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講故台內。

有關整合forum 1~15事宜

高登討論區定於下星期三(14/6)將forum1~15整合為http://forum.hkgolden.com,屆時有部分未獲授權的第三方app與瀏覽器plugin或會受到影響。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精選文章
DeerGamer
跳至第

發起人
【A0的我在荒島上的殘酷青春物語】第一部
232 個回應
:-(


Part 060

但眼鏡仔沒有耐性再去等,也沒有耐性再去找更好的人選,要是情況許可的話,他希望可以即時擁有她。

「What the fuck are you looking at!?」偽ABC彤彤突然用港式的英文問,她雖然非常努力模仿出某種外國人的口音,但是英文一說出來,還是非常港式。

要知道在這個世界上,1997年之後,一有「港式」兩個字,就是代表cheap!

眼鏡仔鼓著勇氣回答:「我……就是在望你。」

「這讓我有點不舒服,你可以停下來嗎?」

「為什麼我不能望你,你長得挺好看的。」眼鏡仔用他的邏輯來交出勇氣去讚賞彤彤。

但明顯這沒有用,不只是對彤彤,大概對世上所有女性都沒有用,因為他的表情和語氣實在太詭異。

「那你望個夠吧!」她呼喝一句。

然後加快腳步,看來只想快快完成這個Fucking Stupid的試膽遊戲。

但眼鏡仔也加速跟上,並追問:「你覺得我這個人怎樣?」

彤彤即時扯火,停下腳步喝斥:「難道你就不可以閉嘴嗎?你有想過別人想跟你說話嗎?我可對你這種人完全沒興趣!你明白嗎?所以不要騷擾我了。」

「我願意改善自己的缺點,只要你告訴我的話。」眼鏡仔瞪大著眼說。

但彤彤看不出他眼睛裡的瘋狂,只顧用最差的語氣去侮辱他:「不用了,你已經很完美了,是個讓我倒胃口,獨一無二的Loser魯蛇。」她希望他會知難而退,不要再糾纏自己。

眼鏡仔望著她,沒感情的表白:「但……我喜歡你啊。」

彤彤見到他的樣子開始感到有點心寒,於是拋下一句:「但我不喜歡你,Sorry了。」就急步逃走。

To be continued.......

#yup#三島悠亞 X 歐陽鉅 作品【A0的我在荒島上的殘酷青春物語】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9OidDwAAQBAJ





Part 061


留在原地的眼鏡仔瞪著眼望著她的背影,念念有詞的說:「你說什麼……?」

同時他心裡想起一句說話:

不要暗戀!去強姦!

沒錯!這就是溝女的真理!

也是世界的真理!

這就是真正的振夫綱!

他想通了!

所以起跑追上去並同時怒罵:

「我都已經說到這個地步了,你還竟敢拒絕我!?別太囂張了!你不是我唯一的選擇!你甚至可以說是最差的一個!因為你的胸部很小!」

彤彤見他盛怒的追上來,也用盡全力逃跑:「求求你放過我吧!你去找其他女生好嗎!?」

「不,我今晚一定要得到你!」

她放聲大叫只一聲:「救命啊!」已被眼鏡仔以驚人的速度追上,並把她壓制在地上。

望著眼鏡仔如同禽獸瘋狂的樣子,彤彤無法想像他之後會想幹什麼,只是被嚇得哭不出聲。

然後眼鏡仔一手扯破她的小背心,看著那小小的胸部,吞口口水並說:

「Get you!」


To be continued.......

#yup#三島悠亞 X 歐陽鉅 作品【A0的我在荒島上的殘酷青春物語】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9OidDwAAQBAJ


Part 062

△△△

在月光之下,那個強暴女生的臉被映照出來,他是眼鏡仔。

眼鏡仔全裸的坐在地上,望著彤彤整個人脫力地躺在地上,動也不動。全裸的她雙目已經完全失去生氣,就像屍體一樣。

要不是她的身體顯示正劇烈的呼吸著,誰都會覺得她已經死去了。

眼鏡仔不知所措,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該怎樣做,最後大腦唯一想到的方向就只有一句話:

「一不做,二不休。」

沒錯,現在已經來到這種局面,除了殺人滅口之外,再沒其他選擇。

坦白說,現在的眼鏡仔不怕坐牢,他只怕以後再沒機會做愛,尤其是這種充滿刺激的性愛。

「要以後也能享受到這種性愛,我看來必須要習慣殺人的感覺。因為強姦肯定是不能以和平告終的,留下活口也是留下證據,這是萬萬不可的。那現在剩下來的就只有殺了她,沒錯,只能殺了她。」

