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時事台內。

請大家務必定期更改密碼

有見近日有會員懷疑自己帳號被盜用,我們在此向大家呼籲,為保安理由請定期更改密碼,並要為電腦安裝最新的網絡保安軟件,如無必要亦請不要在不屬於自己的電腦登入任何需要密碼的網站,謝謝各位。

香港高登管理員團隊
精選文章
DeerGamer
New App Android IOS
跳至第

發起人
已故著名攝記作品疑被挪用出版 家屬回應明言追究劉細良
178 個回應
如果有睇晒家屬份聲明,應該會諗到有人同SCMP講想同陳橋出書作為禮物賀壽/紀念品,唔係公開發售唔係為賺錢,SCMP就免版權費俾劉細良出書。同時佢亦都接觸陳橋以唔同名目攞到啲相出書。到本書出咗賣咗賺咗錢就自己袋晒。
問題係如果劉細良一早就講明佢出依本書係要賺錢,SCMP會唔會唔做佢俾版權費?而如果陳橋知佢為賺錢又會唔會同意俾佢出書呢?
劉細良要交代嘅係出依本書賺咗幾多錢同埋啲錢去咗邊。


《南華早報》內容資源主管 Weldon Kong 告知,2017年2月劉細良以賀陳橋九十歲壽辰、助他出書為名跟報社接觸。負責部門誤以為該書是送給先父的賀壽禮物,且上書房交來的相片(Soft copy),核對和報社藏庫相同,故沒有越洋向先父查證就豁免了版權費用。《南華早報》之所以豁免版權,完全因為先父是報社前輩,希望藉此表達對先父的敬意,並未考慮上書房這次出版是商業操作,更不知道劉細良把先父的權益完全排除在外。
《南華早報》的授權決定,是建基於劉細良提供的誤導資訊
2017年版《鏡頭下的歷史》是商品,先父在該書出版前,從未有人告知發行後售書收益歸屬何方,也不知每冊售價300港元,出版後更沒有收過一毫錢。[/quote]失實陳述下簽落既合約上到庭係可以打得甩
若一方作出虛假的事實陳述以誘使(或說服)某人與他訂立合約,他便干犯失實陳述的罪行。失實陳述必須具備下列三項先決條件:(i)某人作出陳述;(ii)他的陳述是錯誤的;(iii)不知情的一方被誘使與他訂立合約。
所謂合約簽左就簽左 就算發現有問題都無符 既情況 只會出現係戲劇
簡單D講啦
唔係有份文件係手就大向左走向右走晒既
要睇下你用咩手法叫人簽文件
斗零都無畀過人仲叫唔叫幫人出書?[sosad]

最出名單案就係
M$用五萬美金同SCP買86-DOS(即後來既MS-DOS)
但無同人講自己背後係IBM
結果就係畀SCP告勁佢
最後M$賠左成百萬美金
時為一九八一年


《南華早報》內容資源主管 Weldon Kong 告知,2017年2月劉細良以賀陳橋九十歲壽辰、助他出書為名跟報社接觸。負責部門誤以為該書是送給先父的賀壽禮物,且上書房交來的相片(Soft copy),核對和報社藏庫相同,故沒有越洋向先父查證就豁免了版權費用。《南華早報》之所以豁免版權,完全因為先父是報社前輩,希望藉此表達對先父的敬意,並未考慮上書房這次出版是商業操作,更不知道劉細良把先父的權益完全排除在外。
《南華早報》的授權決定,是建基於劉細良提供的誤導資訊
2017年版《鏡頭下的歷史》是商品,先父在該書出版前,從未有人告知發行後售書收益歸屬何方,也不知每冊售價300港元,出版後更沒有收過一毫錢。
失實陳述下簽落既合約上到庭係可以打得甩
若一方作出虛假的事實陳述以誘使(或說服)某人與他訂立合約,他便干犯失實陳述的罪行。失實陳述必須具備下列三項先決條件:(i)某人作出陳述;(ii)他的陳述是錯誤的;(iii)不知情的一方被誘使與他訂立合約。
所謂合約簽左就簽左 就算發現有問題都無符 既情況 只會出現係戲劇
簡單D講啦
唔係有份文件係手就大向左走向右走晒既
要睇下你用咩手法叫人簽文件
斗零都無畀過人仲叫唔叫幫人出書?[sosad]

最出名單案就係
M$用五萬美金同SCP買86-DOS(即後來既MS-DOS)
但無同人講自己背後係IBM
結果就係畀SCP告勁佢
最後M$賠左成百萬美金
時為一九八一年


黃c每多賤狗輩


黃c每多賤狗輩

好可悲 既一班垃圾


《南華早報》內容資源主管 Weldon Kong 告知,2017年2月劉細良以賀陳橋九十歲壽辰、助他出書為名跟報社接觸。負責部門誤以為該書是送給先父的賀壽禮物,且上書房交來的相片(Soft copy),核對和報社藏庫相同,故沒有越洋向先父查證就豁免了版權費用。《南華早報》之所以豁免版權,完全因為先父是報社前輩,希望藉此表達對先父的敬意,並未考慮上書房這次出版是商業操作,更不知道劉細良把先父的權益完全排除在外。
《南華早報》的授權決定,是建基於劉細良提供的誤導資訊
2017年版《鏡頭下的歷史》是商品,先父在該書出版前,從未有人告知發行後售書收益歸屬何方,也不知每冊售價300港元,出版後更沒有收過一毫錢。
失實陳述下簽落既合約上到庭係可以打得甩
若一方作出虛假的事實陳述以誘使(或說服)某人與他訂立合約,他便干犯失實陳述的罪行。失實陳述必須具備下列三項先決條件:(i)某人作出陳述;(ii)他的陳述是錯誤的;(iii)不知情的一方被誘使與他訂立合約。
所謂合約簽左就簽左 就算發現有問題都無符 既情況 只會出現係戲劇
簡單D講啦
唔係有份文件係手就大向左走向右走晒既
要睇下你用咩手法叫人簽文件
斗零都無畀過人仲叫唔叫幫人出書?[sosad]

最出名單案就係
M$用五萬美金同SCP買86-DOS(即後來既MS-DOS)
但無同人講自己背後係IBM
結果就係畀SCP告勁佢
最後M$賠左成百萬美金
時為一九八一年

咁係咪真係要問米請陳橋上黎作供問下有冇失實陳述?


