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講故台內。

即日起停收SMS會員

香港高登討論區曾接納用戶以SMS註冊成為會員,惟發現不少人濫用SMS會員登記,註冊帳號只作洗版宣傳之用#kill2# 。為防止問題惡化,本站決定即日起停收SMS會員,並改行ISP電郵加上SMS認證。

新註冊規則如下:
1. 部份獲認可的ISP或學校電郵仍可直接申請帳號#good#
2. 由於部份ISP容許用家任意更改電郵名稱,所以我們會同時要求這些電郵用戶提供手提電話號碼,作SMS認證#adore# ; ......
精選文章
DeerGamer
跳至第

發起人
【A0的我在荒島上的殘酷青春物語】第一部
232 個回應
樣>性格>波>腳


樣>性格>波>腳

#good2##good2##good2#


Part 022


宅的sequence是:波,腳,樣,性格。

Jolin禮貌笑一笑,然後拋下一句:「但我也跟婷婷說一聲吧。那麼等等再見囉。」就離兩人而去。

離營火會開始還有半小時,李敬強和肥宅你眼望我眼,也不知接下來的時間要怎樣消磨好。

現在時間是九月中,天氣還有點熱,所以怕熱的肥宅就說要回大屋裡嘆冷氣。

李敬強本能反應不想跟這肥人太貼,和肥人太接近,都是沒有益處的,所以就拒絕了,選擇在大屋周圍逛逛。

他走向大屋另一邊,面向懸崖還有海的那邊,正有一個巨大的背影坐在懸崖邊緣位置上。

李敬強起初有點害怕那是無故出現的陌生人,但仔細一看那人的背囊……肯定是禿頭沒錯。

他不知禿頭要在這裡幹什麼,看海麼?要自殺麼?打飛機麼?也沒有興趣知道。

只是頭上那片沒有光害的星空實在太美了,還有海浪的聲音、明亮得難以想像的月光,一切都出乎意料的美麗,唯一的敗筆是禿頭這個醜陋男人的背影。

忽然之間,有人拍了李敬強的肩膀一下。

嚇得他整個人都毛管豎起,回頭一看是天娜。

「你在這裡幹什麼?」

「你又在這裡幹什麼?」

「跟你一樣,四周走走,就來到這裡了,這裡有什麼好看嗎?看得這麼入神……」話未說完她也被眼前的光景打斷。

同時禿頭發現了兩人,就站起來轉身,走向大屋的方向。

他的樣子看來陰陽怪氣,跟天娜和李敬強擦身而過,令李敬強有點說不出的心寒。

「今趟沒來錯了,對吧?」天娜仰望著星空問道。


To be continued.......

#yup#三島悠亞 X 歐陽鉅 作品【A0的我在荒島上的殘酷青春物語】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9OidDwAAQBAJ


Part 023

「今趟沒來錯了,對吧?」天娜仰望著星空問道。

「你很喜歡看風景嗎?」

聽罷,她回頭望著李敬強說:「有人說過,你很不懂說話嗎?」

「沒有。但我也知道。」

「你這樣可不會受女性歡迎的。你知道嗎?不說話也是個選擇。對方也不會因為你不說話就忘記你的存在啊。」

李敬強聽罷想找些說話回應時,他望著天娜的雙眼,身體及早反應點了點頭。

接著兩人一同望向那無際的星空,此刻李敬強大概明白到天娜話中的深意。

△△△

營火會的形式與BBQ大會差不多,唯一不同是大家都坐在草地上而非椅子,但男女被徹底地分開的情況卻因此更加嚴重。

當然分開兩組人不是誰的指示,而是由於男子組的內向所造成,即使大家都飲了點啤酒和Jolly Shandy,也無助改善這個情況。

李敬強沒有跟肥宅、矮仔和眼鏡仔們一起發酒瘋,而是一人喝著悶酒,觀察著女子們的行為和對話。

他起初覺得鬼妹Oyes的個性是只是大情大性又帶點神經質,但觀察久了卻好像不是這樣,她這人意外的心機重,而且也愛作弄人。

她大概早就發現了彤彤是個偽ABC,所以不斷的追問著,直到彤彤回答她自己在中學留學過後,Oyes又追問:

「你中學有去過哪裡外國留學嗎?(英語)」

彤彤聽罷繼續口齒不清地以港式口音的英文回答:「額……那個……我是在那個……英國那邊留過學的。(英語)」

看她神色慌張的樣子,肯定就沒有這回事。

「但你的口音聽起來有點奇怪,不太像英國口音呢。你是在英國什麼高中留學的?(英語)」

「倫敦。(英語)」


To be continued.......

