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時事台內。

有關帖文題目顯示香港字問題

一直以來,不少會員反映討論區帖文題目未能正常顯示香港字,由於此項更新牽涉整個系統,故一直未能完善。然而我們明白各會員對此有一定需求,決定於星期三早上7時短暫「熄登」更新系統,解決題目顯示問題,預計需時兩小時。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更新完成後題目將支援香港字、大部分日文及韓文字體,字數限制將由現時25個全形字符增加至30個。與此同時,討論區桌面版將增設M版現有的回帶及追蹤功能,發表頁面的題目輸入位置亦會加入字數提示功能,希望能改善大家的使用體驗。

香港高登討論區管理員團隊
精選文章
DeerGamer
New App Android IOS
跳至第

發起人
【清算黑暴】涉前年二號橋暴動 5名中大生判囚逾4年
73 個回應
:-(lm


暴動及管攻擊性武器罪成的第二被告符凱晴,今早解僱律師,於庭上朗讀出親手撰寫的陳詞。她表明對自己行為並無後悔,亦不會求情,「因為我唔認同法例本身,唔覺得自己有做錯嘅地方,唔認為係合理判決」、「如果法庭認為可以重判形式令本人從而後悔和反省,咁就悉隨尊便」

respect


#adore# #adore# #adore#


得21歲仲要係女仔
無喊苦喊忽扮死狗#adore#


你認為班後生,依鑊受靶坐幾碌
坐完會無事發生,你地太天真啦

佢地除非走人,坐完只要留係香港
都會俾土共上檔案拉清單
隨時再俾土共拉人封艇同控告再受靶
最嚴重係會永不斷尾
好似大陸d維權人士咁款#cn# #cn#

唔係坐完就無事,真係一世架


omg


你認為班後生,依鑊受靶坐幾碌
坐完會無事發生,你地太天真啦

佢地除非走人,坐完只要留係香港
都會俾土共上檔案拉清單
隨時再俾土共拉人封艇同控告再受靶
最嚴重係會永不斷尾
好似大陸d維權人士咁款#cn# #cn#

唔係坐完就無事,真係一世架

已經俾國安mark實哂,坐完如果想離開香港一入機場即刻拉,睇返之前連藏械都關班國安事就知,呢班坐完嘅人就係拎嚟俾班國安做嘢,班示威者遲啲出返嚟分分鐘訓街都犯法


好似唔太重姐..:)2fn


以下是求情信全文:
法官閣下:
首先表明,我無意以這封求情信來博取法官閣下的憐憫。

在還押期間,感化官向我索取背景報告時,我坦言對於自己的行為並無後悔,亦沒有說話要向法官閣下求情,因為我並不認同法例本身,亦不覺得自己有做錯的地方。簡單而言,我不認為這是合理的判決。


在某部分人眼中,示威者「犯法就係犯法,就係要負責」,有些人亦可能認為法庭的裁決證明了示威者的行為是錯誤的,是徒勞無功的。但我認為,權威並不代表正確。

首先,香港現時的法律並非由人民共同認可,社會並沒有空間討論現行法律合理與否。其次,暴動條例的定義本來就模糊不清,以便政權靈活解釋和操控。2019年後暴動案件急升,法庭因時而重新詮譯暴動定義,令更多行為被列為「法律不認可的行為」,從而令更多人入罪,令政權得以打壓異見者。

極權下的法律只是政權用以規範人民行為的不流血暴力手段,而法庭也不是一個彰顯公義的地方。這裏只會流於表面地關注社會秩序,並不會着眼社會撕裂的根本原因。

當政治案件的刑罰日益加重,有些被告會選擇認罪或向法官求情,以減輕刑期,但或許並不代表他們認同現行法律具有道德正當性。法官閣下可能會指出,若不滿閣下裁決,大可以申請上訴。然而,本人已不再相信香港的司法制度,再高級的法庭亦不見得會聆聽異見者的聲音。我只是希望藉此機會表達我的不滿。如果法庭聽畢本人以上的言論,認為可以用重判形式令本人從而後悔及反省,那便悉隨尊便。


五毛狗又黎搶頭住香啦[photo] [photo] [photo]

咁似兒登嘅?!一唔啱聽就五毛?!

你覺得坐5年咁就一世都唔算傻的嗎??

你唔入去試試??


