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時事台內。

與時並進 重新出發

接手高登CEO至今已經有八年,一開始知道要代表高登出席唔同場合,都擔心會俾人起底,但最後決定豁出去以真面目示人。記得上任唔夠一年,就遇到高登歷年o黎最嚴重o既事件 — — 被告誹謗。最初我以為對方只係「嚇o下大家」,殊不知官司一打就打o左五年,最後打到上終審法院至告一段落。當時所受o既壓力大到難以形容,幸好得到好多會員o既支持,甚至有會員自發希望o係財政上給予支持,至今我仍然非常感激。不過,就呢單訴訟我o地花費o左超過7位數字o既律師費同賠償,換o黎法律上清晰釐定討論區要為會員發言負上o既責任。

除o左經常要處理關於誹謗問題o既律師信,高登最常要面對o既就係網絡攻擊問題。其實我o地一直有為伺服器作軟硬件上o既更新,奈何網絡攻擊o既「攻勢」日益增強同頻密,唔少時候大家鬧緊我o地Server超慢,背後其實都係因為伺服器受緊唔同程度o既攻擊,唔單只程式員要用大部分時間o黎處理相關問題,我自己有時都要半夜起身,甚至身處外地時都要處理。面對呢o的攻擊,我覺得冇可能每次都同大家講,否則有o的敏感時間每日要出十次八次公告,大家可能睇到麻木。 ......
精選文章
DeerGamer
New App Android IOS
跳至第

發起人
理大勸降 令canteen廚房崩潰 理大廚房佬:叫人自首嗰啲都痴線
146 個回應
POLY班友根本ON向左走向右走9
見向左走向右走到中大守城成功 自己又想威 先守 POLY同中大歷史根本兩樣野
大把人講過中大係差佬玩唔起 歷史文物 太複雜 唔攻入去 半放生 唔係都係死哂
你睇班友係出面狂射催淚彈就知

仲有
POLY點解守 起源係點都無人記得 仲有守黎拓咩 塞完就閃啦
最傻的嗎係好多根本唔係POLY學生 記得有訪問問過有個中學雞比抄登仔水左入去
入完去先知無人 同好多人走左 得佢地守 話比人老點左入去
根本成班就英雄主義
最最最傻的嗎係水一班唔夠 仲要水多班 咩全城救POLY
救? 點救?:o) 行過去係威係勢 一撞正就走 一沖就散 又一堆頭
好似仲整多單人踏人:o)

我想問當初水人班友 而家仲有冇面生存?

我信佢地係正確,但唔係吹人入去係正確
係佢地令到好多人知道件事有幾大鑊係正確.


POLY班友根本ON向左走向右走9
見向左走向右走到中大守城成功 自己又想威 先守 POLY同中大歷史根本兩樣野
大把人講過中大係差佬玩唔起 歷史文物 太複雜 唔攻入去 半放生 唔係都係死哂
你睇班友係出面狂射催淚彈就知

仲有
POLY點解守 起源係點都無人記得 仲有守黎拓咩 塞完就閃啦
最傻的嗎係好多根本唔係POLY學生 記得有訪問問過有個中學雞比抄登仔水左入去
入完去先知無人 同好多人走左 得佢地守 話比人老點左入去
根本成班就英雄主義
最最最傻的嗎係水一班唔夠 仲要水多班 咩全城救POLY
救? 點救?:o) 行過去係威係勢 一撞正就走 一沖就散 又一堆頭
好似仲整多單人踏人:o)

我想問當初水人班友 而家仲有冇面生存?

守大學本身已經係傻的嗎
就算班黑驚入哂去又點? 可以做啲咩


當時其實“守理大”係做乜9?

間書院校長教授係錢穆、唐君毅,就話要守啫

校方已經全部奶共份子啦,有咩好守?


