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講故台內。

有關整合forum 1~15事宜

高登討論區定於下星期三(14/6)將forum1~15整合為http://forum.hkgolden.com,屆時有部分未獲授權的第三方app與瀏覽器plugin或會受到影響。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精選文章
DeerGamer
New App Android IOS
跳至第

發起人
分屍狂室友(4)
15 個回應
ク遠_アスカ

上上上回提要:
主角在成為「管理員」後,一直待在廢棄資訊站(基地),卻放慢了面對「御三怪」的步伐;另一邊廂,七十七號不斷研究新的功能,在製造不同物品之餘,還不斷處理「參與者」。其中,最令人關注的瞳姚竟然被「褥狩」利用,成為接近主角的模形,在截下了翅膀後,主角獲得技能。

上上回提要:
「滅膳」的核芯玉終於被抽出來了,主角在創造出拳擊技能之後,卻偏偏拿起了棒球棍。而且漸漸發現自己其實可能也只是在某計劃之中的實驗品……

上回提要:
主角在對付「迂迴」的中途經常跳場(誤),在不同的場境穿梭導致一直思緒錯亂般出現看見作者的回想,發現狙擊手的同時也開始對所獲得的武器有更深的認識。亦因任務的成功輾轉到達一了一個叫「黑空寨」的地方。面對原本由同伴創建如今卻變得完全未知的環境,連前行五十米都變得困難。

分屍狂室友:
https://forumd.hkgolden.com/view.aspx?message=7205334

分屍狂室友(2):
https://forumd.hkgolden.com/view.aspx?message=7267411

分屍狂室友(3):
https://forumd.hkgolden.com/view.aspx?message=7321258


#good2#0    #bad#0  
第三十八章:五十米

  這昏厥感……

  大概又是『褥狩』的把戲。

  嘗過一次的陷阱,老子可不會輕易再踩中。

  感覺到被某種強大的拉力牽引著似的。

  還記得是在門前吧。

  快要睡著了……

  明明本應是個很好玩的城市歷險。

  一直沒扣緊在這邊的思緒。

  由於「迂迴」的攻擊方法大抵是對直觀的畫面進行的。

  觸感失去了很久,而看到的景觀也漸漸變得不熟悉。

  現在還惹來了「褥狩」,沒記錯,是第二次對付它們兩個了。

  一對二的狀況,很不利,在這個精神如此低下的環境中……

  來到一個算不少不大的轉捩點吧。

  趕快躲進資料匯吧。

  在系統的設計下,『御三怪』理應沒有進入的權限及能力的。

  快吧門打開!

  我緊咬著這簡短的意志。

  透出淡黃的光。

  本來以為會是一道莊嚴的大門。

  捱撐起沉重的眼皮,這五十米走過了不知多久。

  醒來睡去、再醒來。

  記憶卻是空白的。

  接近爬行的方式走進那淡黃的門縫……

  「進入到系統訊息存取庫實體化位置,將暫停任務進度及『管理員』身份權限。」腦內聲音出現。

  「阻隔次等重要資訊結界(測試)展開。」硬生生的字體跳出。

  「我幫到咁多架咋。」七十七號竟然沙啞的話音也被聽到了。

  「直至測試結界消除。」腦內聲音再次出現。

待續……


第三十九章:複製

  腦內的聲音再次出現。

  實在太激動了,終於……

  終於要平息了,結界……

  結界開始擴張,一本一本書藉從棘娜 (譯:瞳姚) 手上以高曲拋物線的姿態飛來。

  *以正式發佈名字為準

  「每本來源書的內容皆可隨意具現,能保謢至戰鬥結束即可歸屬擁有、使用。」,腦內的聲音再次出現。

  界外之物呀!

  就好似人生有了第一部電話撥號數據機一樣,可以吸收界外的資訊。

  我快速不斷翻閱,如果一目十行是能力的話,我現在大概是一目十頁的超能力。

  當然,完全是左眼入右眼出的狀態,但棘娜 (譯:瞳姚) 卻以一秒一本的速度把書藉拋來。

  拋來的速度可以理解是為光纖以點對點傳輸的訊息量,而我,只是一部電話線撥號數據機呀!