依個POST有D人根本唔明咩係法律
法律大部份時間都係講道理 唔係機械人丫嘛
唔見到你揸住份文件 就一定判你贏
唔通我坤勁你簽份文件過晒份身家畀我 就真係過晒份身家畀我咩(雖然以前D戲真係會咁演[sosad])
我坤勁你個下 我已經犯左法啦 傻的嗎[sosad]


《南華早報》內容資源主管 Weldon Kong 告知,2017年2月劉細良以賀陳橋九十歲壽辰、助他出書為名跟報社接觸。負責部門誤以為該書是送給先父的賀壽禮物,且上書房交來的相片(Soft copy),核對和報社藏庫相同,故沒有越洋向先父查證就豁免了版權費用。《南華早報》之所以豁免版權,完全因為先父是報社前輩,希望藉此表達對先父的敬意,並未考慮上書房這次出版是商業操作,更不知道劉細良把先父的權益完全排除在外。
《南華早報》的授權決定,是建基於劉細良提供的誤導資訊
2017年版《鏡頭下的歷史》是商品,先父在該書出版前,從未有人告知發行後售書收益歸屬何方,也不知每冊售價300港元,出版後更沒有收過一毫錢。
失實陳述下簽落既合約上到庭係可以打得甩
若一方作出虛假的事實陳述以誘使(或說服)某人與他訂立合約,他便干犯失實陳述的罪行。失實陳述必須具備下列三項先決條件:(i)某人作出陳述;(ii)他的陳述是錯誤的;(iii)不知情的一方被誘使與他訂立合約。
所謂合約簽左就簽左 就算發現有問題都無符 既情況 只會出現係戲劇
簡單D講啦
唔係有份文件係手就大向左走向右走晒既
要睇下你用咩手法叫人簽文件
斗零都無畀過人仲叫唔叫幫人出書?[sosad]

最出名單案就係
M$用五萬美金同SCP買86-DOS(即後來既MS-DOS)
但無同人講自己背後係IBM
結果就係畀SCP告勁佢
最後M$賠左成百萬美金
時為一九八一年
咁係咪真係要問米請陳橋上黎作供問下有冇失實陳述?
叫Weldon Kong上庭咪得囉


黃c每多賤狗輩

好可悲 既一班垃圾


劉細良我好撐, 不如撐 阮民安

兩個差不多


黃c每多賤狗輩

好可悲 既一班垃圾


劉細良好撐, 不如撐 阮民安

兩個差不多


笑爆咀[369]


《南華早報》內容資源主管 Weldon Kong 告知,2017年2月劉細良以賀陳橋九十歲壽辰、助他出書為名跟報社接觸。負責部門誤以為該書是送給先父的賀壽禮物,且上書房交來的相片(Soft copy),核對和報社藏庫相同,故沒有越洋向先父查證就豁免了版權費用。《南華早報》之所以豁免版權,完全因為先父是報社前輩,希望藉此表達對先父的敬意,並未考慮上書房這次出版是商業操作,更不知道劉細良把先父的權益完全排除在外。
《南華早報》的授權決定,是建基於劉細良提供的誤導資訊
2017年版《鏡頭下的歷史》是商品,先父在該書出版前,從未有人告知發行後售書收益歸屬何方,也不知每冊售價300港元,出版後更沒有收過一毫錢。
失實陳述下簽落既合約上到庭係可以打得甩
若一方作出虛假的事實陳述以誘使(或說服)某人與他訂立合約,他便干犯失實陳述的罪行。失實陳述必須具備下列三項先決條件:(i)某人作出陳述;(ii)他的陳述是錯誤的;(iii)不知情的一方被誘使與他訂立合約。
所謂合約簽左就簽左 就算發現有問題都無符 既情況 只會出現係戲劇
簡單D講啦
唔係有份文件係手就大向左走向右走晒既
要睇下你用咩手法叫人簽文件
斗零都無畀過人仲叫唔叫幫人出書?[sosad]

最出名單案就係
M$用五萬美金同SCP買86-DOS(即後來既MS-DOS)
但無同人講自己背後係IBM
結果就係畀SCP告勁佢
最後M$賠左成百萬美金
時為一九八一年
咁係咪真係要問米請陳橋上黎作供問下有冇失實陳述?
叫Weldon Kong上庭咪得囉

SCMP 係大公司,一定有法律顧問,而所有野係經正常程序做好晒。而且你覺得一間大公司會唔會不問目的就比人亂印野?


《南華早報》內容資源主管 Weldon Kong 告知,2017年2月劉細良以賀陳橋九十歲壽辰、助他出書為名跟報社接觸。負責部門誤以為該書是送給先父的賀壽禮物,且上書房交來的相片(Soft copy),核對和報社藏庫相同,故沒有越洋向先父查證就豁免了版權費用。《南華早報》之所以豁免版權,完全因為先父是報社前輩,希望藉此表達對先父的敬意,並未考慮上書房這次出版是商業操作,更不知道劉細良把先父的權益完全排除在外。
《南華早報》的授權決定,是建基於劉細良提供的誤導資訊
2017年版《鏡頭下的歷史》是商品,先父在該書出版前,從未有人告知發行後售書收益歸屬何方,也不知每冊售價300港元,出版後更沒有收過一毫錢。
失實陳述下簽落既合約上到庭係可以打得甩
若一方作出虛假的事實陳述以誘使(或說服)某人與他訂立合約,他便干犯失實陳述的罪行。失實陳述必須具備下列三項先決條件:(i)某人作出陳述;(ii)他的陳述是錯誤的;(iii)不知情的一方被誘使與他訂立合約。
所謂合約簽左就簽左 就算發現有問題都無符 既情況 只會出現係戲劇
簡單D講啦
唔係有份文件係手就大向左走向右走晒既
要睇下你用咩手法叫人簽文件
斗零都無畀過人仲叫唔叫幫人出書?[sosad]

最出名單案就係
M$用五萬美金同SCP買86-DOS(即後來既MS-DOS)
但無同人講自己背後係IBM
結果就係畀SCP告勁佢
最後M$賠左成百萬美金
時為一九八一年
咁係咪真係要問米請陳橋上黎作供問下有冇失實陳述?
叫Weldon Kong上庭咪得囉

SCMP 係大公司,一定有法律顧問,而所有野係經正常程序做好晒。而且你覺得一間大公司會唔會不問目的就比人亂印野?

