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創意台內。

與時並進 重新出發

接手高登CEO至今已經有八年,一開始知道要代表高登出席唔同場合,都擔心會俾人起底,但最後決定豁出去以真面目示人。記得上任唔夠一年,就遇到高登歷年o黎最嚴重o既事件 — — 被告誹謗。最初我以為對方只係「嚇o下大家」,殊不知官司一打就打o左五年,最後打到上終審法院至告一段落。當時所受o既壓力大到難以形容,幸好得到好多會員o既支持,甚至有會員自發希望o係財政上給予支持,至今我仍然非常感激。不過,就呢單訴訟我o地花費o左超過7位數字o既律師費同賠償,換o黎法律上清晰釐定討論區要為會員發言負上o既責任。

除o左經常要處理關於誹謗問題o既律師信,高登最常要面對o既就係網絡攻擊問題。其實我o地一直有為伺服器作軟硬件上o既更新,奈何網絡攻擊o既「攻勢」日益增強同頻密,唔少時候大家鬧緊我o地Server超慢,背後其實都係因為伺服器受緊唔同程度o既攻擊,唔單只程式員要用大部分時間o黎處理相關問題,我自己有時都要半夜起身,甚至身處外地時都要處理。面對呢o的攻擊,我覺得冇可能每次都同大家講,否則有o的敏感時間每日要出十次八次公告,大家可能睇到麻木。 ......
精選文章
DeerGamer
New App Android IOS
跳至第

發起人
啱啱睇八仙飯店,第一時間諗起雨果老哥。
94 個回應
密膠

尤其係黃秋生一邊劏人一邊講冚家產時
即刻浮現秃頭佬個變態樣,可能係因佢都好鐘意講冚家產依句口頭禪

Btw套嘢真係好拎恐佈,勸大家唔好睇


#good2#8    #bad#0  
https://upload.hkgolden.media/comment/lmaxynux.i1vcb0gi4dx.cjtuojssexf.1ia.jpg
https://upload.hkgolden.media/comment/34ehhrut.kakuwy4m5h2.gq5lnkikgpf.5um.jpg
https://upload.hkgolden.media/comment/4icj2sze.a0mvk1mpxl4.vodf2ebxyz3.dce.jpg


https://upload.cc/i1/2020/10/01/SLrARW.jpg


可能好多後生都未聽講依件事,就算聽過都唔太清楚,咁我輕輕講吓。


大家可能都只係記得人肉叉燒包係黃秋生攞到第一次影帝咗作品。

依單嘢係真人真事改編,因為發生係1985年,我當時係一啲印象都無,係到94年電影先知。
疑兇上庭前自殺,現行肉叉燒包版本係同佢係獄中對其他囚犯披露案發經過大致相似。


大家可能都只係記得人肉叉燒包係黃秋生攞到第一次影帝咗作品。

依單嘢係真人真事改編,因為發生係1985年,我當時係一啲印象都無,係到94年電影先知。
疑兇上庭前自殺,現行肉叉燒包版本係同佢係獄中對其他囚犯披露案發經過大致相似。

其實成件事好向左走向右走不安 但係睇套戲又覺得好好睇
尤其是Hi完條女再剁碎佢做叉燒包個幕:P3lm


案中疑兇黃志恆(有「港澳屠夫」之稱),原名陳梓樑,廣東南海書樓村人,案發時年約50歲,與一名20多歲的兒子同住;家境頗富裕,其後隨家人到香港定居,不久因觸犯法例而在香港被囚5年,刑滿後與一名黃姓女士結婚,育有2子1女。


大家可能都只係記得人肉叉燒包係黃秋生攞到第一次影帝咗作品。

依單嘢係真人真事改編,因為發生係1985年,我當時係一啲印象都無,係到94年電影先知。
疑兇上庭前自殺,現行肉叉燒包版本係同佢係獄中對其他囚犯披露案發經過大致相似。

