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時事台內。

【再負荊請罪】全新高登官方app HKG正式上架 會員永久免廣告
是咁的,2016年年尾,我因為忽略會員對手機程式o既需求,做o左一個不明智o既決定,加上一直未有好好回應會員平日訴求,最終令唔少會員不滿。事件並唔單單影響我,亦影響一直以來熱愛高登o既每一名網民,為此再向各位表示衷心歉意。:-(

或者有巴打會講,寫好隻app自然會有人回家。我唔否認自己曾經都抱過呢種僥倖心態,但沉思過後,我明白其實只係寫好一隻app並不足夠,要為高登會員做o既事情實在太多,包括提升網速同改善伺服器穩定、維護自由o既討論空間、鼓勵會員參與創作及討論等。因為,高登最珍貴o既係每一位會員,所以落足心力滿足會員訴求係高登o既首要任務。 ......
精選文章
DeerGamer
New App Android IOS
跳至第

發起人
我就係港大Ocamp非禮案俾人拉嗰個鄧皓然
457 個回應
哩單咁既人格謀殺 唔好放過兩條賤閪


而就普通襲擊控罪,事主在知悉被告談及色情話題下,自願伸出手臂讓對方觸及,裁定被告非禮罪和普通襲擊兩項控罪都不成立。
但事主點解釋?

//翌日凌晨,X稱和各人在宿舍客廳圍圈聊天,其後一名自稱「阿強」的男子與另一男出現,並和新生交換Instagram帳號,及後「阿強」談及露骨的性話題,分享自己和女子嘗試發生性經驗,又借X的左手示範如何觸摸女性胸部,並用手指在她的手臂上打圈。她稱當時感覺「核突」,但在場人數甚多,為免掃興而啞忍。//

律政司搞笑啦,咁樣告普通襲擊[sosad] [sosad]


有爭議?但不否認自己係「阿強」?

辯方律師認為,「阿強」是否被告有爭議。X提到,「阿強」身穿有城大字眼的衣服,卻聲稱自己就讀港大工程學院,令X印象深刻,其後X在警方認人手續認出被告。


一定係毒果攪鬼:o)


唔好講到話老屈
應該認錯人啫

入o camp多數著同款衫
只靠金髮、衣着同身型去判斷好易認錯人

所以佢既不在場證據都唔成立
如果佢講既野全都係真,個十幾分鐘一來可以當誤差,二來個段時間佢多數係搭緊車入港大,冇(或者難搵)第三者證明

而既然當晚佢就入左camp,之後俾人見到,就可能當你之前都有出現,正如頭先講,身型、衣着相似既大把

而最後亦因為呢個原因告唔入

粉嶺裁判法院裁判官梁雅忻今裁決指,就「火車捐山窿」時案發的非禮罪,目擊者未有以樣貌辨認非禮者的五官,法庭不能安穩地確認被告就是涉案者;而就普通襲擊一罪,事主在知悉被告談及色情話題下,自願伸出手臂讓對方作示範,終裁定被告兩罪脫。


第一單 可能唔係佢
佢第二日作為太令人印象深刻 所以當左第一就係佢唔出奇


花生


ocamp 兵荒馬亂,人多之餘好多人遲到早走,連say 個 hi bye round table 自我介紹都未嚟得切,認人樣柴娃娃㗎咋

而且鄧同學黑仔,畀人first impression唔好,所以啲女喺現場已經點指兵兵話係佢,依撈七入晒佢數,ID parade 又再點佢相 :o) :o) :o)


lm


ocamp 兵荒馬亂,人多之餘好多人遲到早走,連say 個 hi bye round table 自我介紹都未嚟得切,認人樣柴娃娃㗎咋

而且鄧同學黑仔,畀人first impression唔好,所以啲女喺現場已經點指兵兵話係佢,依撈七入晒佢數,ID parade 又再點佢相 :o) :o) :o)

佢係第一日著城大衫話自己係HKU engine 再化名阿強去講咸野抽水
好難認唔到佢


佢哋自己就喺IG po 晒自己住hall玩得好開心、成班人落蘭桂坊嘅相,哈,受害受者喎。

:o) :o) :o) 兒登仔嚟 ?