理大一戰絕對係轉捩點
比人睇真原來係小朋友齊打架LEVEL#hoho# #hoho#


都唔係既
取得幾個月以來示威暴動既最大戰績:損毁對方裝甲車一輛#hoho#


守理大絕對係一個錯誤決定,但問題係班學生錯左,係啊係入面等死,咁係咪由得佢死?
包括留守幫手既記者都一樣,你估係全部贊成班學生既決定咩:o)
喪Hi幫手既人做乜:o)


呢條友睇佢講野都知唔正常架啦
https://youtu.be/vTCIfDKTx1M

點樣唔正常法,粗人講野啫


如果細過十六歲就可以自首,後果都無咁重
大過果啲其實係應該拖時間搵路走佬
所謂嘅守其實應該係爭取時間撤退
因為根本無可能打贏[sosad]


POLY班友根本ON向左走向右走9
見向左走向右走到中大守城成功 自己又想威 先守 POLY同中大歷史根本兩樣野
大把人講過中大係差佬玩唔起 歷史文物 太複雜 唔攻入去 半放生 唔係都係死哂
你睇班友係出面狂射催淚彈就知

仲有
POLY點解守 起源係點都無人記得 仲有守黎拓咩 塞完就閃啦
最傻的嗎係好多根本唔係POLY學生 記得有訪問問過有個中學雞比抄登仔水左入去
入完去先知無人 同好多人走左 得佢地守 話比人老點左入去
根本成班就英雄主義
最最最傻的嗎係水一班唔夠 仲要水多班 咩全城救POLY
救? 點救?:o) 行過去係威係勢 一撞正就走 一沖就散 又一堆頭
好似仲整多單人踏人:o)

我想問當初水人班友 而家仲有冇面生存?

我信佢地係正確,但唔係吹人入去係正確
係佢地令到好多人知道件事有幾大鑊係正確.

仲有中大守當初係有原因 就係斷哂新界既出路 個期應該好多黃絲 返放工自己食返哂 塞住左
要入元朗再兜返出去 出到去都收工 大把人被逼係出面過夜

Hi 你POLY.... 真係傻的嗎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
抄人想留守 斷路
信念正確又點 都要面對現實 唔行紅隧咪行西隧:o) :o)

仲有中大班友邊玩得起 加埋有後路 大把人送到野上去
POLY成班奶共既 又無後路:o)
真心想知當初水人班連登仔同黃絲 而家係咪飲飲食食緊 :o)


當時最缺雪糕、汽水、煙。

原來弱智既[sosad]

依個真係唔好講出來嘛, 立刻搞到小學雞曬
缺汽水雪糕, OK都算正常需求, 尚算係能量補充品
缺煙? 成班都係學生, 要煙用來托?

睇理大學生會篇訪問,入面圍城時,吸煙係一包一包咁吸,一次點五六支

[yipes]
食煙量竟然勁過地盤佬?
其實當時入面果批仲係咪理大學生來?
聽你咁描述,懷疑留守者似係band 5中學生為主

唔好傻啦,焦慮情緒食煙好正常,我唔食煙都知道


當自己係軍佬打仗要扯煙好正常,只係搭配另外兩樣即刻膠左:o)
換做酒同藥物就差唔多
打仗要飲烈酒壯膽,啪興奮劑保持清醒


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E7%90%86%E5%A4%A7%E4%B9%8B%E5%BE%8C-2-%E5%B9%BE%E8%BF%91%E5%85%A8%E6%B0%91%E5%8B%87%E6%AD%A6%E4%B8%80%E5%BD%B9-%E5%85%AD%E5%80%8B%E5%B9%B3%E6%B0%91%E4%B8%8D%E5%90%8C%E5%B4%97%E4%BD%8D%E7%9A%84%E6%88%B0%E9%AC%A5%E8%88%87%E5%BE%8C%E9%81%BA/

2019 年 11 月 23 日 · 餘震

留守八天後,廚房佬離開了理大。

16 日進入校園,一直留在飯堂替抗爭者煮飯,到 23 日因情緒不穩送院,驗血發現肌酸激酶指數嚴重超標。八天內,廚房佬只吃了四塊餅、兩隻雞翼、一隻雞蛋。一共睡了兩次,每次四個半小時,都是在飯堂派餐位置的椅子。

他說,一吃飯、人就放鬆。做慣廚房就係咁,像每年聖誕節「到會」訂單爆滿,一樣做到唔使食、唔使瞓。

頭兩天的飯堂,超過 50 人在工作,有人洗切、有人煮飯、有人分餸。輪不到廚房佬埋爐,他大部分時間都在執垃圾。看著廚房絡繹不絕,廚房佬想起以前成班兄弟打拼,忍不住流淚。