其實成件事好向左走向右走不安 但係睇套戲又覺得好好睇
尤其是Hi完條女再剁碎佢做叉燒包個幕:P3lm

我啱啱就係講佢攪緊李華月時開始睇


黃志恆死前曾向報館寄出一封自白書,這是黃志恆唯一交代案情的文件,行文頗生澀。信中說:

“請代我平反這冤案,請想,一個臨死的人還會說謊,我之所以在法官面前承一切,是有因的。
九月廿八日兩點鐘,司法處謂想了解一些事,我在那裡一直坐了十多個鐘頭,在這段時間,我估計他們在觀察我心境,由於在澳門從未做過對人不住的地方,所以我心境也自算不差,迄至他們問及關於八仙飯店之事,我從實告訴他們,也就是我如何認識鄭林及至如何接替業務等,足足問了兩夜三天,分四個人同是問這些,最後在十月一日零時謂要控告我謀殺鄭林一家,當時我已是疲勞之極。

香港那邊東窗事發,我已抱定以死以謝世人,本來我已當陳梓樑已死去,而且在孩子面對他們父親早就去世,這是由我將自己的手指模忍痛割掉,那時開始,我已洗心革面,壞事不但不會做,而且連想也不去想犯法的事,凡事都有動機,而我已守了十多年,孩子剛畢業,踏入社會工作,我應該安享晚年。

早在一九八四年當鄭林欠我十八萬八千時,我已有心收購八仙飯店,這是有人證的。總而言之,我絕對做不出這案,如果是我承認又何妨;況且編輯先生你見到這信,我已經不在人世。

現在淒涼是我的太太和只有七歲的孩子,輿論對她很不公平,難道我已改過自新,重新做人想過著幸福的晚年,就給我十多年前的事而粉碎,我的太太最無辜,我以前是壞人,我應承擔一切後果,但我太太是鄉下婆,甚麼也不識,絕對是好人,難道社會竟然會對她不伸出同情的手,加以援助她?

我鄭重聲明,我之自我解脫,並非畏罪,而是多方面的,我患有哮喘宿疾,屬次就不想再捱下去,今次終要實現。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咁就當以前啲事無發生過,真係好似某啲259嘅自辯思維。


陳姓
大陸落香港嘅新移民
再婚,老夫少妻,老婆係大陸鄉下來


黃志恆死前曾向報館寄出一封自白書,這是黃志恆唯一交代案情的文件,行文頗生澀。信中說:

“請代我平反這冤案,請想,一個臨死的人還會說謊,我之所以在法官面前承一切,是有因的。
九月廿八日兩點鐘,司法處謂想了解一些事,我在那裡一直坐了十多個鐘頭,在這段時間,我估計他們在觀察我心境,由於在澳門從未做過對人不住的地方,所以我心境也自算不差,迄至他們問及關於八仙飯店之事,我從實告訴他們,也就是我如何認識鄭林及至如何接替業務等,足足問了兩夜三天,分四個人同是問這些,最後在十月一日零時謂要控告我謀殺鄭林一家,當時我已是疲勞之極。

香港那邊東窗事發,我已抱定以死以謝世人,本來我已當陳梓樑已死去,而且在孩子面對他們父親早就去世,這是由我將自己的手指模忍痛割掉,那時開始,我已洗心革面,壞事不但不會做,而且連想也不去想犯法的事,凡事都有動機,而我已守了十多年,孩子剛畢業,踏入社會工作,我應該安享晚年。

早在一九八四年當鄭林欠我十八萬八千時,我已有心收購八仙飯店,這是有人證的。總而言之,我絕對做不出這案,如果是我承認又何妨;況且編輯先生你見到這信,我已經不在人世。

現在淒涼是我的太太和只有七歲的孩子,輿論對她很不公平,難道我已改過自新,重新做人想過著幸福的晚年,就給我十多年前的事而粉碎,我的太太最無辜,我以前是壞人,我應承擔一切後果,但我太太是鄉下婆,甚麼也不識,絕對是好人,難道社會竟然會對她不伸出同情的手,加以援助她?