個邏輯 都幾痴向左走向右走線
佢咪一樣做緊同一樣野 :o) :o) :o)

成篇野 唔評論佢有冇做過啦
但佢成個形象 都係 垃圾兒登仔 仇女仇到Hi Hi嗰種 :o) :o)


唔好講到話老屈
應該認錯人啫

入o camp多數著同款衫
只靠金髮、衣着同身型去判斷好易認錯人

所以佢既不在場證據都唔成立
如果佢講既野全都係真,個十幾分鐘一來可以當誤差,二來個段時間佢多數係搭緊車入港大,冇(或者難搵)第三者證明

而既然當晚佢就入左camp,之後俾人見到,就可能當你之前都有出現,正如頭先講,身型、衣着相似既大把

而最後亦因為呢個原因告唔入

粉嶺裁判法院裁判官梁雅忻今裁決指,就「火車捐山窿」時案發的非禮罪,目擊者未有以樣貌辨認非禮者的五官,法庭不能安穩地確認被告就是涉案者;而就普通襲擊一罪,事主在知悉被告談及色情話題下,自願伸出手臂讓對方作示範,終裁定被告兩罪脫。


第一單 可能唔係佢
佢第二日作為太令人印象深刻 所以當左第一就係佢唔出奇

可能

但條友係「阿強」又唔係「阿然」,都唔向左走向右走明名都搞錯都可以照入,其實我一樣係覺得認錯左,只係咁岩佢都有去搵佢攞ig咁解

不過講真,掂下手臂都入非禮好奇怪
即使後面改控普通襲擊


原來女事主當時根本唔知有人摸佢,係事後一個叫A嘅人話俾佢聽先知。

犀利

#yup# 忽然metoo


女拳又贏

唔係輸左咩?

0成本屈完人無後果仲唔叫贏啊

唔出現場都屈到先勁[sosad]


女拳/狗公又贏 #yup#

所以唔好再問點解冇人再中意港女了
太多唔公平事件,港女個朵連日本仔都唔吊
唔好怪香港男人唔同港女結婚,一陣唔係比人come 14巴就係屈你O:-)

珍 食屎吧


哩單咁既人格謀殺 唔好放過兩條賤閪

#yup#


去壽宴一張相都冇影過?成個家族都冇人証明到佢有不在場證明?(親屬唔可以做證人?)


依家香港咁多CCTV,又電子消費紀錄,無理由搵唔到自己不在場既證明喎[???]
不過個官就信左果2個人既供訊,想反咬就難上難了[banghead]


好人好姐做乜春組爸,
ocamp已經係淫邪之物,仲要去做乜春組爸?
天生一副毒向左走向右走相,
正常世界識唔到女,做乜春組爸想食女,點知比女向左走向右走返轉頭,
唔底可憐,
其他人正常樣,你就毒向左走向右走相,
唔屈你個死毒向左走向右走屈邊個?
天生一副毒向左走向右走相就安份守已啦,
係要由小正氣生出邪念,做乜春組爸,
想做外向毒向左走向右走、自信毒向左走向右走,
結果咪係咁羅,底向左走向右走死[369n] [369n] [369n]


唔好講掃興野
做組爸食左幾多女先:D :D


好人好姐做乜春組爸,
ocamp已經係淫邪之物,仲要去做乜春組爸?
天生一副毒向左走向右走相,
正常世界識唔到女,做乜春組爸想食女,點知比女向左走向右走返轉頭,
唔底可憐,
其他人正常樣,你就毒向左走向右走相,
唔屈你個死毒向左走向右走屈邊個?
天生一副毒向左走向右走相就安份守已啦,
係要由小正氣生出邪念,做乜春組爸,
想做外向毒向左走向右走、自信毒向左走向右走,
結果咪係咁羅,底向左走向右走死[369n] [369n] [369n]