你做過大公司未
9成大公司(包括政府部門)啲嘢係亂到Hi Hi
好多嘢都會skip程序
同埋你估下下有乜都問法律顧問咩
就算有
法律顧問都唔係用嚟你劉細良陳述有冇失實
只會睇過程南早有冇法律責任要揹


《南華早報》內容資源主管 Weldon Kong 告知,2017年2月劉細良以賀陳橋九十歲壽辰、助他出書為名跟報社接觸。負責部門誤以為該書是送給先父的賀壽禮物,且上書房交來的相片(Soft copy),核對和報社藏庫相同,故沒有越洋向先父查證就豁免了版權費用。《南華早報》之所以豁免版權,完全因為先父是報社前輩,希望藉此表達對先父的敬意,並未考慮上書房這次出版是商業操作,更不知道劉細良把先父的權益完全排除在外。
《南華早報》的授權決定,是建基於劉細良提供的誤導資訊
2017年版《鏡頭下的歷史》是商品,先父在該書出版前,從未有人告知發行後售書收益歸屬何方,也不知每冊售價300港元,出版後更沒有收過一毫錢。
失實陳述下簽落既合約上到庭係可以打得甩
若一方作出虛假的事實陳述以誘使(或說服)某人與他訂立合約,他便干犯失實陳述的罪行。失實陳述必須具備下列三項先決條件:(i)某人作出陳述;(ii)他的陳述是錯誤的;(iii)不知情的一方被誘使與他訂立合約。
所謂合約簽左就簽左 就算發現有問題都無符 既情況 只會出現係戲劇
簡單D講啦
唔係有份文件係手就大向左走向右走晒既
要睇下你用咩手法叫人簽文件
斗零都無畀過人仲叫唔叫幫人出書?[sosad]

最出名單案就係
M$用五萬美金同SCP買86-DOS(即後來既MS-DOS)
但無同人講自己背後係IBM
結果就係畀SCP告勁佢
最後M$賠左成百萬美金
時為一九八一年
咁係咪真係要問米請陳橋上黎作供問下有冇失實陳述?
叫Weldon Kong上庭咪得囉
SCMP 係大公司,一定有法律顧問,而所有野係經正常程序做好晒。而且你覺得一間大公司會唔會不問目的就比人亂印野?
依家家屬就係話「Weldon Kong有問 劉細良話幫人出書賀壽」嘛[sosad]


《南華早報》內容資源主管 Weldon Kong 告知,2017年2月劉細良以賀陳橋九十歲壽辰、助他出書為名跟報社接觸。負責部門誤以為該書是送給先父的賀壽禮物,且上書房交來的相片(Soft copy),核對和報社藏庫相同,故沒有越洋向先父查證就豁免了版權費用。《南華早報》之所以豁免版權,完全因為先父是報社前輩,希望藉此表達對先父的敬意,並未考慮上書房這次出版是商業操作,更不知道劉細良把先父的權益完全排除在外。
《南華早報》的授權決定,是建基於劉細良提供的誤導資訊
2017年版《鏡頭下的歷史》是商品,先父在該書出版前,從未有人告知發行後售書收益歸屬何方,也不知每冊售價300港元,出版後更沒有收過一毫錢。
失實陳述下簽落既合約上到庭係可以打得甩
若一方作出虛假的事實陳述以誘使(或說服)某人與他訂立合約,他便干犯失實陳述的罪行。失實陳述必須具備下列三項先決條件:(i)某人作出陳述;(ii)他的陳述是錯誤的;(iii)不知情的一方被誘使與他訂立合約。
所謂合約簽左就簽左 就算發現有問題都無符 既情況 只會出現係戲劇
簡單D講啦
唔係有份文件係手就大向左走向右走晒既
要睇下你用咩手法叫人簽文件
斗零都無畀過人仲叫唔叫幫人出書?[sosad]

最出名單案就係
M$用五萬美金同SCP買86-DOS(即後來既MS-DOS)
但無同人講自己背後係IBM
結果就係畀SCP告勁佢
最後M$賠左成百萬美金
時為一九八一年
咁係咪真係要問米請陳橋上黎作供問下有冇失實陳述?
叫Weldon Kong上庭咪得囉
SCMP 係大公司,一定有法律顧問,而所有野係經正常程序做好晒。而且你覺得一間大公司會唔會不問目的就比人亂印野?
依家家屬就係話「Weldon Kong有問 劉細良話幫人出書賀壽」嘛[sosad]

咁真係送咗本書比陳橋喎。[sosad]


《南華早報》內容資源主管 Weldon Kong 告知,2017年2月劉細良以賀陳橋九十歲壽辰、助他出書為名跟報社接觸。負責部門誤以為該書是送給先父的賀壽禮物,且上書房交來的相片(Soft copy),核對和報社藏庫相同,故沒有越洋向先父查證就豁免了版權費用。《南華早報》之所以豁免版權,完全因為先父是報社前輩,希望藉此表達對先父的敬意,並未考慮上書房這次出版是商業操作,更不知道劉細良把先父的權益完全排除在外。
《南華早報》的授權決定,是建基於劉細良提供的誤導資訊
2017年版《鏡頭下的歷史》是商品,先父在該書出版前,從未有人告知發行後售書收益歸屬何方,也不知每冊售價300港元,出版後更沒有收過一毫錢。
失實陳述下簽落既合約上到庭係可以打得甩
若一方作出虛假的事實陳述以誘使(或說服)某人與他訂立合約,他便干犯失實陳述的罪行。失實陳述必須具備下列三項先決條件:(i)某人作出陳述;(ii)他的陳述是錯誤的;(iii)不知情的一方被誘使與他訂立合約。
所謂合約簽左就簽左 就算發現有問題都無符 既情況 只會出現係戲劇
簡單D講啦
唔係有份文件係手就大向左走向右走晒既
要睇下你用咩手法叫人簽文件
斗零都無畀過人仲叫唔叫幫人出書?[sosad]