我鄭重聲明,我之自我解脫,並非畏罪,而是多方面的,我患有哮喘宿疾,屬次就不想再捱下去,今次終要實現。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咁就當以前啲事無發生過,真係好似某啲259嘅自辯思維。

死無對證,鄭林一家大細俾你殺死仲要碎屍,你點講都得啦,正一人渣


黃志恆死前曾向報館寄出一封自白書,這是黃志恆唯一交代案情的文件,行文頗生澀。信中說:

“請代我平反這冤案,請想,一個臨死的人還會說謊,我之所以在法官面前承一切,是有因的。
九月廿八日兩點鐘,司法處謂想了解一些事,我在那裡一直坐了十多個鐘頭,在這段時間,我估計他們在觀察我心境,由於在澳門從未做過對人不住的地方,所以我心境也自算不差,迄至他們問及關於八仙飯店之事,我從實告訴他們,也就是我如何認識鄭林及至如何接替業務等,足足問了兩夜三天,分四個人同是問這些,最後在十月一日零時謂要控告我謀殺鄭林一家,當時我已是疲勞之極。

香港那邊東窗事發,我已抱定以死以謝世人,本來我已當陳梓樑已死去,而且在孩子面對他們父親早就去世,這是由我將自己的手指模忍痛割掉,那時開始,我已洗心革面,壞事不但不會做,而且連想也不去想犯法的事,凡事都有動機,而我已守了十多年,孩子剛畢業,踏入社會工作,我應該安享晚年。

早在一九八四年當鄭林欠我十八萬八千時,我已有心收購八仙飯店,這是有人證的。總而言之,我絕對做不出這案,如果是我承認又何妨;況且編輯先生你見到這信,我已經不在人世。

現在淒涼是我的太太和只有七歲的孩子,輿論對她很不公平,難道我已改過自新,重新做人想過著幸福的晚年,就給我十多年前的事而粉碎,我的太太最無辜,我以前是壞人,我應承擔一切後果,但我太太是鄉下婆,甚麼也不識,絕對是好人,難道社會竟然會對她不伸出同情的手,加以援助她?

我鄭重聲明,我之自我解脫,並非畏罪,而是多方面的,我患有哮喘宿疾,屬次就不想再捱下去,今次終要實現。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咁就當以前啲事無發生過,真係好似某啲259嘅自辯思維。

死無對證,鄭林一家大細俾你殺死仲要碎屍,你點講都得啦,正一人渣

但法律上陳生只係疑兇xx(


xx(


@_@


[shocking]


陳姓
大陸落香港嘅新移民
再婚,老夫少妻,老婆係大陸鄉下來


黃志恆死前曾向報館寄出一封自白書,這是黃志恆唯一交代案情的文件,行文頗生澀。信中說:

“請代我平反這冤案,請想,一個臨死的人還會說謊,我之所以在法官面前承一切,是有因的。
九月廿八日兩點鐘,司法處謂想了解一些事,我在那裡一直坐了十多個鐘頭,在這段時間,我估計他們在觀察我心境,由於在澳門從未做過對人不住的地方,所以我心境也自算不差,迄至他們問及關於八仙飯店之事,我從實告訴他們,也就是我如何認識鄭林及至如何接替業務等,足足問了兩夜三天,分四個人同是問這些,最後在十月一日零時謂要控告我謀殺鄭林一家,當時我已是疲勞之極。

香港那邊東窗事發,我已抱定以死以謝世人,本來我已當陳梓樑已死去,而且在孩子面對他們父親早就去世,這是由我將自己的手指模忍痛割掉,那時開始,我已洗心革面,壞事不但不會做,而且連想也不去想犯法的事,凡事都有動機,而我已守了十多年,孩子剛畢業,踏入社會工作,我應該安享晚年。

早在一九八四年當鄭林欠我十八萬八千時,我已有心收購八仙飯店,這是有人證的。總而言之,我絕對做不出這案,如果是我承認又何妨;況且編輯先生你見到這信,我已經不在人世。

現在淒涼是我的太太和只有七歲的孩子,輿論對她很不公平,難道我已改過自新,重新做人想過著幸福的晚年,就給我十多年前的事而粉碎,我的太太最無辜,我以前是壞人,我應承擔一切後果,但我太太是鄉下婆,甚麼也不識,絕對是好人,難道社會竟然會對她不伸出同情的手,加以援助她?