當時士氣高昂,曾有一刻,廚房佬以為會

https://interactive.thestandnews.com/2020/11/polyu-team-2/17.jpg
2019 年 11 月,理大廚房。

但圍封校園後,廚房人手開始少,連同他在內只剩下五個人,包括一直默默洗碗的袁師母陳錦美,還有同為留守者、二十多歲的「水吧佬」。

他知道有人入理大「勸降」,「叫人自首嗰啲都痴線!叫人自首,即係你根本就無諗住要。」

雖然少了人,但廚房佬沒有一刻停手,只有越煮越多。聽聞有人擔心不夠糧,打算去爆 Seven,他大罵,「成座山咁高嘅米、山咁高嘅麵粉、雞蛋」,打多半年都夠。

缺的不是糧,廚房佬說,當時最缺雪糕、汽水、煙。留守者開始頹喪,廚房佬煮的飯多,食飯的人少。剩下的飯菜開始發臭,鑽出蛆蟲和蒼蠅。

23 號,廚房佬聽聞學生會已掌握所有留守者下落,袁師母也勸他,其他手足都平安,不如你自己也返去唞唞,遲啲去第二度,煮飯俾其他手足食。廚房佬受軟不受硬,這樣一勸,倒也成功把他勸走。

廚房佬斬釘截鐵說,理大一役輸了,說沒有輸是廢話。輸了要認,認了才能吸取教訓,再想下一步如何走下去。

2020,及其後

理大烽火熄滅,一切回復正常。一切沒有回復正常。

運動去年爆發至今,過萬人被捕,超過 2,200 人被落案檢控。其中近 700 人被控以最高監禁十年的暴動罪。

6 月 30 日,國安法被納入《基本法》附件三,直接實施生效。唐英傑、周庭、鍾翰林等人被捕。

12 港人被中國水警截獲,渺無音訊。

立法會參選人、議員被褫奪資格;教師被取消註冊;記者被捕。

正一憨向左走向右走勁勁
我真係想問下點謂之贏
根本實力懸殊
如果識睇牌面牌底
唔好話棄牌
直情唔應該落場
就算嘜都唔做
淨係圍住你
餓都餓死你
係呀
我係話緊高登仔呀


唔止實力懸殊,
仲要係喺人地主場想贏人。
根本就莊閒不分。


當時其實“守理大”係做乜9?

間書院校長教授係錢穆、唐君毅,就話要守啫

校方已經全部奶共份子啦,有咩好守?


唐君毅熱愛中國文化,認為中國文化優秀。


廚房佬所講既蠃
佢自己都未做到

當一個不能少,煲底見呢樣成為運動基要
已經行錯方向

要蠃係不惜一切
代價可能係一千幾百人,最終得幾個會去到煲底

理大一役大家認清現實
勇武正式退散就係明白到香港未到這種覺悟


700萬人點打贏14億人啊。
仲要香港地理上同中國連成一線。
你打贏高官,派第二位更藍的高官。
你打贏警察,對方出駐港部隊。
你打贏駐港部隊,對方在廣州軍區派人過黎。
你打贏廣州軍區,對方派全國其他軍區人過黎。

不過黃絲連POPO都打唔贏,
更加唔駛講打贏解放軍。


守理大係錯,但依件事係必然發生
其次有腦都唔會去守理大,守理大既都係俾守中大個英雄感水入去,所以質素註定不如中大,廚師佬煮多幾日飯老實講可能仲影響佢地走個時機
不過學廚師佬講,入得去就想贏,諗到要退一早就唔會入去:-( :-(


守理大絕對係一個錯誤決定,但問題係班學生錯左,係啊係入面等死,咁係咪由得佢死?
包括留守幫手既記者都一樣,你估係全部贊成班學生既決定咩:o)
喪Hi幫手既人做乜:o)

請君入甕
冇人圍觀 冇人要圍救 差佬就自然會散


守理大絕對係一個錯誤決定,但問題係班學生錯左,係啊係入面等死,咁係咪由得佢死?
包括留守幫手既記者都一樣,你估係全部贊成班學生既決定咩:o)
喪Hi幫手既人做乜:o)