#yup#三島悠亞 X 歐陽鉅 作品【A0的我在荒島上的殘酷青春物語】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9OidDwAAQBAJ


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kong.
To be or not to be. It is NOW or never.

https://youtu.be/MOpoMURo8pM

推!


推一推

[img]https://upload.cc/i1/2019/03/26/yDaU2c.png[/img]


推。


Part 024

「我也曾經在那裡留學過呢!你是倫敦哪一間?(英語)」

很明顯紙包不住火,被逼入窮巷的彤彤神色慌張,支支吾吾地說:「額……額……就是……(英語)」見她這個樣子,Oyes看來很興奮。

Jolin見狀就馬上插話為彤彤解圍:「對了,Oyes你是俄羅斯人對吧?之前一直很好奇你的名字,這是真名嗎?(英語)」

Oyes沒再在意彤彤的樣子,笑著向Jolin回答:

「這是從前在英國留學時同學幫我改的,因為我當時的英文不太好,只懂說Oh Yes,所以大家就替我改了個這樣的小名了。(英語)」

婷婷皺著眉頭問:「你不會覺得憤怒嗎?這樣不算是欺凌嗎?(英語)」

「起初是有點介意的,但之後覺得挺有趣的,所以就不再在意了。(英語)」

「你在英國的校園生活肯定不太好過了。(英語)」阿美關心道。

雖然大家都不曾到外國留學,可是他們的英語都明顯比彤彤說得好,而且也更流利。

「不會的,不會的,大家都很友善的,那不是欺凌,只是開玩笑罷了。大家有看書的習慣嗎?對了,彤彤,你肯定有吧?(英語)」Oyes又再惡意地追擊她。

「當然,我喜歡看那個……《Hamlet》,挺有趣的。(英語)」

「原來你喜歡莎士比亞嗎?真想不到!你是讀英文系?還是傳理?(英語)」

「是管理學系。(英語)」

作為彤彤好友阿美馬上跟進,替她解圍:「我跟她是同系的!你呢?(英語)」

這一連串英語對答,那七個人間失敗者,宅男魯蛇,當然完全聽不懂,根本不知道她們在說什麼,男生和女生在現今香港的語文能力分野,就是天和地,大量港女和明星選擇下嫁外國人,其實都是有道理的。

To be continued.......

#yup#三島悠亞 X 歐陽鉅 作品【A0的我在荒島上的殘酷青春物語】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9OidDwAAQBAJ


推一推

[img]https://upload.cc/i1/2019/03/26/yDaU2c.png[/img]


Part 025

此時,天娜忽然坐到李敬強旁邊問:

「怎麼一個人這麼悶?別誤會了,我可不是對你有興趣,只是單純可憐你罷了。」天娜坐在李敬強旁邊後,馬上就澄清道。

大概因為Jolly Shandy酒精的作用,李敬強的人格有點反常,換作平常有個女生坐在他身邊,他大概早就緊張得爆血管了。

但現在他卻很淡定,並指著正在發酒瘋圍舞跳舞的毒男們,反問天娜:「那麼你不去可憐他們?他們看來比起我可憐得多了,不是麼?」

天娜喝口喜力啤酒,邪惡的笑著問:「你這樣說,就不怕我離你而去找他們嗎?」

「不會的。我要是你,就寧願回到那群醜惡的女人堆,也不去取悅那群酸臭的毒男。」

「我也可以自己一人,跟你一樣孤立自己喝悶酒,那不也是個選擇嗎?」

「兩個人一起悶,不是比起一個人悶好嗎?」

「你這傢伙怎麼了,喝了點酒就囂張起來嗎?」

李敬強沒有即時回答她,反而頓一頓才苦笑著回答:「可能吧。」

兩人因此陷入沉默之中,天哪不知怎該怎樣回應他,因為這個李敬強與之前判若兩人。

而且剛剛那自嘲的笑容更讓天娜非常在意,她不時偷望李敬強,想知他的帥是否剎那間的幻覺,會否忽然就回復到之前傻呼呼的樣子。

假如沉默是有味道的,這段沉默大概就比蜂蜜還要甜。只是現在的李敬強大概沒察覺,也不會記得。

李敬強問:「怎麼了,你不是要一個人喝悶酒麼?」

「我不走如何,你打算趕我走嗎?」天娜不自覺撅著嘴巴的問。

To be continued.......