一邊這樣想著,眼鏡仔已經站起來並穿好了自己的衣服,然後丟下自己的眼鏡,一步一步走向彤彤身邊。

眼鏡仔正準備下手捏著彤彤的喉嚨時,他不遠處的背後,在闇黑的灌不叢裡,卻有個人影監視著一切。

沙………………。

他一步一步走向眼鏡仔的背後,月光映照下,見到他不是一個人,而是長著兩隻又長又大的兔子耳朵,也見到他正手執一把柴刀。

柴刀刀身長一呎,在月光之下閃著銀光,刀刃鋒利得散發著一股寒氣,看來只要用力一揮就能讓人……

人頭落地。

人影很快已經走到眼鏡仔背後,正想舉刀砍下去時……

「!?」

To be continued.......

#yup#三島悠亞 X 歐陽鉅 作品【A0的我在荒島上的殘酷青春物語】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9OidDwAAQBAJ


https://na.cx/i/HN4iSYf.jpg

【七不思議:歸來借宿】實體版上架
https://bit.ly/2HimOr9

【七不思議:歸來借宿】電子書上架
https://bit.ly/2HaPWAv

*available on android and ios


Part 063

「!?」

眼鏡仔突然彈起身來,高速嚮前飛奔!

眼鏡仔大概發現到月光忽然被人影所遮蓋,所以就頭也不回,就衝進不遠處的密林逃走。

醒目的眼鏡仔!

其實,眼鏡仔不知道背後的人是誰?也不知道有什麼危險性?只是直覺告訴他不要回頭,即使背後的人是誰也好,回頭肯定都是吃虧的……

拿著刀的怪物,望向眼鏡仔逃跑的方向,又望望地上躺著的彤彤。

彤彤看見這頭怪物,早嚇得面無血色。

「…… ……」月黑風高,長著兩隻大耳朵的怪物,舉起他的柴刀,鋒利無比的刀鋒反射著微淡月色,散射出一絲血腥光芒。

嗾!呀……………………………………………………………………!

眼鏡仔的方向感向來好得過份,雖然沒有電筒在手,但是在黑夜裡,他仍能憑著直覺不斷摸黑向前走。

他隱約聽到背後微碎急速的腳步聲,那個持著柴刀的怪物亦步亦趨,死跟著眼鏡仔高速前進的背影……

△△△

同時間,另一個眼鏡仔已經跟附屬品阿美去到另一間小木屋,並找到了標記物,開始踏上歸途。

「你覺得這個東西是什麼來的?」阿美問。

她手上拿著的匙扣,是阿加力製的卡比獸鎖匙扣。

眼鏡仔答:「大概是個鎖匙扣吧。」

「我當然知道……」

「那你還在問什麼?」

見眼鏡仔不明所以的樣子,阿美嘆口氣,清楚解釋:「我想問的是,這個鎖匙扣上的公仔是什麼來的?」

「是卡比獸。」眼鏡仔木口木面答道。

To be continued.......

#yup#三島悠亞 X 歐陽鉅 作品【A0的我在荒島上的殘酷青春物語】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9OidDwAAQBAJ


:o) 有新故登場 請捧場

透過 HKG 分享一則貼文:【驚慄劇場】七不思議《孽咒》
https://newweb.hkgolden.com/thread/7108384/page/1

https://upload.cc/i1/2019/08/31/ghIWHF.png


https://upload.cc/i1/2019/09/16/rQKOzu.png


替月行道@_@


Part 064


「是卡比獸。」眼鏡仔木口木面答道。

「卡比獸是什麼?」

「是寵物小精靈裡一個角色,你知不知道什麼是寵物小精靈?」

「如果我知道的話,我就不會問你了。」

「那麽,你究竟有沒有童年?」

「我從來不喜歡動漫,女生和男生基本上是不同的。」

「你連寵物小精靈也沒有看過,卡比獸的大名也沒有聽過,喂,你究竟怎樣渡過你的童年?」

「這個和你無關……」

阿美實在不想和他再談下去,因為她覺得眼鏡仔真的太傻的嗎了,其實,阿美可以接受醜樣的男生,也可以接受蠢的男生,但是不能接受傻的嗎的男生,傻的嗎很可怕,一個人可以醜也可以蠢但不能夠傻的嗎。