請君入甕
冇人圍觀 冇人要圍救 差佬就自然會散

一班對住空無一人既大街開tg舉黑旗既狗
散條毛:o)


廚房佬所講既蠃
佢自己都未做到

當一個不能少,煲底見呢樣成為運動基要
已經行錯方向

要蠃係不惜一切
代價可能係一千幾百人,最終得幾個會去到煲底

理大一役大家認清現實
勇武正式退散就係明白到香港未到這種覺悟


700萬人點打贏14億人啊。
仲要香港地理上同中國連成一線。
你打贏高官,派第二位更藍的高官。
你打贏警察,對方出駐港部隊。
你打贏駐港部隊,對方在廣州軍區派人過黎。
你打贏廣州軍區,對方派全國其他軍區人過黎。

不過黃絲連POPO都打唔贏,
更加唔駛講打贏解放軍。

陳勝吳廣揭干起義, 軍民都係用冷兵器互隊
去到法國大革命, 軍隊雖然有槍有炮, 但武力差距都唔會好大
但現代國家, 政府軍隊有坦克有戰機有導彈, 要用武力推翻政府根本係冇可能
呢D群眾運動唯一有機會嬴, 係軍佬支持同叛變


廚房佬所講既蠃
佢自己都未做到

當一個不能少,煲底見呢樣成為運動基要
已經行錯方向

要蠃係不惜一切
代價可能係一千幾百人,最終得幾個會去到煲底

理大一役大家認清現實
勇武正式退散就係明白到香港未到這種覺悟


700萬人點打贏14億人啊。
仲要香港地理上同中國連成一線。
你打贏高官,派第二位更藍的高官。
你打贏警察,對方出駐港部隊。
你打贏駐港部隊,對方在廣州軍區派人過黎。
你打贏廣州軍區,對方派全國其他軍區人過黎。

不過黃絲連POPO都打唔贏,
更加唔駛講打贏解放軍。

陳勝吳廣揭干起義, 軍民都係用冷兵器互隊
去到法國大革命, 軍隊雖然有槍有炮, 但武力差距都唔會好大
但現代國家, 政府軍隊有坦克有戰機有導彈, 要用武力推翻政府根本係冇可能
呢D群眾運動唯一有機會嬴, 係軍佬支持同叛變

陳勝吳廣最大作用係引六國遺民反抗
但由扑喜茶開始黃絲就幫中共以國安為名團結排外鞏固政權


守理大係錯,但依件事係必然發生
其次有腦都唔會去守理大,守理大既都係俾守中大個英雄感水入去,所以質素註定不如中大,廚師佬煮多幾日飯老實講可能仲影響佢地走個時機
不過學廚師佬講,入得去就想贏,諗到要退一早就唔會入去:-( :-(

唔好再曲線玩9人


你當係大坂夏之陣就明佢地諗乜[sosad]


廚房佬所講既蠃
佢自己都未做到

當一個不能少,煲底見呢樣成為運動基要
已經行錯方向

要蠃係不惜一切
代價可能係一千幾百人,最終得幾個會去到煲底

理大一役大家認清現實
勇武正式退散就係明白到香港未到這種覺悟


700萬人點打贏14億人啊。
仲要香港地理上同中國連成一線。
你打贏高官,派第二位更藍的高官。
你打贏警察,對方出駐港部隊。
你打贏駐港部隊,對方在廣州軍區派人過黎。
你打贏廣州軍區,對方派全國其他軍區人過黎。

不過黃絲連POPO都打唔贏,
更加唔駛講打贏解放軍。

陳勝吳廣揭干起義, 軍民都係用冷兵器互隊
去到法國大革命, 軍隊雖然有槍有炮, 但武力差距都唔會好大
但現代國家, 政府軍隊有坦克有戰機有導彈, 要用武力推翻政府根本係冇可能
呢D群眾運動唯一有機會嬴, 係軍佬支持同叛變