#yup#三島悠亞 X 歐陽鉅 作品【A0的我在荒島上的殘酷青春物語】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9OidDwAAQBAJ


三島悠亞 X 歐陽鉅 【誰偷走了我們半塊芝士01】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_0NtDwAAQBAJ


三島悠亞 X 歐陽鉅 全新作品【A0的我在荒島上的殘酷青春物語】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9OidDwAAQBAJ


#yup##yup##yup#


留名


#yup##yup##yup#


Part 026

「我不走如何,你打算趕我走嗎?」天娜不自覺撅著嘴巴的問。

「不會。兩個人更好。一個人太寂寞了。」

「你在看什麼?」

「就是在看她們,挺有趣的。你怎麼不跟她們打成一片?」

兩人看著女人們,彤彤崩潰地在Oyes的懷裡,哭著說:「我真的曾經是留學生!你信我吧……我沒有騙人的,我不是公屋妹,我是ABC來的……」

而Oyes則摸著她的頭,得意地用普通話說:「我信你喔,我信你喔。(普通話)」

Jolin則在旁邊拍著彤彤的背安慰她、阿美在旁很擔心的看著、婷婷看來不太喜歡Oyes,而Coco則不在乎地在營火烤著綿花糖,整個場面看來怪有趣的。

天娜看著這個情景說:「我不太喜歡女人。」

「身為女人不喜歡女人嗎?你想做男人嗎?」

「小時候有這樣想過。」

「做男人可不輕鬆的,一不小心就會變成像他們那樣的人,要不就是我這樣,或是不幸運的話就會變成那禿頭的樣子。」

「那你言下之意是想做女人嗎?」

「不,我做男人就好了。」

「為什麼?」天娜望向李敬強問。

然後李敬強漫不經心的回望她說:「要是我是個女人的話,就不能愛上像你這樣可愛的女人了。」

天娜聽罷臉紅得像蘋果一樣,失態的大聲說:「你喝醉了!」

「我倒覺得自己沒有醉。」

「有……有,有哪個醉了的人會認自己醉了!?你是醉了!肯定是醉了!要不又怎有勇氣這樣得意忘形的樣子!?你明明就只是個不懂言辭又沒自信的毒男!」

這樣說著,天娜不顧一切慌張地逃回女子組那邊。

李敬強被留下一人坐著,但他看來不太在乎的樣子,只是默默地開了第二枝Shandy,二話不說就灌進口裡。

於是,三日兩夜暗O的第一晚就是這樣,無風無浪,也沒什麼驚喜。

To be continued.......

#yup#三島悠亞 X 歐陽鉅 作品【A0的我在荒島上的殘酷青春物語】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9OidDwAAQBAJ





Part 027

△△△

李敬強再有意識的時候,首先是感到自己的腦袋好像被抽乾了一樣,這種感覺強烈而痛苦,他勉強支起身體,發現自己正身處一個陌生的房間內,而身邊睡著一個人。

他此刻什麼都忘掉了,努力地想了一會兒才記起自己正在一個香港以南的小島,這裡是暗O Camp所安排的住所,昨天他跟一群人……

想著想著,所有東西都記起了,除了昨晚營火會的事之外。

此時他才想起自己身邊的那個人,說不定他會提供一些有用的資訊。

但回頭一望,那個人的身份嚇了他一跳,是彤彤的附屬物阿美!

這是什麼一回事!?他本來以為那人不是肥宅就是矮仔,但結果居然是個女的!?

一切也變得更不明朗,而且更混亂!

李敬強第一件事就是看看自己和阿美身上的衣物是否整齊,沒問題。除了阿美膊上露出了粉藍色的Bar帶之外,一切也沒有問題!

他對「這情況如何形成」很有興趣,但理智告訴他此地不宜久留,萬一有什麼誤會的話,吃虧的肯定都是自己。

正當他打算不動聲息地離開時,他聽到一把女聲叫住自己:

「阿敬。」

聲音聽起來很柔弱,像是平原的清風一樣似有還無。

李敬強戰戰競競的回頭,阿美已經醒來,並坐起來,用迷惘的眼神望著自己。

「啊…這裡……?」

這是李敬強第一次清楚聽到阿美的聲音,但他沒有心情去理會這件事,既然難逃一劫,他就大膽起來問個清楚昨晚發生的事。


To be continued.......

