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關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時事台內。

有關整合forum 1~15事宜

高登討論區定於下星期三(14/6)將forum1~15整合為http://forum.hkgolden.com,屆時有部分未獲授權的第三方app與瀏覽器plugin或會受到影響。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精選文章
DeerGamer
New App Android IOS
跳至第

發起人
蔡子強:年輕人錯估形勢愈走愈激 令民主運動一夕之間輸掉所有
8 個回應
新注冊用戶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表示,由於政治環境令人意興闌珊,將於今年退休,並淡出時事評論。在上篇,他寄語年輕人熟讀歷史,對前景不要輕言悲觀或樂觀。然而在訪問過程中,他亦不免提出「不中聽的意見」,勸諫年輕人在民主運動的挫折中,吸收失敗經驗。
蔡子強說,過去十多年香港政治生態由激進力量主導,未學懂「進退有道」,甚至錯誤地指控「民主運動三十年一事無成」,結果愈走愈激,導致今日公民社會面臨全面肅清,一夕之間輸掉所有。他強調,無意責怪任何人,但希望大家冷靜下來後,可以給予老一輩民主派公道的評價,反思過去十多年來民主派走過的路。

背景:民主派2010政改一役後「裂變」

要準確解讀民主運動的演變,須先了解一些基本背景:香港民主派政治光譜的「裂變」,始於2010年五區總辭及政改爭議。當時民主黨不參與「變相公投」、破天荒進入中聯辦談判並支持政改,被視為踏出與中央良性互動的重要一步,但同時受到以黃毓民為首的激進派狙擊。隨後2012反國教事件、2014年雨傘運動及後續的「退聯」和旺角騷亂等事件,激進力量全面抬頭。

至2019年修例風波,激進力量已全面主導整個民主陣營,民主派政黨在群情洶湧下,在議會內外都與政府全面對抗,並與激進派出現一定程度的「合流」現象。

自中央直接出手訂立《國安法》及修改香港選舉制度,伴隨一系列的執法行動,香港自八、九十年代以來一直由民主派主導的公民社會、社會輿論環境全面瓦解:民陣、支聯會、教協、職工盟相繼走入歷史,數個具代表性的民主派媒體亦悉數停運。以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的說法,香港正處於「肅清」時期,這是中央意識到過往對反對派的一套行不通,下定決心採取霹靂手段的結果。

反思民主發展的「關鍵兩年」:良性溝通為何沒有後續?

蔡子強並未正面回應以上背景,但認為民主運動走向激進化,是眾多不幸交集而成,不能全怪泛民「被騎劫」,也不能全怪年輕人,其中一點北京亦需要反思。他憶述,2010年政改方案通過後,民主派和北京的良性互動沒有後續,當時他曾向中央派來徵詢意見的人反映,需要有一些恆常的民主改革溝通管道,包括成立一個包括民主派的政制發展討論平台、設立民間多方政制溝通平台,結果兩件事都沒有做。


#good2#10    #bad#78  
標籤:
正因為政改一役後,特區和中央政府好像「拎到票通過就完」,沒有後續,結果民主黨於2011年區議會選舉、2012年立法會選舉失利。時值兩地矛盾升溫,由民生層面擴及到政治意識形態,進一步激化民主運動。隨後再發生一系列事件,包括戴耀廷提出「佔領中環」;北京於2014年發表首份一國兩制白皮書,首次表示對港擁有「全面管治權」,同年人大常委會頒下「8.31決定」,再爆發佔領事件,北京與民主派的政改談判已全然決裂。

「你要說服外界溝通和讓步有用,就要展示出一些實際成果,否則根本反駁無力,整個板塊被『夾』過去激進派那一方。這一點我有少許同情泛民,他們的處境確實有很大困難。當舊有的路線被攻擊得體無完膚,大家自然就會試另外一個派別的方法,結果就是今日這種景象。」

為老泛民平反:30年民主運動贏了很多

蔡子強亦提出一個重要看法:一些年輕人以往動輒指控老一輩民主派「30年民主運動一事無成」,這觀點絕對是錯誤的,必須平反。

他指,年輕人應該撫心自問,眼見香港過去一年多失去的事物,有沒有感到唏噓。如果答案是「是」的話,還憑什麼去批評老一輩民主派「一事無成」:「公民社會、新聞自由、言論自由、有限度的民主選舉,這些你以往take for granted(視為理所當然)的事物,我們年輕時代是沒有的,30年民主運動其實贏得了很多東西。但短短一年多,我們就輸盡了這30年所得到的東西,而這些事物相當珍貴。」