兩人大約沉默了五分鐘後,阿美忽然又開聲問:「對了,阿敬跟天娜現在正式交往的事是真的嗎?」

眼鏡仔裝作碰巧說:「我也正想問你這件事。」

阿美表面上是個和藹又內向的女子,實際上這兩個形容辭也適用於她的身上,但除此之外,她也是個實際主義者,眼鏡仔這種似是而非的無聊技倆,正是她最討厭的。

所以阿美皺著眉說:「你不如直接回答我的問題好嗎?我在問你,阿敬和天娜已經正式交往了嗎?」

眼鏡仔也不禁感到尷尬,所以就連忙回答:「沒錯,是有這件事的,我見到他們在放煙花時kiss了。」

阿美聽罷,沒有懷疑地嘆一口氣。

眼鏡仔見狀就打蛇隨棍上:「你為什麼嘆氣?你喜歡阿敬嗎?」

「那又如何?」

「坦白告訴你,我其實本來喜歡天娜的,所以我是明白你的心情的!」

「什麼?」

「不如這樣吧,你可以借我來忘掉阿敬的,同樣的我也借你來忘掉天娜,這樣好嗎?」眼鏡仔用盡體內的勇氣說。

To be continued.......

#yup#三島悠亞 X 歐陽鉅 作品【A0的我在荒島上的殘酷青春物語】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9OidDwAAQBAJ


三島悠亞 X 歐陽鉅 【誰偷走了我們半塊芝士01】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_0NtDwAAQBAJ


推。


三島悠亞 X 歐陽鉅 【誰偷走了我們半塊芝士01】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_0NtDwAAQBAJ

樓主呢本會唔會貼?當年陽鉅兄斷更過咗隔離登,明白高登真係少人唔怪佢,但可否好頭好尾貼返完整佢呢?


三島悠亞 X 歐陽鉅 【誰偷走了我們半塊芝士01】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_0NtDwAAQBAJ

樓主呢本會唔會貼?當年陽鉅兄斷更過咗隔離登,明白高登真係少人唔怪佢,但可否好頭好尾貼返完整佢呢?

我同佢傾傾先


三島悠亞 X 歐陽鉅 【誰偷走了我們半塊芝士01】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_0NtDwAAQBAJ

樓主呢本會唔會貼?當年陽鉅兄斷更過咗隔離登,明白高登真係少人唔怪佢,但可否好頭好尾貼返完整佢呢?

我同佢傾傾先

#adore#


Part 065

阿美瞪著眼望向他問:「你……想幹什麼?」

「就是……我…們……也交往……不就好了嗎?」

「不要。你這種乘人之危,實在太明顯了!」阿美此刻真心覺得這個眼鏡仔真很傻的嗎。

彭一聲!

然後,這個不要臉和傻的嗎的眼鏡仔突然消失在她面前!

在阿美的角度看來,眼鏡仔忽然之間被一個黑影撲倒了,回神過來,就只見到有兩個眼鏡仔倒在地上。

沒錯,是兩個一模一樣的眼鏡仔。

不論是臉形、表情、氣場都像是複制貼上一樣,同時兩人的眼鏡都不見了,然後兩人臉上都有著嚴重的瘀青色。

情況就像是眼鏡仔忽然分身了,雖然早已知道有一個和眼鏡仔十分相似的眼鏡仔存在,但親眼見到的話,還是難免感到有點獵奇而且詭異,就像是只能在X檔案見到的迷離劇情。

實際的情況是,剛才被神秘怪物追殺、剛剛強姦完偽ABC彤彤的眼鏡仔,不斷奔跑,突然撞上了正和阿美說話的另一個眼鏡仔。

這個時間要幹什麼?阿美是一點頭緒也沒有。

她根本不想關心,也不想理會眼鏡仔的事情,但目擊到這場面,總要作出一些反應。

她直接地吐出自己的疑問:「你們究竟誰是……哪個才是剛剛跟我在說話的那個眼鏡仔?」

本來她打算說出兩人的名字,但一時之間,根本想不起哪個的名字是哪個,其實根本她從來都沒有刻意記住兩人的名字是什麼。總之就是眼鏡仔,而眼鏡仔有兩個。

「我是Jacky啊!」

「我是Jacky啊!」

兩人同時說道,不論是語速、語氣和內容都沒有絲毫差別。是的,更湊巧的是,兩個眼鏡仔都叫Jacky。

To be continued.......