我鄭重聲明,我之自我解脫,並非畏罪,而是多方面的,我患有哮喘宿疾,屬次就不想再捱下去,今次終要實現。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咁就當以前啲事無發生過,真係好似某啲259嘅自辯思維。

丁蟹 :「呢件案嘅重點唔係我有冇殺人,而係浪子回頭金不換。」


黃志恆死前曾向報館寄出一封自白書,這是黃志恆唯一交代案情的文件,行文頗生澀。信中說:

“請代我平反這冤案,請想,一個臨死的人還會說謊,我之所以在法官面前承一切,是有因的。
九月廿八日兩點鐘,司法處謂想了解一些事,我在那裡一直坐了十多個鐘頭,在這段時間,我估計他們在觀察我心境,由於在澳門從未做過對人不住的地方,所以我心境也自算不差,迄至他們問及關於八仙飯店之事,我從實告訴他們,也就是我如何認識鄭林及至如何接替業務等,足足問了兩夜三天,分四個人同是問這些,最後在十月一日零時謂要控告我謀殺鄭林一家,當時我已是疲勞之極。

香港那邊東窗事發,我已抱定以死以謝世人,本來我已當陳梓樑已死去,而且在孩子面對他們父親早就去世,這是由我將自己的手指模忍痛割掉,那時開始,我已洗心革面,壞事不但不會做,而且連想也不去想犯法的事,凡事都有動機,而我已守了十多年,孩子剛畢業,踏入社會工作,我應該安享晚年。

早在一九八四年當鄭林欠我十八萬八千時,我已有心收購八仙飯店,這是有人證的。總而言之,我絕對做不出這案,如果是我承認又何妨;況且編輯先生你見到這信,我已經不在人世。

現在淒涼是我的太太和只有七歲的孩子,輿論對她很不公平,難道我已改過自新,重新做人想過著幸福的晚年,就給我十多年前的事而粉碎,我的太太最無辜,我以前是壞人,我應承擔一切後果,但我太太是鄉下婆,甚麼也不識,絕對是好人,難道社會竟然會對她不伸出同情的手,加以援助她?

我鄭重聲明,我之自我解脫,並非畏罪,而是多方面的,我患有哮喘宿疾,屬次就不想再捱下去,今次終要實現。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咁就當以前啲事無發生過,真係好似某啲259嘅自辯思維。

丁蟹 :「呢件案嘅重點唔係我有冇殺人,而係浪子回頭金不換。」

單牙佬mode[sosad]


xx(


#ass#


https://upload.hkgolden.media/comment/dp5p0o52.lfygp220yvr.vse4d45oshw.zfq.jpg


https://upload.hkgolden.media/comment/dp5p0o52.lfygp220yvr.vse4d45oshw.zfq.jpg

[yipes][yipes]


[shocking][shocking]


https://upload.hkgolden.media/comment/dp5p0o52.lfygp220yvr.vse4d45oshw.zfq.jpg



可唔可以key同李華月搓麵粉果幕 ?

thx


https://upload.hkgolden.media/comment/dp5p0o52.lfygp220yvr.vse4d45oshw.zfq.jpg



可唔可以key同李華月搓麵粉果幕 ?

thx


素材

https://upload.hkgolden.media/comment/aktgo0ef.2wydpqksc4s.rydosgjf1qm.0np.jpg


[shocking]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30/11/2020 23:07
今天貼文總數: 793 | 累積文章數目: 6,777,416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20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