最出名單案就係
M$用五萬美金同SCP買86-DOS(即後來既MS-DOS)
但無同人講自己背後係IBM
結果就係畀SCP告勁佢
最後M$賠左成百萬美金
時為一九八一年
咁係咪真係要問米請陳橋上黎作供問下有冇失實陳述?
叫Weldon Kong上庭咪得囉
SCMP 係大公司,一定有法律顧問,而所有野係經正常程序做好晒。而且你覺得一間大公司會唔會不問目的就比人亂印野?
依家家屬就係話「Weldon Kong有問 劉細良話幫人出書賀壽」嘛[sosad]
咁真係送咗本書比陳橋喎。[sosad]
咁點解賣通街?
如果有人真係同SCMP講自己係幫人出書賀壽 而無講牟利
……
有咩留返同個官啦


《南華早報》內容資源主管 Weldon Kong 告知,2017年2月劉細良以賀陳橋九十歲壽辰、助他出書為名跟報社接觸。負責部門誤以為該書是送給先父的賀壽禮物,且上書房交來的相片(Soft copy),核對和報社藏庫相同,故沒有越洋向先父查證就豁免了版權費用。《南華早報》之所以豁免版權,完全因為先父是報社前輩,希望藉此表達對先父的敬意,並未考慮上書房這次出版是商業操作,更不知道劉細良把先父的權益完全排除在外。
《南華早報》的授權決定,是建基於劉細良提供的誤導資訊
2017年版《鏡頭下的歷史》是商品,先父在該書出版前,從未有人告知發行後售書收益歸屬何方,也不知每冊售價300港元,出版後更沒有收過一毫錢。
失實陳述下簽落既合約上到庭係可以打得甩
若一方作出虛假的事實陳述以誘使(或說服)某人與他訂立合約,他便干犯失實陳述的罪行。失實陳述必須具備下列三項先決條件:(i)某人作出陳述;(ii)他的陳述是錯誤的;(iii)不知情的一方被誘使與他訂立合約。
所謂合約簽左就簽左 就算發現有問題都無符 既情況 只會出現係戲劇
簡單D講啦
唔係有份文件係手就大向左走向右走晒既
要睇下你用咩手法叫人簽文件
斗零都無畀過人仲叫唔叫幫人出書?[sosad]

最出名單案就係
M$用五萬美金同SCP買86-DOS(即後來既MS-DOS)
但無同人講自己背後係IBM
結果就係畀SCP告勁佢
最後M$賠左成百萬美金
時為一九八一年
咁係咪真係要問米請陳橋上黎作供問下有冇失實陳述?
叫Weldon Kong上庭咪得囉

SCMP 係大公司,一定有法律顧問,而所有野係經正常程序做好晒。而且你覺得一間大公司會唔會不問目的就比人亂印野?

你做過大公司未
9成大公司(包括政府部門)啲嘢係亂到Hi Hi
好多嘢都會skip程序
同埋你估下下有乜都問法律顧問咩
就算有
法律顧問都唔係用嚟你劉細良陳述有冇失實
只會睇過程南早有冇法律責任要揹

你就真係未做過大公司喇,啲程序係唔會skip架,一skip就有好多法律風險,你試吓搵屋宇處同消防署skip下情序睇吓攞唔攞到OP?

IPO唔搵啲金融機構同你上睇下仲有冇人信股票市場?

買樓睇吓有冇寫話唔可以改裝間隔?


《南華早報》內容資源主管 Weldon Kong 告知,2017年2月劉細良以賀陳橋九十歲壽辰、助他出書為名跟報社接觸。負責部門誤以為該書是送給先父的賀壽禮物,且上書房交來的相片(Soft copy),核對和報社藏庫相同,故沒有越洋向先父查證就豁免了版權費用。《南華早報》之所以豁免版權,完全因為先父是報社前輩,希望藉此表達對先父的敬意,並未考慮上書房這次出版是商業操作,更不知道劉細良把先父的權益完全排除在外。
《南華早報》的授權決定,是建基於劉細良提供的誤導資訊
2017年版《鏡頭下的歷史》是商品,先父在該書出版前,從未有人告知發行後售書收益歸屬何方,也不知每冊售價300港元,出版後更沒有收過一毫錢。
失實陳述下簽落既合約上到庭係可以打得甩
若一方作出虛假的事實陳述以誘使(或說服)某人與他訂立合約,他便干犯失實陳述的罪行。失實陳述必須具備下列三項先決條件:(i)某人作出陳述;(ii)他的陳述是錯誤的;(iii)不知情的一方被誘使與他訂立合約。
所謂合約簽左就簽左 就算發現有問題都無符 既情況 只會出現係戲劇
簡單D講啦
唔係有份文件係手就大向左走向右走晒既
要睇下你用咩手法叫人簽文件
斗零都無畀過人仲叫唔叫幫人出書?[sosad]

最出名單案就係
M$用五萬美金同SCP買86-DOS(即後來既MS-DOS)
但無同人講自己背後係IBM
結果就係畀SCP告勁佢
最後M$賠左成百萬美金
時為一九八一年
咁係咪真係要問米請陳橋上黎作供問下有冇失實陳述?
叫Weldon Kong上庭咪得囉
SCMP 係大公司,一定有法律顧問,而所有野係經正常程序做好晒。而且你覺得一間大公司會唔會不問目的就比人亂印野?
依家家屬就係話「Weldon Kong有問 劉細良話幫人出書賀壽」嘛[sosad]
咁真係送咗本書比陳橋喎。[sosad]
咁點解賣通街?
如果有人真係同SCMP講自己係幫人出書賀壽 而無講牟利
……
有咩留返同個官啦