蔡子強指,基於對過往民主運動成果的錯誤認識,導致一些人「太過心雄」,在爭取民主的過程中不懂得知所進退、因時制宜,將運動推向極端,覆水難收。

民主運動離不開談判 實力有限就不應動輒「曬冷」

其中,蔡子強提到部分年輕人極度抗拒任何形式的談判妥協,要求「一種完全無妥協的角力」、「贏就要贏晒」,事事要和對方「攤牌」、「曬冷」,但現實政治根本不是如此運作,「正如我當日(2010政改爭議)認同泛民和北京溝通,結果都是被人罵。」


同樣的例子見於前年8月,當時民主派由於立法會延任,內部深陷「總辭」爭論。當時蔡子強接受《香港01》訪問時表明反對總辭。當時是《國安法》實施初期、民主派初選過後不久,仍然是「抗爭派」氣勢最盛的時期,蔡子強的評論在政界引起大迴響,尤其受到激進派口誅筆伐。

蔡子強坦言,雖然明知提出這些意見一定被激進派批評,但仍然認為有需要表達,「當你實力有限時,就不要動輒向對方『曬冷』,應該逐點逐點、長期地爭取,哪怕每次爭取到的東西很微小。當然,當時說出來是沒有人會聽的。凡事都想一次定勝負,次次都想反枱,但明明反枱是對你自己不利,因為你底牌什麼都沒有。當對方看清你實力不過如此,唯一的下場就是被清枱。」

曾被學生反問「為何要認識中國」

蔡子強續指:「這是一個全球範圍都適用的反省,一場『無大台』的抗爭運動,最後就會演變成『後衞政治』,一有危機時就集結起來一湧而上反對,像踢球『大腳解圍』,但下一步呢?沒了。沒有人集結這些力量,去換取實質成果。但你要推進實際改革,談判怎可能是『罪大惡極』的事?什麼都要贏盡所有,要對方『一敗塗地』,這樣子對方沒有下台階的,要麼就全勝,要麼就全敗,結果大家都看到了。」

對於以上種種,蔡子強會歸結年輕激進派三個不足:經驗不足、急於求成、對中國政治和歷史欠缺認識,尤其第三點。他憶述,數年前在政政系課堂上教授關於中國政治的內容,反過來被學生質疑為何要認識中國,一直覺得這個邏輯很奇怪:「明明你自己說,民主運動是在和中國交手,那怎麼可能不需要認識中國?香港所有問題都牽涉內地,竟然對內地沒有認識,真的有點天方夜譚。」

今日香港政治環境翻天覆地,長年被視為溫和派的何俊仁、李卓人等前支聯會核心都身陷囹圄,眼見這些當日被同路人批判得最厲害的元老落得如此田地,蔡子強在訪問中,不止一次表達傷感之情。

「那你有什麼想對當日嚴厲批判他們的人說呢?」記者冒眛一問。

蔡子強思索良久,搖頭道:「不想具體點名批評什麼人了,也無謂再說什麼客套話。我相信現在大家都未沉澱完,新的時代會是什麼模樣。」


三十年一事無成?

你賴哂班後生仔?

班年輕人都未夠30碎:o)


無睇內文?

佢就係話你地批評泛民三十年一事無成係錯


為老泛民平反:30年民主運動贏了很多

蔡子強亦提出一個重要看法:一些年輕人以往動輒指控老一輩民主派「30年民主運動一事無成」,這觀點絕對是錯誤的,必須平反。

他指,年輕人應該撫心自問,眼見香港過去一年多失去的事物,有沒有感到唏噓。如果答案是「是」的話,還憑什麼去批評老一輩民主派「一事無成」:「公民社會、新聞自由、言論自由、有限度的民主選舉,這些你以往take for granted(視為理所當然)的事物,我們年輕時代是沒有的,30年民主運動其實贏得了很多東西。但短短一年多,我們就輸盡了這30年所得到的東西,而這些事物相當珍貴。」

蔡子強指,基於對過往民主運動成果的錯誤認識,導致一些人「太過心雄」,在爭取民主的過程中不懂得知所進退、因時制宜,將運動推向極端,覆水難收。



三十年一事無成?

你賴哂班後生仔?

班年輕人都未夠30碎:o)


無睇內文?