絕對唔可以話班細路蠢向左走向右走

我地後生果時,都有俾人水出去搞野

果時覺得唔出去好似好衰仔


只可以話人生經驗唔夠

體會唔到周圍都係Hi Hi

無真正獨立思考思想

已經先入為主,相信晒其中一面



唔係話你支持黃,藍,紅都係on79

只係做咩野,睇你值唔值得做

你可唔可以負擔其中付出代價同回報


符凱晴則修讀中大護理系,因本案令他難以完成護士實習,故將要失去學位。但符親自求情,坦言自己並不後悔,他批評法庭只是表面關注社會秩序,從不深入社會撕裂的原因,他不滿法官的裁決,亦不再相信香港司法。

你講得啱!係得佢似樣少少,唔係怨天怨地!

真心欣賞佢:-(


暴動及管攻擊性武器罪成的第二被告符凱晴,今早解僱律師,於庭上朗讀出親手撰寫的陳詞。她表明對自己行為並無後悔,亦不會求情,「因為我唔認同法例本身,唔覺得自己有做錯嘅地方,唔認為係合理判決」、「如果法庭認為可以重判形式令本人從而後悔和反省,咁就悉隨尊便」

respect


#adore# #adore# #adore#


得21歲仲要係女仔
無喊苦喊忽扮死狗#adore#

#adore# #adore#


符同學 香港人的英雄

你求情, 根本無用, 法庭不會信

就此 這個機會寫下歷史

捐錢俾符同學父母 , 總之捐比 黃世澤, 劉細娘好


黃屍又害死咗5個大好青年[sosad] [sosad]


條女仲判得多過啲仔 咩料[sosad]

內文有寫

符因在另一宗非法集結案件獲保釋期間再干犯本案,故加重刑罰至4年11個月。


班學生就坐5 年, bno冷氣軍師就去英國5 年拎BC

世界就係咁殘酷,惟有感恩有佢地既犧牲
本僧打算過多排都移民,順道去海外弘法


以下是求情信全文:
法官閣下:
首先表明,我無意以這封求情信來博取法官閣下的憐憫。

在還押期間,感化官向我索取背景報告時,我坦言對於自己的行為並無後悔,亦沒有說話要向法官閣下求情,因為我並不認同法例本身,亦不覺得自己有做錯的地方。簡單而言,我不認為這是合理的判決。


在某部分人眼中,示威者「犯法就係犯法,就係要負責」,有些人亦可能認為法庭的裁決證明了示威者的行為是錯誤的,是徒勞無功的。但我認為,權威並不代表正確。

首先,香港現時的法律並非由人民共同認可,社會並沒有空間討論現行法律合理與否。其次,暴動條例的定義本來就模糊不清,以便政權靈活解釋和操控。2019年後暴動案件急升,法庭因時而重新詮譯暴動定義,令更多行為被列為「法律不認可的行為」,從而令更多人入罪,令政權得以打壓異見者。

極權下的法律只是政權用以規範人民行為的不流血暴力手段,而法庭也不是一個彰顯公義的地方。這裏只會流於表面地關注社會秩序,並不會着眼社會撕裂的根本原因。

當政治案件的刑罰日益加重,有些被告會選擇認罪或向法官求情,以減輕刑期,但或許並不代表他們認同現行法律具有道德正當性。法官閣下可能會指出,若不滿閣下裁決,大可以申請上訴。然而,本人已不再相信香港的司法制度,再高級的法庭亦不見得會聆聽異見者的聲音。我只是希望藉此機會表達我的不滿。如果法庭聽畢本人以上的言論,認為可以用重判形式令本人從而後悔及反省,那便悉隨尊便。

呢篇野:-(


以下是求情信全文:
法官閣下:
首先表明,我無意以這封求情信來博取法官閣下的憐憫。

在還押期間,感化官向我索取背景報告時,我坦言對於自己的行為並無後悔,亦沒有說話要向法官閣下求情,因為我並不認同法例本身,亦不覺得自己有做錯的地方。簡單而言,我不認為這是合理的判決。


在某部分人眼中,示威者「犯法就係犯法,就係要負責」,有些人亦可能認為法庭的裁決證明了示威者的行為是錯誤的,是徒勞無功的。但我認為,權威並不代表正確。

首先,香港現時的法律並非由人民共同認可,社會並沒有空間討論現行法律合理與否。其次,暴動條例的定義本來就模糊不清,以便政權靈活解釋和操控。2019年後暴動案件急升,法庭因時而重新詮譯暴動定義,令更多行為被列為「法律不認可的行為」,從而令更多人入罪,令政權得以打壓異見者。