講到明限賣1000本,如果你講到賣通街而SCMP冇監察成個買賣過程同數量,就係SCMP失職,咁SCMP有冇出過黎告劉細良話賣多左? 冇就唔好話人賣通街。


《南華早報》內容資源主管 Weldon Kong 告知,2017年2月劉細良以賀陳橋九十歲壽辰、助他出書為名跟報社接觸。負責部門誤以為該書是送給先父的賀壽禮物,且上書房交來的相片(Soft copy),核對和報社藏庫相同,故沒有越洋向先父查證就豁免了版權費用。《南華早報》之所以豁免版權,完全因為先父是報社前輩,希望藉此表達對先父的敬意,並未考慮上書房這次出版是商業操作,更不知道劉細良把先父的權益完全排除在外。
《南華早報》的授權決定,是建基於劉細良提供的誤導資訊
2017年版《鏡頭下的歷史》是商品,先父在該書出版前,從未有人告知發行後售書收益歸屬何方,也不知每冊售價300港元,出版後更沒有收過一毫錢。
失實陳述下簽落既合約上到庭係可以打得甩
若一方作出虛假的事實陳述以誘使(或說服)某人與他訂立合約,他便干犯失實陳述的罪行。失實陳述必須具備下列三項先決條件:(i)某人作出陳述;(ii)他的陳述是錯誤的;(iii)不知情的一方被誘使與他訂立合約。
所謂合約簽左就簽左 就算發現有問題都無符 既情況 只會出現係戲劇
簡單D講啦
唔係有份文件係手就大向左走向右走晒既
要睇下你用咩手法叫人簽文件
斗零都無畀過人仲叫唔叫幫人出書?[sosad]

最出名單案就係
M$用五萬美金同SCP買86-DOS(即後來既MS-DOS)
但無同人講自己背後係IBM
結果就係畀SCP告勁佢
最後M$賠左成百萬美金
時為一九八一年
咁係咪真係要問米請陳橋上黎作供問下有冇失實陳述?
叫Weldon Kong上庭咪得囉

SCMP 係大公司,一定有法律顧問,而所有野係經正常程序做好晒。而且你覺得一間大公司會唔會不問目的就比人亂印野?

你做過大公司未
9成大公司(包括政府部門)啲嘢係亂到Hi Hi
好多嘢都會skip程序
同埋你估下下有乜都問法律顧問咩
就算有
法律顧問都唔係用嚟你劉細良陳述有冇失實
只會睇過程南早有冇法律責任要揹

你就真係未做過大公司喇,啲程序係唔會skip架,一skip就有好多法律風險,你試吓搵屋宇處同消防署skip下情序睇吓攞唔攞到OP?

IPO唔搵啲金融機構同你上睇下仲有冇人信股票市場?

買樓睇吓有冇寫話唔可以改裝間隔?

你嗰啲係法例規定嘅程序邊有得比
而家講緊日常營運
出OP、投標、會計都可以override系統
何況授權幾張相


《南華早報》內容資源主管 Weldon Kong 告知,2017年2月劉細良以賀陳橋九十歲壽辰、助他出書為名跟報社接觸。負責部門誤以為該書是送給先父的賀壽禮物,且上書房交來的相片(Soft copy),核對和報社藏庫相同,故沒有越洋向先父查證就豁免了版權費用。《南華早報》之所以豁免版權,完全因為先父是報社前輩,希望藉此表達對先父的敬意,並未考慮上書房這次出版是商業操作,更不知道劉細良把先父的權益完全排除在外。
《南華早報》的授權決定,是建基於劉細良提供的誤導資訊
2017年版《鏡頭下的歷史》是商品,先父在該書出版前,從未有人告知發行後售書收益歸屬何方,也不知每冊售價300港元,出版後更沒有收過一毫錢。
失實陳述下簽落既合約上到庭係可以打得甩
若一方作出虛假的事實陳述以誘使(或說服)某人與他訂立合約,他便干犯失實陳述的罪行。失實陳述必須具備下列三項先決條件:(i)某人作出陳述;(ii)他的陳述是錯誤的;(iii)不知情的一方被誘使與他訂立合約。
所謂合約簽左就簽左 就算發現有問題都無符 既情況 只會出現係戲劇
簡單D講啦
唔係有份文件係手就大向左走向右走晒既
要睇下你用咩手法叫人簽文件
斗零都無畀過人仲叫唔叫幫人出書?[sosad]

最出名單案就係
M$用五萬美金同SCP買86-DOS(即後來既MS-DOS)
但無同人講自己背後係IBM
結果就係畀SCP告勁佢
最後M$賠左成百萬美金
時為一九八一年
咁係咪真係要問米請陳橋上黎作供問下有冇失實陳述?
叫Weldon Kong上庭咪得囉

SCMP 係大公司,一定有法律顧問,而所有野係經正常程序做好晒。而且你覺得一間大公司會唔會不問目的就比人亂印野?

你做過大公司未
9成大公司(包括政府部門)啲嘢係亂到Hi Hi
好多嘢都會skip程序
同埋你估下下有乜都問法律顧問咩
就算有
法律顧問都唔係用嚟你劉細良陳述有冇失實
只會睇過程南早有冇法律責任要揹

你就真係未做過大公司喇,啲程序係唔會skip架,一skip就有好多法律風險,你試吓搵屋宇處同消防署skip下情序睇吓攞唔攞到OP?

IPO唔搵啲金融機構同你上睇下仲有冇人信股票市場?

買樓睇吓有冇寫話唔可以改裝間隔?

