行刑之際,官爺聞言阻止,道:「等等,你說得對,把你扔進大海餵魚太浪費了,你年青還有用處。」

那名青年驚出了一身冷汗,立時叩頭謝恩,道:「多謝大人,從今我一定為大人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然而下一剎,官爺齒縫間擠出一句更讓人心寒的話:「年青的器官很值錢,一定有很多人出高價買的。」

官爺揚了揚手,四名壯丁把青年拖了下去,青年不斷發出悽厲絕望的哀號,可是對於這些絕無一絲惻隱之心的人來說,並沒有半分作用。


官商嘆道:「想不到蔣天誅的小子有些本事,我們進軍香港地產業的計劃遇上了障礙。」

官爺道:「三弟,你不須要介懷,蔣天誅這人食古不化、不識抬舉,咱們擁有這麼強大的實力,外面不知有多少人想巴結咱們、依附咱們。」

官幹訝道:「二弟,你的意思是?」

官爺道:「大哥,還記得在小蔣銀婚夜宴上,碰到的湯伯符與韓軍嗎?」

官幹道:「哦,我記起了,那個湯伯符就是花生幫的現任龍頭,而那個韓軍就是前果仁幫幫主韓俊之子,前陣子韓軍還與其他大律師到我們的船上玩,可是他們都是元朗人,在將軍澳與西貢沒有半點影響力。」

官商恍然道:「我明白了,二哥是想把我們的目標由將軍澳與西貢轉到元朗。」

官幹道:「可是元朗一向是由劉凡把持的,韓軍與湯伯符也只能看著劉凡的臉色做人。」

官爺搖晃著酒杯,道:「大哥,從前劉凡不過是在龍鼓灘種田,後來得到英國人扶杖,才可以成為新界王。現在已經是2001年了,我們亦可以扶持一條聽話的狗,韓軍是元朗的望族,他一向不滿在自己的地方,要仰著一個外人鼻息。他希望可以得到我們的幫助取劉凡而代之。」

官商讚道:「妙啊!二哥,元朗的鐵路網絡正在動工,當鐵路竣工後,元朗的地皮便升價百倍,咱們的地產事業從此起飛。」

官幹插言道:「我還知道湯伯符的姨丈阮本初,他們關係很密切,阮本初是元朗警區的指揮官,那區有不少警察都是他們的人。」

官爺數著手指道:「大哥,你是官、韓軍是鄉、湯伯符是黑、阮本初是警,咱們聯手,以後元朗就是咱們的天下。」

官氏三兄弟舉杯痛飲,彷彿看到不久將來元朗將變成他們三兄弟的樂園。


@_@


春泥巴係咪因為近排發生嘅野 先會將劇情拉去元朗#hehe##hoho##hoho#


#hoho##yup#





今日元朗見#yup#


#hoho##yup#


#hoho#


#hoho#


買完老婆餅返黎留名支持#yup#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20/8/2019 22:33
今天貼文總數: 852 | 累積文章數目: 6,547,148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9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