免費嘢係最貴。。。洗乾淨隻眼啦


唔好講到話老屈
應該認錯人啫

入o camp多數著同款衫
只靠金髮、衣着同身型去判斷好易認錯人

所以佢既不在場證據都唔成立
如果佢講既野全都係真,個十幾分鐘一來可以當誤差,二來個段時間佢多數係搭緊車入港大,冇(或者難搵)第三者證明

而既然當晚佢就入左camp,之後俾人見到,就可能當你之前都有出現,正如頭先講,身型、衣着相似既大把

而最後亦因為呢個原因告唔入

粉嶺裁判法院裁判官梁雅忻今裁決指,就「火車捐山窿」時案發的非禮罪,目擊者未有以樣貌辨認非禮者的五官,法庭不能安穩地確認被告就是涉案者;而就普通襲擊一罪,事主在知悉被告談及色情話題下,自願伸出手臂讓對方作示範,終裁定被告兩罪脫。


第一單 可能唔係佢
佢第二日作為太令人印象深刻 所以當左第一就係佢唔出奇

可能

但條友係「阿強」又唔係「阿然」,都唔向左走向右走明名都搞錯都可以照入,其實我一樣係覺得認錯左,只係咁岩佢都有去搵佢攞ig咁解

不過講真,掂下手臂都入非禮好奇怪
即使後面改控普通襲擊

第二日認到樣 唔係靠名


上連登:o)
係都東張啦

等睇兒登仔發癲,期待


去壽宴一張相都冇影過?成個家族都冇人証明到佢有不在場證明?(親屬唔可以做證人?)

案發時間係9:30-9:45,佢入camp係10:00
差個十五分鐘,又係靠證人記憶既大約時間,所以唔可以好確定佢當時唔係現場囉

當晚佢最後有出現,其他人又記得佢出現左,就會覺得案發時間佢係現場,所以唔接納不在場證據(審問時大家都未必講得出實際時間,我估9:30-9:45係run down既時間,但實際上冇人知幾時,呢啲活動都唔可能搭正就開波,都只係求其覺得差唔多時間就玩遊戲咁)

即係法庭係應該係認為案發時間係十點後唔係文中所指既時間


點睇都係女仔嬴
由頭帶到尾 判左人無罪佢地都無乜成本
但事前就拎晒全世界支持#hoho#


好人好姐做乜春組爸,
ocamp已經係淫邪之物,仲要去做乜春組爸?
天生一副毒向左走向右走相,
正常世界識唔到女,做乜春組爸想食女,點知比女向左走向右走返轉頭,
唔底可憐,
其他人正常樣,你就毒向左走向右走相,
唔屈你個死毒向左走向右走屈邊個?
天生一副毒向左走向右走相就安份守已啦,
係要由小正氣生出邪念,做乜春組爸,
想做外向毒向左走向右走、自信毒向左走向右走,
結果咪係咁羅,底向左走向右走死[369n] [369n] [369n]

佢唔係毒 L
識得化名阿強著城大組衣再自稱 HKU 學生


Z_Z


去壽宴一張相都冇影過?成個家族都冇人証明到佢有不在場證明?(親屬唔可以做證人?)

案發時間係9:30-9:45,佢入camp係10:00
差個十五分鐘,又係靠證人記憶既大約時間,所以唔可以好確定佢當時唔係現場囉

當晚佢最後有出現,其他人又記得佢出現左,就會覺得案發時間佢係現場,所以唔接納不在場證據(審問時大家都未必講得出實際時間,我估9:30-9:45係run down既時間,但實際上冇人知幾時,呢啲活動都唔可能搭正就開波,都只係求其覺得差唔多時間就玩遊戲咁)

即係法庭係應該係認為案發時間係十點後唔係文中所指既時間

當晚人人見到佢
相差只是 15 分鐘
佢成晚無出就話諸
個律師第二日仲同佢拗 話「阿強」唔係佢 其實令佢更不可信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13/6/2024 21:06
今天貼文總數: 596 | 累積文章數目: 7,267,706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24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