你嗰啲係法例規定嘅程序邊有得比
而家講緊日常營運
出OP、投標、會計都可以override系統
何況授權幾張相

咁咪即係唔專業囉,求其可以比人攞去印架? 如果係,SPMP Weldon Kong要炒架喎。


《南華早報》內容資源主管 Weldon Kong 告知,2017年2月劉細良以賀陳橋九十歲壽辰、助他出書為名跟報社接觸。負責部門誤以為該書是送給先父的賀壽禮物,且上書房交來的相片(Soft copy),核對和報社藏庫相同,故沒有越洋向先父查證就豁免了版權費用。《南華早報》之所以豁免版權,完全因為先父是報社前輩,希望藉此表達對先父的敬意,並未考慮上書房這次出版是商業操作,更不知道劉細良把先父的權益完全排除在外。
《南華早報》的授權決定,是建基於劉細良提供的誤導資訊
2017年版《鏡頭下的歷史》是商品,先父在該書出版前,從未有人告知發行後售書收益歸屬何方,也不知每冊售價300港元,出版後更沒有收過一毫錢。
失實陳述下簽落既合約上到庭係可以打得甩
若一方作出虛假的事實陳述以誘使(或說服)某人與他訂立合約,他便干犯失實陳述的罪行。失實陳述必須具備下列三項先決條件:(i)某人作出陳述;(ii)他的陳述是錯誤的;(iii)不知情的一方被誘使與他訂立合約。
所謂合約簽左就簽左 就算發現有問題都無符 既情況 只會出現係戲劇
簡單D講啦
唔係有份文件係手就大向左走向右走晒既
要睇下你用咩手法叫人簽文件
斗零都無畀過人仲叫唔叫幫人出書?[sosad]

最出名單案就係
M$用五萬美金同SCP買86-DOS(即後來既MS-DOS)
但無同人講自己背後係IBM
結果就係畀SCP告勁佢
最後M$賠左成百萬美金
時為一九八一年
咁係咪真係要問米請陳橋上黎作供問下有冇失實陳述?
叫Weldon Kong上庭咪得囉

SCMP 係大公司,一定有法律顧問,而所有野係經正常程序做好晒。而且你覺得一間大公司會唔會不問目的就比人亂印野?

你做過大公司未
9成大公司(包括政府部門)啲嘢係亂到Hi Hi
好多嘢都會skip程序
同埋你估下下有乜都問法律顧問咩
就算有
法律顧問都唔係用嚟你劉細良陳述有冇失實
只會睇過程南早有冇法律責任要揹

你就真係未做過大公司喇,啲程序係唔會skip架,一skip就有好多法律風險,你試吓搵屋宇處同消防署skip下情序睇吓攞唔攞到OP?

IPO唔搵啲金融機構同你上睇下仲有冇人信股票市場?

買樓睇吓有冇寫話唔可以改裝間隔?

你嗰啲係法例規定嘅程序邊有得比
而家講緊日常營運
出OP、投標、會計都可以override系統
何況授權幾張相

咁咪即係唔專業囉,求其可以比人攞去印架? 如果係,SPMP Weldon Kong要炒架喎。

咁而家南早有冇法律責任要負?
南早根據劉細良陳述作基礎而批俾佢用,唔係你所講嘅求其
相反如果真係有失實陳述,南早可以話劉細良侵害佢利益告佢添


《南華早報》內容資源主管 Weldon Kong 告知,2017年2月劉細良以賀陳橋九十歲壽辰、助他出書為名跟報社接觸。負責部門誤以為該書是送給先父的賀壽禮物,且上書房交來的相片(Soft copy),核對和報社藏庫相同,故沒有越洋向先父查證就豁免了版權費用。《南華早報》之所以豁免版權,完全因為先父是報社前輩,希望藉此表達對先父的敬意,並未考慮上書房這次出版是商業操作,更不知道劉細良把先父的權益完全排除在外。
《南華早報》的授權決定,是建基於劉細良提供的誤導資訊
2017年版《鏡頭下的歷史》是商品,先父在該書出版前,從未有人告知發行後售書收益歸屬何方,也不知每冊售價300港元,出版後更沒有收過一毫錢。
失實陳述下簽落既合約上到庭係可以打得甩
若一方作出虛假的事實陳述以誘使(或說服)某人與他訂立合約,他便干犯失實陳述的罪行。失實陳述必須具備下列三項先決條件:(i)某人作出陳述;(ii)他的陳述是錯誤的;(iii)不知情的一方被誘使與他訂立合約。
所謂合約簽左就簽左 就算發現有問題都無符 既情況 只會出現係戲劇
簡單D講啦
唔係有份文件係手就大向左走向右走晒既
要睇下你用咩手法叫人簽文件
斗零都無畀過人仲叫唔叫幫人出書?[sosad]

最出名單案就係
M$用五萬美金同SCP買86-DOS(即後來既MS-DOS)
但無同人講自己背後係IBM
結果就係畀SCP告勁佢
最後M$賠左成百萬美金
時為一九八一年
咁係咪真係要問米請陳橋上黎作供問下有冇失實陳述?
叫Weldon Kong上庭咪得囉

SCMP 係大公司,一定有法律顧問,而所有野係經正常程序做好晒。而且你覺得一間大公司會唔會不問目的就比人亂印野?

你做過大公司未
9成大公司(包括政府部門)啲嘢係亂到Hi Hi
好多嘢都會skip程序
同埋你估下下有乜都問法律顧問咩
就算有
法律顧問都唔係用嚟你劉細良陳述有冇失實
只會睇過程南早有冇法律責任要揹

你就真係未做過大公司喇,啲程序係唔會skip架,一skip就有好多法律風險,你試吓搵屋宇處同消防署skip下情序睇吓攞唔攞到OP?

IPO唔搵啲金融機構同你上睇下仲有冇人信股票市場?

買樓睇吓有冇寫話唔可以改裝間隔?

你嗰啲係法例規定嘅程序邊有得比
而家講緊日常營運
出OP、投標、會計都可以override系統
何況授權幾張相

咁咪即係唔專業囉,求其可以比人攞去印架? 如果係,SPMP Weldon Kong要炒架喎。

咁而家南早有冇法律責任要負?
南早根據劉細良陳述作基礎而批俾佢用,唔係你所講嘅求其
相反如果真係有失實陳述,南早可以話劉細良侵害佢利益告佢添

咁件事由2017年至今7年,SCMP有冇出過律師信告劉細良失實陳述呀?