#yup#三島悠亞 X 歐陽鉅 作品【A0的我在荒島上的殘酷青春物語】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9OidDwAAQBAJ


三島悠亞 X 歐陽鉅 【誰偷走了我們半塊芝士01】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_0NtDwAAQBAJ

[img]https://upload.cc/i1/2019/08/01/EoDMUy.png[/img]


Part 028


「那個,我想問一下昨晚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我們會共處一室呢?」

「你記不起嗎?你真的一點也記不起嗎?」

「完全沒有記憶,大概我喝得太多了。」

「我想問一下你,你懂武術嗎?」

「不懂。」

「那麼你昨晚為什麼能制服阿德(即禿頭)?他明明體型比你大兩倍……」

「阿德?」

李敬強一時不記得那個叫阿德的是誰,但這個地方體型能比他大的人就只有兩個,肥宅不是叫阿德,肥宅叫Sky,所以就是指禿頭了。

「昨晚大家都喝得太多了……」阿美臉紅的說。「阿德他居然忽然跟我告白!我雖然不太討厭他……但他突然這樣說,我真的被嚇到了……一時不知所措就拒絕了他。大概我應該好好考慮才回應他的!但當時我真的太害怕了!」

「但……這與我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阿德被我拒絕了後,即時就哭了出來,然後還衝向我,好像要將我撲倒一樣,這個時候你忽然用一些不知什麼手法,制止了快要撞倒我的他。你真的不懂武術嗎?」

「那大概是誤打誤撞吧……」

李敬強努力回憶,當時最大的可能就是活用了警察老豆所教的搏擊小技巧吧。

「不要緊,大家都將你當成了武術高手了。好讓阿德酒醒之前不會找我們麻煩,才會將我們帶到這裡。這就是我所知的全部了。」

不是將禿頭鎖在這房間會更好嗎?李敬強心想。

「所以阿敬,真的謝謝你了!」

說罷阿美一躍上前,忽然就擁著李敬強!

作為一個男人,他難免臉上會掛著些自High得很樣衰的表情……

好死不死這個時候房門被天娜打開了,整個百辭莫辯的場面就此發生在她眼裡。



To be continued.......

#yup#三島悠亞 X 歐陽鉅 作品【A0的我在荒島上的殘酷青春物語】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9OidDwAAQBAJ


[img]https://upload.cc/i1/2019/08/02/W901pZ.png[/img]

三島悠亞 X 歐陽鉅 【誰偷走了我們半塊芝士01】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_0NtDwAAQBAJ


Part 025

此時,天娜忽然坐到李敬強旁邊問:

「怎麼一個人這麼悶?別誤會了,我可不是對你有興趣,只是單純可憐你罷了。」天娜坐在李敬強旁邊後,馬上就澄清道。

大概因為Jolly Shandy酒精的作用,李敬強的人格有點反常,換作平常有個女生坐在他身邊,他大概早就緊張得爆血管了。

但現在他卻很淡定,並指著正在發酒瘋圍舞跳舞的毒男們,反問天娜:「那麼你不去可憐他們?他們看來比起我可憐得多了,不是麼?」

天娜喝口喜力啤酒,邪惡的笑著問:「你這樣說,就不怕我離你而去找他們嗎?」

「不會的。我要是你,就寧願回到那群醜惡的女人堆,也不去取悅那群酸臭的毒男。」

「我也可以自己一人,跟你一樣孤立自己喝悶酒,那不也是個選擇嗎?」

「兩個人一起悶,不是比起一個人悶好嗎?」

「你這傢伙怎麼了,喝了點酒就囂張起來嗎?」

李敬強沒有即時回答她,反而頓一頓才苦笑著回答:「可能吧。」

兩人因此陷入沉默之中,天哪不知怎該怎樣回應他,因為這個李敬強與之前判若兩人。

而且剛剛那自嘲的笑容更讓天娜非常在意,她不時偷望李敬強,想知他的帥是否剎那間的幻覺,會否忽然就回復到之前傻呼呼的樣子。

假如沉默是有味道的,這段沉默大概就比蜂蜜還要甜。只是現在的李敬強大概沒察覺,也不會記得。

李敬強問:「怎麼了,你不是要一個人喝悶酒麼?」

「我不走如何,你打算趕我走嗎?」天娜不自覺撅著嘴巴的問。

To be continued.......