#yup#三島悠亞 X 歐陽鉅 作品【A0的我在荒島上的殘酷青春物語】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9OidDwAAQBAJ


:o) 有新故登場 請捧場

透過 HKG 分享一則貼文:【驚慄劇場】七不思議《孽咒》
https://newweb.hkgolden.com/thread/7108384/page/1

https://upload.cc/i1/2019/08/31/ghIWHF.png


#kill2#dw #kill2#dw


Part 066

湊巧的是,兩個眼鏡仔都叫Jacky。

為什麼會這樣啊?阿美心裡自問。

但不消半秒大腦已想通了,就是:「這跟我有什麼關係?算了吧……」的確是這樣,他們只是云云眾生的其中一份子,有什麼值得驚訝?又有什麼值得在意?

分出了兩人的身份,會是一件有意義的事情嗎?

But!

下一秒,一個有著兔子頭的怪物從密林中跳出來,他大力喘著氣,依然手執著那發亮的柴刀,殺氣騰騰地衝向兩個眼鏡仔,他要斬人!

第一個反應的人是阿美,她即時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後兩個眼鏡仔被她的尖叫聲影響,也失控的一起叫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著奇怪的是,兔子頭怪物看著兩個如同複制人的眼鏡仔擁在一起尖叫,也表現得不知所措,大概是不知該砍哪個好?

由現在開始,我們叫這個會殺人的怪物做「兔子頭」。

就在這個荒謬的瞬間,兩個眼鏡仔忽然同一時間站起來,互相對望一眼。

其中一個眼鏡仔說:「怎麼辦?」

另一個眼鏡仔說:「走!」

迅雷不及掩耳地,兩個眼鏡仔兵分兩路,向左右兩個方向逃走,阿美見兩人不負責任的逃離現場,也循本能反應,一邊大叫,一邊逃到第三個方向。

看到三人大難臨頭各自飛,兔子頭一下就決定追擊其中一名眼鏡仔。

至於那是哪個眼鏡仔?大概只是天曉得。



To be continued.......

#yup#三島悠亞 X 歐陽鉅 作品【A0的我在荒島上的殘酷青春物語】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9OidDwAAQBAJ


推完先得一part睇?#oh#dw


推完先得一part睇?#oh#dw

1篇太少了[sosad]


[banghead]dw [banghead]dw [banghead]dw


Part 067

△△△

肥宅和Coco一路上也沒有談過太多話,一直只是保持著肥宅在前、Coco在後,一起沿小路越過平原再穿過密林,最後就回到作為起點與終點的大屋空地前。

他們是第一隊完成遊戲的隊伍,大屋門前除了他們之外就沒有其他人,迎接他們的就只有出發前已經燃點好的營火。

「組媽Jolinさん呢?她不是在這裡等我們回來嗎?」肥宅說。

「我不知道噢。」Coco隨口答。

兩人無所事事,也沒打算回到大屋裡,就一起坐在營火旁的同一塊大石上,等待其他組員回來。

大石雖說是大石,但大小只夠坐兩個成年人,肥宅與Coco一大一小就如同一凹一凸,剛好佔據了大石的所有位置。

但至於為什麼要坐在一起?這個問題肥宅也問過自己。

不過問題是,肥宅是先坐下的一個,反而Coco是很自然的擠到他旁邊坐下的。

居然為了這個無聊的問題而自作多情,我真是太婆媽了。肥宅也不禁在心裡自責。

於是他沒有繼續深究這個問題,將注意力轉移到其他地方,例如望望海,望望樹,又望望大屋,望望星空。

四處無人……對了,為什麼會四處無人?肥宅想了想就問:

「是了,Jolinさん究竟到了那裡?」

但Coco頓一頓後,卻正眼望著肥宅說:「Sky,你真是個好人。」

望著她的眼神,肥宅不禁有點害羞起來:「Cocoさん,你怎麼現在才發好人卡給在下呢?感覺有點恥ずかしい 呢……」

「我不是在發好人卡給你喔!我是在讚美你!你就自豪一點吧!Please!」

「這…………真的讓在下很開心呢。」


To be continued.......

#yup#三島悠亞 X 歐陽鉅 作品【A0的我在荒島上的殘酷青春物語】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9OidDwAAQBAJ


https://upload.cc/i1/2019/09/20/SD9kzf.png

【誰搬走了我們的半塊芝士 2】三島悠亞 X 歐陽鉅
電子書上架!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RqywDwAAQBAJ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20/11/2019 2:12
今天貼文總數: 1,134 | 累積文章數目: 6,591,170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9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