《南華早報》內容資源主管 Weldon Kong 告知,2017年2月劉細良以賀陳橋九十歲壽辰、助他出書為名跟報社接觸。負責部門誤以為該書是送給先父的賀壽禮物,且上書房交來的相片(Soft copy),核對和報社藏庫相同,故沒有越洋向先父查證就豁免了版權費用。《南華早報》之所以豁免版權,完全因為先父是報社前輩,希望藉此表達對先父的敬意,並未考慮上書房這次出版是商業操作,更不知道劉細良把先父的權益完全排除在外。
《南華早報》的授權決定,是建基於劉細良提供的誤導資訊
2017年版《鏡頭下的歷史》是商品,先父在該書出版前,從未有人告知發行後售書收益歸屬何方,也不知每冊售價300港元,出版後更沒有收過一毫錢。
失實陳述下簽落既合約上到庭係可以打得甩
若一方作出虛假的事實陳述以誘使(或說服)某人與他訂立合約,他便干犯失實陳述的罪行。失實陳述必須具備下列三項先決條件:(i)某人作出陳述;(ii)他的陳述是錯誤的;(iii)不知情的一方被誘使與他訂立合約。
所謂合約簽左就簽左 就算發現有問題都無符 既情況 只會出現係戲劇
簡單D講啦
唔係有份文件係手就大向左走向右走晒既
要睇下你用咩手法叫人簽文件
斗零都無畀過人仲叫唔叫幫人出書?[sosad]

最出名單案就係
M$用五萬美金同SCP買86-DOS(即後來既MS-DOS)
但無同人講自己背後係IBM
結果就係畀SCP告勁佢
最後M$賠左成百萬美金
時為一九八一年
咁係咪真係要問米請陳橋上黎作供問下有冇失實陳述?
叫Weldon Kong上庭咪得囉

SCMP 係大公司,一定有法律顧問,而所有野係經正常程序做好晒。而且你覺得一間大公司會唔會不問目的就比人亂印野?

你做過大公司未
9成大公司(包括政府部門)啲嘢係亂到Hi Hi
好多嘢都會skip程序
同埋你估下下有乜都問法律顧問咩
就算有
法律顧問都唔係用嚟你劉細良陳述有冇失實
只會睇過程南早有冇法律責任要揹

你就真係未做過大公司喇,啲程序係唔會skip架,一skip就有好多法律風險,你試吓搵屋宇處同消防署skip下情序睇吓攞唔攞到OP?

IPO唔搵啲金融機構同你上睇下仲有冇人信股票市場?

買樓睇吓有冇寫話唔可以改裝間隔?

你嗰啲係法例規定嘅程序邊有得比
而家講緊日常營運
出OP、投標、會計都可以override系統
何況授權幾張相

咁咪即係唔專業囉,求其可以比人攞去印架? 如果係,SPMP Weldon Kong要炒架喎。

咁而家南早有冇法律責任要負?
南早根據劉細良陳述作基礎而批俾佢用,唔係你所講嘅求其
相反如果真係有失實陳述,南早可以話劉細良侵害佢利益告佢添

咁件事由2017年至今7年,SCMP有冇出過律師信告劉細良失實陳述呀?

你假設佢一定知?


《南華早報》內容資源主管 Weldon Kong 告知,2017年2月劉細良以賀陳橋九十歲壽辰、助他出書為名跟報社接觸。負責部門誤以為該書是送給先父的賀壽禮物,且上書房交來的相片(Soft copy),核對和報社藏庫相同,故沒有越洋向先父查證就豁免了版權費用。《南華早報》之所以豁免版權,完全因為先父是報社前輩,希望藉此表達對先父的敬意,並未考慮上書房這次出版是商業操作,更不知道劉細良把先父的權益完全排除在外。
《南華早報》的授權決定,是建基於劉細良提供的誤導資訊
2017年版《鏡頭下的歷史》是商品,先父在該書出版前,從未有人告知發行後售書收益歸屬何方,也不知每冊售價300港元,出版後更沒有收過一毫錢。
失實陳述下簽落既合約上到庭係可以打得甩
若一方作出虛假的事實陳述以誘使(或說服)某人與他訂立合約,他便干犯失實陳述的罪行。失實陳述必須具備下列三項先決條件:(i)某人作出陳述;(ii)他的陳述是錯誤的;(iii)不知情的一方被誘使與他訂立合約。
所謂合約簽左就簽左 就算發現有問題都無符 既情況 只會出現係戲劇
簡單D講啦
唔係有份文件係手就大向左走向右走晒既
要睇下你用咩手法叫人簽文件
斗零都無畀過人仲叫唔叫幫人出書?[sosad]

最出名單案就係
M$用五萬美金同SCP買86-DOS(即後來既MS-DOS)
但無同人講自己背後係IBM
結果就係畀SCP告勁佢
最後M$賠左成百萬美金
時為一九八一年
咁係咪真係要問米請陳橋上黎作供問下有冇失實陳述?
叫Weldon Kong上庭咪得囉

SCMP 係大公司,一定有法律顧問,而所有野係經正常程序做好晒。而且你覺得一間大公司會唔會不問目的就比人亂印野?

你做過大公司未
9成大公司(包括政府部門)啲嘢係亂到Hi Hi
好多嘢都會skip程序
同埋你估下下有乜都問法律顧問咩
就算有
法律顧問都唔係用嚟你劉細良陳述有冇失實
只會睇過程南早有冇法律責任要揹

你就真係未做過大公司喇,啲程序係唔會skip架,一skip就有好多法律風險,你試吓搵屋宇處同消防署skip下情序睇吓攞唔攞到OP?

IPO唔搵啲金融機構同你上睇下仲有冇人信股票市場?

買樓睇吓有冇寫話唔可以改裝間隔?