陳勝吳廣最大作用係引六國遺民反抗
但由扑喜茶開始黃絲就幫中共以國安為名團結排外鞏固政權

所以其他要贏應該要做大中華膠
燒埋反抗之火返大陸
嚟多次64加強版


廚房佬所講既蠃
佢自己都未做到

當一個不能少,煲底見呢樣成為運動基要
已經行錯方向

要蠃係不惜一切
代價可能係一千幾百人,最終得幾個會去到煲底

理大一役大家認清現實
勇武正式退散就係明白到香港未到這種覺悟


700萬人點打贏14億人啊。
仲要香港地理上同中國連成一線。
你打贏高官,派第二位更藍的高官。
你打贏警察,對方出駐港部隊。
你打贏駐港部隊,對方在廣州軍區派人過黎。
你打贏廣州軍區,對方派全國其他軍區人過黎。

不過黃絲連POPO都打唔贏,
更加唔駛講打贏解放軍。

陳勝吳廣揭干起義, 軍民都係用冷兵器互隊
去到法國大革命, 軍隊雖然有槍有炮, 但武力差距都唔會好大
但現代國家, 政府軍隊有坦克有戰機有導彈, 要用武力推翻政府根本係冇可能
呢D群眾運動唯一有機會嬴, 係軍佬支持同叛變

陳勝吳廣最大作用係引六國遺民反抗
但由扑喜茶開始黃絲就幫中共以國安為名團結排外鞏固政權

所以其他要贏應該要做大中華膠
燒埋反抗之火返大陸
嚟多次64加強版

民主中國丫嘛!全國革命丫嘛!
根本條路就要咁行,要鼓動全國同你香港一齊爭取公義反抗暴政。
不過之前講親,都被後生仔Hi大中華膠、港奸,都費事再講了。
班細路係要主張光復香港、獨立,係要講Hong Kong is not China,咁無你乎喔!將大部份大陸人一次過推曬做中共支持者。


理大圍城一直團結 直至一群校長入去做「好人」 情況急轉直下
https://forum.hkgolden.com/thread/7330514/page/1

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E7%90%86%E5%A4%A7%E4%B9%8B%E5%BE%8C-1-%E4%B8%80%E6%94%AF%E5%8B%87%E6%AD%A6%E5%B0%8F%E9%9A%8A-%E5%9B%9B%E5%80%8B%E5%B0%91%E5%B9%B4%E7%9A%84%E6%95%85%E4%BA%8B-%E6%88%B0%E9%AC%A5-%E7%99%82%E5%82%B7-%E6%B8%BE%E6%B2%8C-%E7%AD%89%E4%B8%80%E5%80%8B%E6%99%82%E6%A9%9F/

理大解封一星期後,這支勇武小隊,約好在一同租住的房子裏,打邊爐。

阿山,20 歲,待業
入理大守衛,其後被困,最終從火車路軌成功逃出。

阿詩,21 歲,理大學生
入理大守衛,其後被困,最後被警登記身份證離開。她沒出席聚會。

永近,大學生
連續兩晚到理大外反包圍。

阿妹,17 歲,中學生
11.18 晚到理大外反包圍,遭遇人踩人事件,多處受傷。


對阿山的小隊來說,每個人都記得理大的事,但沒有人想再說起。

在理大解封一個星期後,阿山回到小隊一齊租住的屋裏,大家約好,要一齊打邊爐。這是理大圍城後,他們第一次比較齊人的聚會。在這間約 400 呎的房子裏,年輕人們把 PS4、紙牌遊戲、麻雀,還有「發夢」用的防毒面具等裝備,全數放在這裏。這是他們安全休憩的小天地。

圍城過後,他們都感覺到,理大不是一個大家想提及的話題。這一次打邊爐,像昔日一樣,大家圍坐著打機、打牌。不期然地,終於談起理大,一個隊友開玩笑問阿山:為什麼沒有從理大裏把阿詩帶出來?

這個問題,直到現在仍會縈繞在阿山的心頭。對年紀最小的阿妹而言,這更是無法釋懷的:「我們全部人都覺得很內疚⋯⋯我們最想救到她。」

無法消弭的,除了自責,還有在理大一役裏所經歷的創傷,以及隨後一年社會運動的一蹶不振。

https://interactive.thestandnews.com/2020/11/polyu-team/1.jpg
大學生永近(化名),參加中大二號橋之戰後,連續兩晚到理大外參與「反包圍」。

https://interactive.thestandnews.com/2020/11/polyu-team/2.jpg
21歲理大在讀生阿詩(化名),她入理大守衛,三次想落下水道不果,最終只能坐救護車、被警察登記身份證後離開。

圍城內外,曾經勇武的理想狀態?