  「召喚者」還有五人生還,都是全力對付迂迴中,果然提升貢獻度獎品是非常見效的方法,重賞之下,必有莾夫。

  這次是比較大意了,想不到,「御三怪」就是「御三怪」,在佩服的就是來到這邊之前的自己呀。

  沒想到會是片體鱗傷的戰鬥,這次要被嘲笑了。

  「『行者』稱號重新評估,原始能力啟動:以離地飛行時間計算,離地時間越長,對『御三怪』的認知度提升。」

  又一次不明的能力提昇,還是那個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稱號。

  在掉走第二十本書之後,棘娜 (譯:瞳姚) 也加入了「召喚者」們的混亂戰鬥。

  如果下面是對獎勵提昇的哄動,我就是對新能力的雀躍。

  「棘娜!係黑空寨等!」我急不及待還口誤叫了瞳姚的稱呼,即時飛行,由於這次都為了「盲子摸象的方式去探究『御三怪』,新能力算是賺到了。

  具現化呀……

  多吸引的能力,一直離地,一直多希望可以十次百次的讀好來源書。

  而我只能越飛越遠……

待續……


第四十章:一步

  在廢棄基地醒來的,有七十七號、RAF48的原型和我。

  「差一點呀。」我鬆容不迫的躺著、說著。

  而未理解情況的七十七號驚醒,轉身執起一把手槍直指RAF48。

  呯!

  對話框都沒時間建立好,子彈已經穿過了RAF48。

  「哎唷,好像打錯了。」七十七號驚覺。

  「沒關系吧,我重來一次好了……」沒好氣的我道。

  「『迂迴點』歸零,系統時間即將回溯至十小時前。」腦內聲音響起。

  同步的,七十七號也接收到一樣的訊號。

  「睇怕……得來不容易的吧,那些『迂迴點』。」七十七號顯出丁點悔意。

  「是要找數的意思。」我猜測出。

  沒理由咁大隻蛤乸隨街跳既。

  「剛剛那些似乎是不被預期可被獲利的手法,資料看過後,也需繳付各式各樣的相等盈潤吧。對系統來說。」我檢查起RAF48的殘體。

  「這……這是你不合法帶來的東西喔?所以。」七十七號的語序也出現變化。

  這才是正常的他吧,我無意識地慣性看向他外套上印著的字。

  「我下次登出時,請我喝口可樂好了。歡迎回到二零四四年。」我報以微笑,刷乾原本在枱面上的口水。

  再次打開PAF49的電源。

  「『迂迴點』設定至負三,請務必保持人身安全。」腦內聲音再次響起。

待續……


第四十一章:牽連

  我說:「主角已死。」

  在眾多云云的電影當中,刀槍不入,只有光環力量的主角往往才是最讓人討厭。

  「今天是二月四十一日了。」她說。

  這是個怎樣的日子算法……

  「是按照新的授時系統而作出的調整嗎?」我問。

  「這裡又再已經沒人了呀……」她沒好氣。

  「你仲係人嚟既」腦內聲音響起。

  由二零四二年起,經過幾次佚代它的聲音越來越難捉摸,也開始近似於系統的正確頻道經常廣播的震動帶。

  「隻手邊個架。」中央廣場的喇叭出現了一句古怪獨白。

  「我唔識佢架……」001出現了。

  「爬到了。呀,抓到了。」七十七號在遠處認真調較直播鏡頭。

  公開署名!