極權下的法律只是政權用以規範人民行為的不流血暴力手段,而法庭也不是一個彰顯公義的地方。這裏只會流於表面地關注社會秩序,並不會着眼社會撕裂的根本原因。

當政治案件的刑罰日益加重,有些被告會選擇認罪或向法官求情,以減輕刑期,但或許並不代表他們認同現行法律具有道德正當性。法官閣下可能會指出,若不滿閣下裁決,大可以申請上訴。然而,本人已不再相信香港的司法制度,再高級的法庭亦不見得會聆聽異見者的聲音。我只是希望藉此機會表達我的不滿。如果法庭聽畢本人以上的言論,認為可以用重判形式令本人從而後悔及反省,那便悉隨尊便。

呢篇野:-(

#adore#


以下是求情信全文:
法官閣下:
首先表明,我無意以這封求情信來博取法官閣下的憐憫。

在還押期間,感化官向我索取背景報告時,我坦言對於自己的行為並無後悔,亦沒有說話要向法官閣下求情,因為我並不認同法例本身,亦不覺得自己有做錯的地方。簡單而言,我不認為這是合理的判決。


在某部分人眼中,示威者「犯法就係犯法,就係要負責」,有些人亦可能認為法庭的裁決證明了示威者的行為是錯誤的,是徒勞無功的。但我認為,權威並不代表正確。

首先,香港現時的法律並非由人民共同認可,社會並沒有空間討論現行法律合理與否。其次,暴動條例的定義本來就模糊不清,以便政權靈活解釋和操控。2019年後暴動案件急升,法庭因時而重新詮譯暴動定義,令更多行為被列為「法律不認可的行為」,從而令更多人入罪,令政權得以打壓異見者。

極權下的法律只是政權用以規範人民行為的不流血暴力手段,而法庭也不是一個彰顯公義的地方。這裏只會流於表面地關注社會秩序,並不會着眼社會撕裂的根本原因。

當政治案件的刑罰日益加重,有些被告會選擇認罪或向法官求情,以減輕刑期,但或許並不代表他們認同現行法律具有道德正當性。法官閣下可能會指出,若不滿閣下裁決,大可以申請上訴。然而,本人已不再相信香港的司法制度,再高級的法庭亦不見得會聆聽異見者的聲音。我只是希望藉此機會表達我的不滿。如果法庭聽畢本人以上的言論,認為可以用重判形式令本人從而後悔及反省,那便悉隨尊便。

呢篇野:-(

#adore#

佢以為付出好多?
過多排沒人記得你啦


五毛狗又黎搶頭住香啦[photo] [photo] [photo]

咁似兒登嘅?!一唔啱聽就五毛?!

你覺得坐5年咁就一世都唔算傻的嗎??

你唔入去試試??


絕對唔可以話班細路蠢向左走向右走

我地後生果時,都有俾人水出去搞野

果時覺得唔出去好似好衰仔


只可以話人生經驗唔夠

體會唔到周圍都係Hi Hi

無真正獨立思考思想

已經先入為主,相信晒其中一面



唔係話你支持黃,藍,紅都係on79

只係做咩野,睇你值唔值得做

你可唔可以負擔其中付出代價同回報

巴打講得幾好


[quote][quote][quote]
以下是求情信全文:
法官閣下:
首先表明,我無意以這封求情信來博取法官閣下的憐憫。

在還押期間,感化官向我索取背景報告時,我坦言對於自己的行為並無後悔,亦沒有說話要向法官閣下求情,因為我並不認同法例本身,亦不覺得自己有做錯的地方。簡單而言,我不認為這是合理的判決。


在,令政權得以打壓異見者。

]
佢以為付出好多?
過多排沒人記得你啦


https://upload.hkgolden.media/comment/2necxq2d.4yjlsvvlnj2.zfbwrbqgf0w.5br.png


駛唔駛幫你認向左走向右走住佢個曱甴樣呀[sosad] [sosad]

人哋出嚟個陣記得幫襯下人[sosad]


以下是求情信全文:
法官閣下:
首先表明,我無意以這封求情信來博取法官閣下的憐憫。

在還押期間,感化官向我索取背景報告時,我坦言對於自己的行為並無後悔,亦沒有說話要向法官閣下求情,因為我並不認同法例本身,亦不覺得自己有做錯的地方。簡單而言,我不認為這是合理的判決。


在某部分人眼中,示威者「犯法就係犯法,就係要負責」,有些人亦可能認為法庭的裁決證明了示威者的行為是錯誤的,是徒勞無功的。但我認為,權威並不代表正確。

首先,香港現時的法律並非由人民共同認可,社會並沒有空間討論現行法律合理與否。其次,暴動條例的定義本來就模糊不清,以便政權靈活解釋和操控。2019年後暴動案件急升,法庭因時而重新詮譯暴動定義,令更多行為被列為「法律不認可的行為」,從而令更多人入罪,令政權得以打壓異見者。