一年前,2019 年 11 月 17 日,理大校園被警方封鎖的那一晚,19 歲的阿山正守在理大 A 座附近,他藏一把蝴蝶刀在身上,刀長四吋,折疊放在腰包。眼看水炮車要開過來,他告訴記者:如果警察過來,我肯定同佢死過。

在他看來,理大被包圍的頭兩天,或許是反修例運動勇武抗爭最理想狀態的時刻。

那時他剛經歷完中大二號橋一役,對街頭抗爭充滿希望。從 6 月 9 日開始,香港幾乎每個星期都有街頭衝突,阿山能參與的都參與了。五年前,他還只是一個從電視裏觀看雨傘運動的中學生,不曾想過,在 2019 年的短短數月內,自己迅速從「和理非」式的防守者,變成一個扔磚頭、遞汽油彈的勇武前線。

在中大保衛戰之前,阿山感覺,香港的街頭抗爭其實是在「捱」,看的是能夠支撐多久、多少人安全沒有被捕。直到中大二號橋,他發現不同了:「這一次 OK 喎,好似真的能夠對抗。」

「原來即使對面有水炮車,只要我們有足夠準備、夠人,是不需要怯的。⋯⋯原來街頭抗爭可以『不用輸』。去到那個位置,大家有很多希望


「原來即使對面有水炮車,只要我們有足夠準備、夠人,是不需要怯的。⋯⋯原來街頭抗爭可以『不用輸』。去到那個位置,大家有很多希望。」

帶著這樣的信心,聽到理大出事時,他馬上尋路進入了校園。「好似可以守住,好似唔駛怯。」

雖然同一小隊,不過隊員通常三三兩兩分頭行動。20 歲的阿詩早在警察封鎖前一日就進了理大,作為理大學生,這對她而言是一場無法視而不見的戰役。她幫手製作汽油彈、整理物資,希望守住校園。

11 月 17 日夜晚 9 時許,經歷一天水炮車與汽油彈的對決,警方從三面封鎖主幹道和天橋,像拉緊布袋一樣,理大頓成囊中之物。

有記者、義務急救員被捕的消息陸續傳出,傳媒無法自由進出校園,校外,示威者開始在油尖旺一帶聚集,希望推進防線,「圍魏救趙」。

永近那一晚收到一個被困在校內的朋友的短訊:「頂唔到了」、「入面情況好差」。那段時間,他長住在小隊合租的安全屋裏,與其他兩個隊友商量過後,便馬上動身,坐車到加士居道,加入對抗戰。


「覺得會救到(理大裏的人),因為(外面)好多人,大家決心好大。」永近說。他是大學生,去年因社運而停學一年,在反包圍理大之前,他也參與守衛了中大二號橋,有和阿山一樣的體會:「中大是贏了的。」

隊裏最小的 16 歲阿妹,也急匆匆跑到旺角一帶。她身型嬌小,前排的示威者總會叫她站後一點;因為力氣不大,扔汽油彈和磚頭都不夠遠,她轉為後勤,幫手製作汽油彈等物資。

阿妹和永近在 17、18 日連續兩晚都參與「反包圍」,他們發現,現場示威者確實不少是「和理非」,製作汽油彈都是第一次,只能觀察別人加什麼液體進去,依葫蘆畫瓢。在阿妹看來,好多「叔叔阿姨」站在了最前面,僅僅戴著口罩,高呼「入 Poly,救手足」,一呼百應,令她的鬥志也燃燒起來,「好熱血」。

與此同時,被困在理大裏的阿山,從電話看到「反包圍」的消息。他一邊愧疚要外面的示威者前來營救自己,一邊不禁有點開心:「我覺得開始接近勇武一直想做的事 —(令大家明白)街頭抗爭沒那麼可怕,也可以贏,大家都可以去做。⋯⋯就算他真的不是站在前線,但大家都落手去幫助這個街頭抗爭,是很重要的。」