你嗰啲係法例規定嘅程序邊有得比
而家講緊日常營運
出OP、投標、會計都可以override系統
何況授權幾張相

咁咪即係唔專業囉,求其可以比人攞去印架? 如果係,SPMP Weldon Kong要炒架喎。

咁而家南早有冇法律責任要負?
南早根據劉細良陳述作基礎而批俾佢用,唔係你所講嘅求其
相反如果真係有失實陳述,南早可以話劉細良侵害佢利益告佢添

咁件事由2017年至今7年,SCMP有冇出過律師信告劉細良失實陳述呀?

你假設佢一定知?

冇告就冇架啦,乜嘢假設?!亂咁假設就係誹謗。


失實陳述下簽落既合約上到庭係可以打得甩
若一方作出虛假的事實陳述以誘使(或說服)某人與他訂立合約,他便干犯失實陳述的罪行。失實陳述必須具備下列三項先決條件:(i)某人作出陳述;(ii)他的陳述是錯誤的;(iii)不知情的一方被誘使與他訂立合約。
所謂合約簽左就簽左 就算發現有問題都無符 既情況 只會出現係戲劇
簡單D講啦
唔係有份文件係手就大向左走向右走晒既
要睇下你用咩手法叫人簽文件
斗零都無畀過人仲叫唔叫幫人出書?[sosad]

最出名單案就係
M$用五萬美金同SCP買86-DOS(即後來既MS-DOS)
但無同人講自己背後係IBM
結果就係畀SCP告勁佢
最後M$賠左成百萬美金
時為一九八一年
咁係咪真係要問米請陳橋上黎作供問下有冇失實陳述?
叫Weldon Kong上庭咪得囉

SCMP 係大公司,一定有法律顧問,而所有野係經正常程序做好晒。而且你覺得一間大公司會唔會不問目的就比人亂印野?

你做過大公司未
9成大公司(包括政府部門)啲嘢係亂到Hi Hi
好多嘢都會skip程序
同埋你估下下有乜都問法律顧問咩
就算有
法律顧問都唔係用嚟你劉細良陳述有冇失實
只會睇過程南早有冇法律責任要揹

你就真係未做過大公司喇,啲程序係唔會skip架,一skip就有好多法律風險,你試吓搵屋宇處同消防署skip下情序睇吓攞唔攞到OP?

IPO唔搵啲金融機構同你上睇下仲有冇人信股票市場?

買樓睇吓有冇寫話唔可以改裝間隔?

你嗰啲係法例規定嘅程序邊有得比
而家講緊日常營運
出OP、投標、會計都可以override系統
何況授權幾張相

咁咪即係唔專業囉,求其可以比人攞去印架? 如果係,SPMP Weldon Kong要炒架喎。

咁而家南早有冇法律責任要負?
南早根據劉細良陳述作基礎而批俾佢用,唔係你所講嘅求其
相反如果真係有失實陳述,南早可以話劉細良侵害佢利益告佢添

咁件事由2017年至今7年,SCMP有冇出過律師信告劉細良失實陳述呀?

你假設佢一定知?

冇告就冇架啦,乜嘢假設?!亂咁假設就係誹謗。

SCMP可以係唔知件事後續
或劉細良冇失實陳述
都可以引致SCMP冇告劉細良呢個結果
點解你假設現實係後者而去指控Weldon Kong失職?


失實陳述下簽落既合約上到庭係可以打得甩
若一方作出虛假的事實陳述以誘使(或說服)某人與他訂立合約,他便干犯失實陳述的罪行。失實陳述必須具備下列三項先決條件:(i)某人作出陳述;(ii)他的陳述是錯誤的;(iii)不知情的一方被誘使與他訂立合約。
所謂合約簽左就簽左 就算發現有問題都無符 既情況 只會出現係戲劇
簡單D講啦
唔係有份文件係手就大向左走向右走晒既
要睇下你用咩手法叫人簽文件
斗零都無畀過人仲叫唔叫幫人出書?[sosad]

最出名單案就係
M$用五萬美金同SCP買86-DOS(即後來既MS-DOS)
但無同人講自己背後係IBM
結果就係畀SCP告勁佢
最後M$賠左成百萬美金
時為一九八一年
咁係咪真係要問米請陳橋上黎作供問下有冇失實陳述?
叫Weldon Kong上庭咪得囉

SCMP 係大公司,一定有法律顧問,而所有野係經正常程序做好晒。而且你覺得一間大公司會唔會不問目的就比人亂印野?

你做過大公司未
9成大公司(包括政府部門)啲嘢係亂到Hi Hi
好多嘢都會skip程序
同埋你估下下有乜都問法律顧問咩
就算有
法律顧問都唔係用嚟你劉細良陳述有冇失實
只會睇過程南早有冇法律責任要揹

你就真係未做過大公司喇,啲程序係唔會skip架,一skip就有好多法律風險,你試吓搵屋宇處同消防署skip下情序睇吓攞唔攞到OP?

IPO唔搵啲金融機構同你上睇下仲有冇人信股票市場?

買樓睇吓有冇寫話唔可以改裝間隔?

你嗰啲係法例規定嘅程序邊有得比
而家講緊日常營運
出OP、投標、會計都可以override系統
何況授權幾張相

咁咪即係唔專業囉,求其可以比人攞去印架? 如果係,SPMP Weldon Kong要炒架喎。

咁而家南早有冇法律責任要負?
南早根據劉細良陳述作基礎而批俾佢用,唔係你所講嘅求其
相反如果真係有失實陳述,南早可以話劉細良侵害佢利益告佢添

咁件事由2017年至今7年,SCMP有冇出過律師信告劉細良失實陳述呀?

你假設佢一定知?

冇告就冇架啦,乜嘢假設?!亂咁假設就係誹謗。

SCMP可以係唔知件事後續
或劉細良冇失實陳述
都可以引致SCMP冇告劉細良呢個結果
點解你假設現實係後者而去指控Weldon Kong失職?

你有證有據就告劉細良,唔好假設呢樣嗰樣。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15/7/2024 9:56
今天貼文總數: 368 | 累積文章數目: 7,277,461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24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