極權下的法律只是政權用以規範人民行為的不流血暴力手段,而法庭也不是一個彰顯公義的地方。這裏只會流於表面地關注社會秩序,並不會着眼社會撕裂的根本原因。

當政治案件的刑罰日益加重,有些被告會選擇認罪或向法官求情,以減輕刑期,但或許並不代表他們認同現行法律具有道德正當性。法官閣下可能會指出,若不滿閣下裁決,大可以申請上訴。然而,本人已不再相信香港的司法制度,再高級的法庭亦不見得會聆聽異見者的聲音。我只是希望藉此機會表達我的不滿。如果法庭聽畢本人以上的言論,認為可以用重判形式令本人從而後悔及反省,那便悉隨尊便。

呢篇野:-(

#adore#

佢以為付出好多?
過多排沒人記得你啦

咁佢都冇話要你記住佢
你又唔洗自作多情既


https://cdn.discuss.com.hk/t/17c6ac/f/800x0/https://img.discuss.com.hk/d/attachments/day_211019/20211019_1e8d2556137a9941359btL29tapMYjSL.jpg


以下是求情信全文:
法官閣下:
首先表明,我無意以這封求情信來博取法官閣下的憐憫。

在還押期間,感化官向我索取背景報告時,我坦言對於自己的行為並無後悔,亦沒有說話要向法官閣下求情,因為我並不認同法例本身,亦不覺得自己有做錯的地方。簡單而言,我不認為這是合理的判決。


在某部分人眼中,示威者「犯法就係犯法,就係要負責」,有些人亦可能認為法庭的裁決證明了示威者的行為是錯誤的,是徒勞無功的。但我認為,權威並不代表正確。

首先,香港現時的法律並非由人民共同認可,社會並沒有空間討論現行法律合理與否。其次,暴動條例的定義本來就模糊不清,以便政權靈活解釋和操控。2019年後暴動案件急升,法庭因時而重新詮譯暴動定義,令更多行為被列為「法律不認可的行為」,從而令更多人入罪,令政權得以打壓異見者。

極權下的法律只是政權用以規範人民行為的不流血暴力手段,而法庭也不是一個彰顯公義的地方。這裏只會流於表面地關注社會秩序,並不會着眼社會撕裂的根本原因。

當政治案件的刑罰日益加重,有些被告會選擇認罪或向法官求情,以減輕刑期,但或許並不代表他們認同現行法律具有道德正當性。法官閣下可能會指出,若不滿閣下裁決,大可以申請上訴。然而,本人已不再相信香港的司法制度,再高級的法庭亦不見得會聆聽異見者的聲音。我只是希望藉此機會表達我的不滿。如果法庭聽畢本人以上的言論,認為可以用重判形式令本人從而後悔及反省,那便悉隨尊便。

呢篇野:-(

#adore#

佢以為付出好多?
過多排沒人記得你啦

咁佢都冇話要你記住佢
你又唔洗自作多情既


佢同游惠貞有咩分別先
做人唔好高估自己


以下是求情信全文:
法官閣下:
首先表明,我無意以這封求情信來博取法官閣下的憐憫。

在還押期間,感化官向我索取背景報告時,我坦言對於自己的行為並無後悔,亦沒有說話要向法官閣下求情,因為我並不認同法例本身,亦不覺得自己有做錯的地方。簡單而言,我不認為這是合理的判決。


在某部分人眼中,示威者「犯法就係犯法,就係要負責」,有些人亦可能認為法庭的裁決證明了示威者的行為是錯誤的,是徒勞無功的。但我認為,權威並不代表正確。

首先,香港現時的法律並非由人民共同認可,社會並沒有空間討論現行法律合理與否。其次,暴動條例的定義本來就模糊不清,以便政權靈活解釋和操控。2019年後暴動案件急升,法庭因時而重新詮譯暴動定義,令更多行為被列為「法律不認可的行為」,從而令更多人入罪,令政權得以打壓異見者。

極權下的法律只是政權用以規範人民行為的不流血暴力手段,而法庭也不是一個彰顯公義的地方。這裏只會流於表面地關注社會秩序,並不會着眼社會撕裂的根本原因。

當政治案件的刑罰日益加重,有些被告會選擇認罪或向法官求情,以減輕刑期,但或許並不代表他們認同現行法律具有道德正當性。法官閣下可能會指出,若不滿閣下裁決,大可以申請上訴。然而,本人已不再相信香港的司法制度,再高級的法庭亦不見得會聆聽異見者的聲音。我只是希望藉此機會表達我的不滿。如果法庭聽畢本人以上的言論,認為可以用重判形式令本人從而後悔及反省,那便悉隨尊便。