無法消弭的遺憾與創傷

士氣高漲,隨之而來是巨大的落差感。

11 月 18 日凌晨 5 點多,經歷徹夜對抗後,警方再一輪強攻,打進燃起熊熊烈火的理大正門。守在校內的示威者受到重挫,多人受傷,據一名親歷者觀察,能繼續在前線作戰的戰力,比一夜前減了至少一半,大約剩下一百幾人。

11 月 18 日清晨開始,校內示威者三次突圍不果,還有人被捕了。他們開始在校內休養,商討對策。夜幕降臨時,校外「反包圍」行動聚集了越來越多的市民,至少上千名市民在油尖旺、佐敦一帶與警方對峙。

此時,阿山與幾十個勇武前線聚集在校內 A 座,大家各自持著木板、膠板作盾牌,部分人手握自製武器,坐在正門的樓梯口附近。他們在等著衝出去 — 阿山相信,「反包圍」的人群已經攻到距離自己數百米以外的地方,等著與他們匯合;阿山又相信,只要他們幾十個勇武帶頭衝出去,後面的示威者就可以趁亂逃走。「我們最前


此時,阿山與幾十個勇武前線聚集在校內 A 座,大家各自持著木板、膠板作盾牌,部分人手握自製武器,坐在正門的樓梯口附近。他們在等著衝出去 — 阿山相信,「反包圍」的人群已經攻到距離自己數百米以外的地方,等著與他們匯合;阿山又相信,只要他們幾十個勇武帶頭衝出去,後面的示威者就可以趁亂逃走。「我們最前面的人出去,我們中彈、被捕,但後面那些沒問題的嘛,叫做最小的成本換來最多人可以走。」

作戰計畫卻被校長們的出場打斷了。

時任立法會議員葉建源當晚帶著約 60 位中學校長進了理大,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也帶同港大法律系高級講師張達明等人到場。他們希望帶走願意離開的示威者,指根據與警方的協議,18歲以下人士不會被捕,但需登記身分證資料,而 18 歲以上就立即拘捕,校長可以陪同。

一些示威者希望跟校長離開。阿山他們馬上洩了氣:「啊,那你們這樣出去,那我不用這樣衝出去呀,我搵命搏咩,你又唔跟我走。」

最終,校長們帶走了一百多名學生。原本全副武裝的前線勇武示威者,各自散去,開始各尋出路。

「我們沒有了機會⋯⋯那個可能就是最大的遺憾。」阿山說。

阿妹一直覺得,自己最想救到的人,就是理大校園裡的阿詩。「那一晚(彌敦道)真的好多人,但不知為何搞到這樣。好挫敗。」在那之後,她做了好長一段時間的惡夢,夢裏,她被巨大的恐龍追逐,然後掉落山崖,再從渾身的風濕痛裏痛醒。

為了反抗挫敗感,阿妹有段時間買了 8、9 桶白膠漿在家,一有空就去街外貼文宣。她先把牆刷上一層白膠漿,再在文宣上刷上一層,這樣貼上去,要撕下來就要費勁。她還開始寫信給在囚的抗爭者。

對阿山而言,理大圍城就像一個開關,按下,一切停止了。隨後的一年,街頭運動停滯,國安法降臨,傳統泛民議員被 DQ,議會戰線徹底告終。

隨著香港的街頭運動式微,阿山的小隊見面次數也逐漸降低。因為瑣事的爭拗,部分隊員搬出了安全屋,租約到期後,他們也沒心思再續約。

永近仍在自責的情緒裏與抑鬱症對抗。他按醫生囑咐食藥,有時候渾渾噩噩,感覺自己感受不到任何情緒。他開始鎅手,在手臂上粗粗地鎅了幾刀,血流了一臂,他告訴阿妹,阿妹問他:為什麼?他說:我想死。

永近總感覺著,成個城市正在停滯不前,然後倒退。「香港人又忍返轉頭了。」


抗爭要雪糕汽水[sosad2]lm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26/1/2021 23:45
今天貼文總數: 939 | 累積文章數目: 6,802,618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21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