#yup#三島悠亞 X 歐陽鉅 作品【A0的我在荒島上的殘酷青春物語】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9OidDwAAQBAJ

沉默是甘。





Part 029

△△△

第一天的活動主要在大屋舉行,所以眾人對於自己身處的小島位置幾乎是沒有概念。

今天,在組媽Jolin和組爸Coco的帶領下,大家初次離開這位於小島西邊懸崖上的大屋,走向島的中心位置。

小島的地勢奇異,非常平坦,主要都是由各個森林和小草原所組成,所以走起來並不吃力,配上清爽的氣候,連肥宅這種肥人也沒有流過半滴汗。

肥人天生下來,就是賤過泥。

肥宅心裡暗暗安心下來,因為原本穿來的T恤昨夜已經被汗水弄臭了,幸好Coco在早上分發了螢光綠色的暗O制服T恤,讓他不至於整個旅程都散發著汗臭味。

而且一個肥人身上面散發著濃烈的汗臭味,是一種標記。而且有人說過,這種100%純天然的雄性氣味,在某些落後地區(例如大6偏遠區域),對雌性動物來說,是一種「性吸引力」。

Bull Shit?Bull Shit!!

現在一行人都帶著醒目的螢光綠色在森林走著,要是有誰走失了,應該一眼就能發現。

「阿美好像很喜歡你噢……」天娜雙目無神的跟李敬強說。

兩人落後在隊尾,旁若無人的交頭接耳。

天娜今天早上撞破李敬強和阿美那一幕,令她耿耿於懷。

為什麼耿耿於懷?她自己也不明白。或者,這是某種關於愛情的感覺吧?

李敬強連忙説:「但我不喜歡她……不,我的意思不是這樣,我不討厭她。但我對她也沒有那種『喜歡』的感覺,她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要是人家喜歡你又怎樣?你要拒絕她了嗎?」

「呀……這種假設性的問題……」

To be continued.......

#yup#三島悠亞 X 歐陽鉅 作品【A0的我在荒島上的殘酷青春物語】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9OidDwAAQBAJ


push


Part 030

「要是人家喜歡你又怎樣?你要拒絕她了嗎?」

「呀……這種假設性的問題……」

「所以呢?」

「不知道。我的想像力不太好……」

說罷,李敬強看到天娜眼神莫名奇妙的凶狠,於是害怕得斬釘截鐵的說:「這個……我會拒絕她!絕對會拒絕的!」

「真的嗎?」

「當然!」

聽到李敬強的答覆,天娜凌厲的眼神緩和下來,然後刻意避開他的目光再說:「那麼你昨晚的……那……那個提議,我會好好考慮的。」

「什麼?什麼提議?」李敬強一頭霧水。

「你……難道你!?忘記了!?你只是順口開河嗎!?枉我還那麼認真的想……想了一晚!」

看來李敬強昨夜的確忘記了很多東西,多到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李敬強見天娜反應之大,即時安慰道:「不!我是真心的!」

雖然他根本就不知道她說的是什麼。

「那你再說一次吧!我想再聽你說多一次……」

「啊……」李敬強不知所措的望著天娜,兩人各自若有所思,陷入沉默之中。

結果天娜按捺不住,嬌氣的解釋:「我才不是想再一次聽你跟我告白!只是為了確認你是真心罷了!」

李敬強聽罷終於知道是什麼一回事,但這話不容易,兩人尷尬的沉默了幾十秒,他才欲言欲止的說:

「你可以……跟我……交往嗎?我想……做……做,做,做……做你的男朋友!」

李敬強的第二次告白,結果令天娜看來很得意,拋下一句:「你要是能像昨晚那麼爽朗的話,說不完立即就會答應你了,現在就讓我再考慮一下吧。」


To be continued.......

#yup#三島悠亞 X 歐陽鉅 作品【A0的我在荒島上的殘酷青春物語】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9OidDwAAQBAJ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22/10/2019 14:18
今天貼文總數: 597 | 累積文章數目: 6,578,732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9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