呢篇野:-(

#adore#

佢以為付出好多?
過多排沒人記得你啦

咁佢都冇話要你記住佢
你又唔洗自作多情既


佢同游惠貞有咩分別先
做人唔好高估自己

而家係你高估自己[sosad]
成日以為人地要你記住佢[sosad]


以下是求情信全文:
法官閣下:
首先表明,我無意以這封求情信來博取法官閣下的憐憫。

在還押期間,感化官向我索取背景報告時,我坦言對於自己的行為並無後悔,亦沒有說話要向法官閣下求情,因為我並不認同法例本身,亦不覺得自己有做錯的地方。簡單而言,我不認為這是合理的判決。


在某部分人眼中,示威者「犯法就係犯法,就係要負責」,有些人亦可能認為法庭的裁決證明了示威者的行為是錯誤的,是徒勞無功的。但我認為,權威並不代表正確。

首先,香港現時的法律並非由人民共同認可,社會並沒有空間討論現行法律合理與否。其次,暴動條例的定義本來就模糊不清,以便政權靈活解釋和操控。2019年後暴動案件急升,法庭因時而重新詮譯暴動定義,令更多行為被列為「法律不認可的行為」,從而令更多人入罪,令政權得以打壓異見者。

極權下的法律只是政權用以規範人民行為的不流血暴力手段,而法庭也不是一個彰顯公義的地方。這裏只會流於表面地關注社會秩序,並不會着眼社會撕裂的根本原因。

當政治案件的刑罰日益加重,有些被告會選擇認罪或向法官求情,以減輕刑期,但或許並不代表他們認同現行法律具有道德正當性。法官閣下可能會指出,若不滿閣下裁決,大可以申請上訴。然而,本人已不再相信香港的司法制度,再高級的法庭亦不見得會聆聽異見者的聲音。我只是希望藉此機會表達我的不滿。如果法庭聽畢本人以上的言論,認為可以用重判形式令本人從而後悔及反省,那便悉隨尊便。

呢篇野:-(

#adore#

佢以為付出好多?
過多排沒人記得你啦

咁佢都冇話要你記住佢
你又唔洗自作多情既


佢同游惠貞有咩分別先
做人唔好高估自己

而家係你高估自己[sosad]
成日以為人地要你記住佢[sosad]

咁你答
佢同游惠貞有咩分別先?


以下是求情信全文:
法官閣下:
首先表明,我無意以這封求情信來博取法官閣下的憐憫。

在還押期間,感化官向我索取背景報告時,我坦言對於自己的行為並無後悔,亦沒有說話要向法官閣下求情,因為我並不認同法例本身,亦不覺得自己有做錯的地方。簡單而言,我不認為這是合理的判決。


在某部分人眼中,示威者「犯法就係犯法,就係要負責」,有些人亦可能認為法庭的裁決證明了示威者的行為是錯誤的,是徒勞無功的。但我認為,權威並不代表正確。

首先,香港現時的法律並非由人民共同認可,社會並沒有空間討論現行法律合理與否。其次,暴動條例的定義本來就模糊不清,以便政權靈活解釋和操控。2019年後暴動案件急升,法庭因時而重新詮譯暴動定義,令更多行為被列為「法律不認可的行為」,從而令更多人入罪,令政權得以打壓異見者。

極權下的法律只是政權用以規範人民行為的不流血暴力手段,而法庭也不是一個彰顯公義的地方。這裏只會流於表面地關注社會秩序,並不會着眼社會撕裂的根本原因。

當政治案件的刑罰日益加重,有些被告會選擇認罪或向法官求情,以減輕刑期,但或許並不代表他們認同現行法律具有道德正當性。法官閣下可能會指出,若不滿閣下裁決,大可以申請上訴。然而,本人已不再相信香港的司法制度,再高級的法庭亦不見得會聆聽異見者的聲音。我只是希望藉此機會表達我的不滿。如果法庭聽畢本人以上的言論,認為可以用重判形式令本人從而後悔及反省,那便悉隨尊便。

同意


黃屍又害死咗5個大好青年[sosad] [sosad]

嚟緊幾年食政府嘢住政府嘢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4/12/2021 10:30
今天貼文總數: 391 | 累積文章數目: 6,936,440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21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