佢就係話你地批評泛民三十年一事無成係錯


為老泛民平反:30年民主運動贏了很多

蔡子強亦提出一個重要看法:一些年輕人以往動輒指控老一輩民主派「30年民主運動一事無成」,這觀點絕對是錯誤的,必須平反。

他指,年輕人應該撫心自問,眼見香港過去一年多失去的事物,有沒有感到唏噓。如果答案是「是」的話,還憑什麼去批評老一輩民主派「一事無成」:「公民社會、新聞自由、言論自由、有限度的民主選舉,這些你以往take for granted(視為理所當然)的事物,我們年輕時代是沒有的,30年民主運動其實贏得了很多東西。但短短一年多,我們就輸盡了這30年所得到的東西,而這些事物相當珍貴。」

蔡子強指,基於對過往民主運動成果的錯誤認識,導致一些人「太過心雄」,在爭取民主的過程中不懂得知所進退、因時制宜,將運動推向極端,覆水難收。


呢條垃圾講既野,係完全冇道理
篇野全部都係佢覺得佢覺得佢覺得佢覺得
主觀睇法主觀睇法主觀睇法主觀睇法
連最基本講道理要有既野,佢都冇

舉個例
佢話要幫老泛民平反
平反左D咩
理據呢?
完全無理據既
佢話係就係啊?
佢只係表明左佢既主觀立場
但就完全無論點
更加唔可能有咩論據

公民社會、新聞自由、言論自由、民主選舉
呢D野都唔撚係你地泛民爭取返黎既
全部都係港英時代已經有
點解無端端會變撚左「泛民既功勞」?

sorry語癌。

啲後生仔唔屌柒你班政棍,唔通屌柒自己?
失敗就賴哂班年輕人?
三十年前佢哋未出世。
你班廢人攪啲嘢咁成功,就唔會攪足三十年一事無成。
唔係想講攪咗三十年好成功掛?


睇黎你真係無睇內文[sosad] [sosad]


佢講果D野
其實正正就反映左
點解泛民果一套永遠都係失敗
而佢地又永遠將責任推卸出去

三十年前爭取民主既難度
同今日爭取民主既難度
你覺得係唔係一樣先?
中國共產黨已經唔同左啦

第一樣野
香港最有機會爭取民主既時機
白白比泛民浪費左
以前共產黨窮嘛
中國好大程度要靠香港,去外國借錢融資
中國改革開放初期
國際社會完全唔信佢
香港果陣,仲有談判籌碼

第二樣野
點解依家香港爭取民主會難過以前?
就係因為泛民壯大左共產黨囉
泛民幫中國加入世貿嘛

第三樣野
泛民除左好多次錯判形勢之外
仲出賣左香港好多次
政改果次,行入中聯辦果次呢?
修改議事規則果D野呢?


係咁既前設之下
佢地點樣可以得到佢講既所謂推論呢?



民主運動離不開談判 實力有限就不應動輒「曬冷」

其中,蔡子強提到部分年輕人極度抗拒任何形式的談判妥協,要求「一種完全無妥協的角力」、「贏就要贏晒」,事事要和對方「攤牌」、「曬冷」,但現實政治根本不是如此運作,「正如我當日(2010政改爭議)認同泛民和北京溝通,結果都是被人罵。」

同樣的例子見於前年8月,當時民主派由於立法會延任,內部深陷「總辭」爭論。當時蔡子強接受《香港01》訪問時表明反對總辭。當時是《國安法》實施初期、民主派初選過後不久,仍然是「抗爭派」氣勢最盛的時期,蔡子強的評論在政界引起大迴響,尤其受到激進派口誅筆伐。

蔡子強坦言,雖然明知提出這些意見一定被激進派批評,但仍然認為有需要表達,「當你實力有限時,就不要動輒向對方『曬冷』,應該逐點逐點、長期地爭取,哪怕每次爭取到的東西很微小。當然,當時說出來是沒有人會聽的。凡事都想一次定勝負,次次都想反枱,但明明反枱是對你自己不利,因為你底牌什麼都沒有。當對方看清你實力不過如此,唯一的下場就是被清枱。」


佢講果D野
其實正正就反映左
點解泛民果一套永遠都係失敗
而佢地又永遠將責任推卸出去

三十年前爭取民主既難度
同今日爭取民主既難度
你覺得係唔係一樣先?
中國共產黨已經唔同左啦

第一樣野
香港最有機會爭取民主既時機
白白比泛民浪費左
以前共產黨窮嘛
中國好大程度要靠香港,去外國借錢融資
中國改革開放初期
國際社會完全唔信佢
香港果陣,仲有談判籌碼

第二樣野
點解依家香港爭取民主會難過以前?
就係因為泛民壯大左共產黨囉
泛民幫中國加入世貿嘛

第三樣野
泛民除左好多次錯判形勢之外
仲出賣左香港好多次
政改果次,行入中聯辦果次呢?
修改議事規則果D野呢?


係咁既前設之下
佢地點樣可以得到佢講既所謂推論呢?



