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時事台內。

與時並進 重新出發

接手高登CEO至今已經有八年,一開始知道要代表高登出席唔同場合,都擔心會俾人起底,但最後決定豁出去以真面目示人。記得上任唔夠一年,就遇到高登歷年o黎最嚴重o既事件 — — 被告誹謗。最初我以為對方只係「嚇o下大家」,殊不知官司一打就打o左五年,最後打到上終審法院至告一段落。當時所受o既壓力大到難以形容,幸好得到好多會員o既支持,甚至有會員自發希望o係財政上給予支持,至今我仍然非常感激。不過,就呢單訴訟我o地花費o左超過7位數字o既律師費同賠償,換o黎法律上清晰釐定討論區要為會員發言負上o既責任。

除o左經常要處理關於誹謗問題o既律師信,高登最常要面對o既就係網絡攻擊問題。其實我o地一直有為伺服器作軟硬件上o既更新,奈何網絡攻擊o既「攻勢」日益增強同頻密,唔少時候大家鬧緊我o地Server超慢,背後其實都係因為伺服器受緊唔同程度o既攻擊,唔單只程式員要用大部分時間o黎處理相關問題,我自己有時都要半夜起身,甚至身處外地時都要處理。面對呢o的攻擊,我覺得冇可能每次都同大家講,否則有o的敏感時間每日要出十次八次公告,大家可能睇到麻木。 ......
精選文章
DeerGamer
New App Android IOS
跳至第

發起人
周庭9月離港赴加拿大讀書 決定棄保不會回港就國安案報到
2 個回應
陳探

前香港眾志副秘書長周庭今晚(3日)在其Instagram宣布,9月已經離港赴加拿大讀書,原定本月要就國安案件向警方報到,她稱經過深思熟慮,考慮到香港的形勢、自身安全、生理和心理健康,「決定不回去報到了,也大概一輩子不會回去了」。

周庭首度透露,在向警方國安處申請前住加拿大讀書時,對方反提出如果她想取回護照出境,要先與國安處人員回深圳參觀一天,她只好答允,並於8月某一天成行,參觀改革開放展覽,了解內地及共產黨發展,亦到騰訊總部了解科技發展。到9月中她離港前一日,終獲發還護照。

出獄後需守國安法案件擔保條件 每3個月到國安處報到

周庭2020年8月被警方國安處拘捕,涉嫌與另外兩名男子運作一個組織,要求外國制裁香港,涉嫌違反國安法勾結境外勢力。她在帖文稱,2020年11月23日因警察總部案開始還押,隨後被判入獄10個月,2021年6月離開監獄,但仍需遵守國安法的擔保條件,需要定期報到,護照亦一直被沒收,不能出境,每三個月到國安處簽署一份「扣留旅遊證件通知書」。

周庭表示,今年作出一個重要決定,就是報讀碩士課程,得到加拿大一所大學取錄,於是向國安處提交申請出境。她引述國安處表示,當局要求她寫下「悔過書」,指自己對過往的政治參與感到後悔,今後不會再參與,也不會與相關的人士聯絡,她當時只希望可以安全離港升學。

稱8月獲警方國安處安排到深圳參觀改革開放展覽

周庭稱今年7月初警方國安處告知,如果想取回護照到加拿大升學,要先與國安處回深圳一天,並會安排申請回鄉證,完成行程後便會歸還護照,只需在大學假期時回港報到。在8月某一天,她跟五名國安處人員北上,行程期間除了吃喝玩樂,亦被安排參觀改革開放展覽,了解內地及共產黨發展,亦到騰訊總部了解科技發展,回港後被要求寫下感謝警方安排令她能了解祖國偉大發展的信件。

周庭在9月中獲發還護照,離開香港到加拿大多倫多讀書。

已買回港機票 否認處心積慮欺騙國安處

她稱原定本月底要回香港就國安法向警方報到,但最後決定不再回港,「經過深思熟慮,包括考慮到香港的形勢、自身安全、我的生理和心理健康,我決定,不回去報到了,也大概一輩子不會回去了」。她解釋主因是憂慮如果回到香港,需要滿足一些條件才能返加拿大或被禁止出境。她說原本買了12月回港的機票,否認是處心積慮欺騙國安處,「那絕對是錯誤的陳述。」

長期憂慮致情緒崩潰 患上抑鬱症

周庭在帖文提到,出獄後長期擔心會隨時再被拘捕,被國安處人員上間帶走,以致會大哭、崩潰、顫抖,症狀愈來愈多及嚴重,醫生診斷患有焦慮症、驚恐症、創傷後壓力症、抑鬱症,「我的心理狀況每況愈下,2023年,是我的情緒、身體最差的一年。」她說過去因情緒病和種種壓力放下了一些興趣,會在加拿大重拾和建立自己的節奏。


#good2#68    #bad#5  
標籤:
當局要求她寫下「悔過書」,指自己對過往的政治參與感到後悔,今後不會再參與

被安排參觀改革開放展覽,了解內地及共產黨發展,亦到騰訊總部了解科技發展,回港後被要求寫下感謝警方安排令她能了解祖國偉大發展的信件

新疆咁款 xx(


已經坐完監,點解仲要寫悔過書、扣證件?_?


在8月某一天,她跟五名國安處人員北上,行程期間除了吃喝玩樂
包唔包夾腸[???]


她稱雖然沒有安排面見任何官員黨員,也沒有接受公安部盤問,但感覺自己全程一直被監視,包括被要求和展覽的燈箱/logo打卡合照、被隨行的深圳人司機不斷拍下照片:「若我一直保持沉默,那些照片或許會有天成為我『愛國』的證據——那種恐懼就是如此有形的。不少香港人會北上娛樂消費,而我卻是被迫到中國大陸以換取出境讀書的機會,只讓我感到非常諷刺。」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21/4/2024 22:40
今天貼文總數: 516 | 累積文章數目: 7,250,606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24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