民主運動離不開談判 實力有限就不應動輒「曬冷」

其中,蔡子強提到部分年輕人極度抗拒任何形式的談判妥協,要求「一種完全無妥協的角力」、「贏就要贏晒」,事事要和對方「攤牌」、「曬冷」,但現實政治根本不是如此運作,「正如我當日(2010政改爭議)認同泛民和北京溝通,結果都是被人罵。」

同樣的例子見於前年8月,當時民主派由於立法會延任,內部深陷「總辭」爭論。當時蔡子強接受《香港01》訪問時表明反對總辭。當時是《國安法》實施初期、民主派初選過後不久,仍然是「抗爭派」氣勢最盛的時期,蔡子強的評論在政界引起大迴響,尤其受到激進派口誅筆伐。

蔡子強坦言,雖然明知提出這些意見一定被激進派批評,但仍然認為有需要表達,「當你實力有限時,就不要動輒向對方『曬冷』,應該逐點逐點、長期地爭取,哪怕每次爭取到的東西很微小。當然,當時說出來是沒有人會聽的。凡事都想一次定勝負,次次都想反枱,但明明反枱是對你自己不利,因為你底牌什麼都沒有。當對方看清你實力不過如此,唯一的下場就是被清枱。」

我依家就係話比你聽
你POST出黎果堆野
完全係垃圾
屌你老母
你又COPY一次貼一次
你貼黎把撚啊

依家就係問你啊
你有咩撚野論點啊?

你主觀地認為
香港人唔應該「曬冷」
你既論點係咩?
呢個只係你既立場
呢個只係你既觀點
但你既論點呢?


呢個咪論點囉,你咁多話論據不足,點會無論點

「當你實力有限時,就不要動輒向對方『曬冷』,應該逐點逐點、長期地爭取,哪怕每次爭取到的東西很微小。當然,當時說出來是沒有人會聽的。凡事都想一次定勝負,次次都想反枱,但明明反枱是對你自己不利,因為你底牌什麼都沒有。當對方看清你實力不過如此,唯一的下場就是被清枱。」



泛民呢D垃圾言論
單係我本人
都已經反駁過千次啦
屌你老母
佢仲好意思,提2010年

你行入中聯辦
出賣左香港人
我地梗係屌你啦
呢樣野係大是大非
你做既野,違反左政治原則嘛

但係啊
係2010年到2014年
泛民仲係主導緊民主派整個勢力
咁你要談判
邊個阻止過你
咁個結果,你又傾撚左咩出黎呢?

傾咗:

例如肥仔明賣天貓牛丸,中間超人、鄭家褲追擊民主派、華叔臨陣倒戈,大家發大財嘅方案出嚟囉[369]



篇文咪講左囉:泛民入去傾係岩,錯既係中央,傾完拎完民主黨票就無再同泛民合作,無再同泛民正面協商,害到泛民無渣拿去封住班激進派口,搞到民主黨變左千古罪人


反思民主發展的「關鍵兩年」:良性溝通為何沒有後續?


他憶述,2010年政改方案通過後,民主派和北京的良性互動沒有後續,當時他曾向中央派來徵詢意見的人反映,需要有一些恆常的民主改革溝通管道,包括成立一個包括民主派的政制發展討論平台、設立民間多方政制溝通平台,結果兩件事都沒有做。

正因為政改一役後,特區和中央政府好像「拎到票通過就完」,沒有後續,結果民主黨於2011年區議會選舉、2012年立法會選舉失利。時值兩地矛盾升溫,由民生層面擴及到政治意識形態,進一步激化民主運動。隨後再發生一系列事件,包括戴耀廷提出「佔領中環」;北京於2014年發表首份一國兩制白皮書,首次表示對港擁有「全面管治權」,同年人大常委會頒下「8.31決定」,再爆發佔領事件,北京與民主派的政改談判已全然決裂。

「你要說服外界溝通和讓步有用,就要展示出一些實際成果,否則根本反駁無力,整個板塊被『夾』過去激進派那一方。這一點我有少許同情泛民,他們的處境確實有很大困難。當舊有的路線被攻擊得體無完膚,大家自然就會試另外一個派別的方法,結果就是今日這種景象。」



蔡子強呢d典型港式奴才心態,唔怪得當年做張寶華隻兵,以為同條女保持聯繫就有機,其實只係一廂情願

張寶華仲有好多兵,例如世柒[sosad] [sosad] [sosad]


仲有林祖舜都係當年接受佢訪問之後林祖舜暗戀左佢一排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10/8/2022 19:09
今天貼文總數: 623 | 累積文章數目: 7,037,544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22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