  十大獎賞任務之一,普通的「參與者」大概最少需花三個多月的時間才有機會完成的任務。

  任務內容:"把001的署名給抽出來,用直播方式發放到系統認可平台。"

  就是要營造主角死去感覺的真實感。

  或者當中有個互相對等的關系,只有不會輕易死去的才是主角,反之,主角就是不會輕易死去的那個。

  不過,這只是成為主角的第一個,也是最首要(沒有之一)的條件吧。
  
待續……


第四十二章:將軍

  「硬核格式化完成。」腦內聲音響起。

  困於文字之中的多維完整空間變得不怎麼完整。

  發覺越是拼砌反而更是破碎、更是分離。

  「我上輩子一定是悶死的。」吐一口悶氣,心裡想著。

  「這輩子也許都是這樣死的。」瞳姚遞過001的最新技能列表給我,而且沒打算對為何知道我心裡想著的那句話作出解釋。

  「還有附加頁表中是成功找到真實署名的『參與者』名單。」續說。

  不會感到煩厭真是種珍貴的技能呀……

  「另外,跟『褥狩』戰鬥的空白期太多了,麻煩再詳細一點。」又有一張全新未寫讀晶片交給我。

  化做紙張比喻的話,這個詳細一點大概是每秒的戰鬥要花三十頁去描述,總共寫足一千頁左右。

  「有點強人所難喔。」我接過晶片,看著直播看得津津有味。

  現在一些小有名氣的發佈展覽區的投影屏都開始有跟001相似的面孔出現了。

  穿深黑色沒標誌衛衣,一直在平地上跑,時不時看向後方,同時又找尋著可躲過鏡頭的位置。

  幾經查看後,原來001是有著不同的分身的。

  七十七號抓起的那個,是挪動得最多「迂迴點」的,也就是對「管理員」們(不單止我)最大威脅的。

  也好,從這個任務中也可順帶抽出隱匿中的其他「管理員」。

  「時間區段調節至正常。『迂迴點』歸零,請再次以『管理員』身份登入。」腦內聲音響起。

待續……


第四十三章:砍掉
  
  「古時有個說法,『未知生,焉知死。』。」

  「早少少準備洗死牙?」

  「一將功成萬骨枯。」

  「如迷走神經……經過了不牽掛。」

  「人人有功練。」

  「有冇諗過老人家們,其實仍然進化緊。」

  「都係叫番我七十七號啦。」

  「好呀,瞳眺。」

  「我不是懂得,只是僅好記得。」

  「已經分開十八份了。」

  「學好三年,學壞三日。」

  「死因:腸胃被抽出綑綁頸項窒息至死。」

  ……

  一句又一句的話語、錄音在迴盪。

  竟然是是口語聲紋作為密碼……

  記憶清洗一空的我,把一段一段的有可能錄音語句逐一查找。

  「你有冇聽我講野架。」

  「飛吧。」

  可能性不多的,不就有六萬五千零二十五個需要嘗試的組合吧。

  「細路你乜都唔識走嚟水飯房做咩呀?」

  「就係用哩個方法,換走你對鞋既。」

  然而,情況到最壞就是一千六百五十八萬一千三百七十五次修改錄音樣本。

  「『一、二、三、四、五、六』。」

  就試一試這個吧。

  「登入成功,重啟『管理員』身份。請選擇週目段次。」腦內聲音響起。

待續……


第四十四章:久違的封印(慣用手)

  「我也登入了。」瞳姚在登入之間發出聲音。

  「隻手邊個架。」平淡無感的語調。

  「又係哩句?」我問。

  「橋唔怕舊既。」她還回駁。

  我抓了抓眉毛,在想。

  「究竟這裡寫著的『我』,是誰呢?」細心研究起在登入之間不起眼的石刻文字。
  
*|以下為未付費文章,請再次考慮觀看方式|*

<<九龍,離港島最遙遠的地方>>

  (反白)本電影的內容或在電影中表達的意見與  並無任何關連(反白)

  “紙飛機回城,落機後黃藍綠各人一支香,無期徒刑者,掉紙球通訊,「—0—導—」。  迴旋處轉換身份方法,座位中替換後出現一人,「以防萬一始終是首選。」,文藝復興時期的畫廊(叅)學者討論及打招呼。  接種疫苗會議,調較音響低重及收聽頻段,後台音樂控制。  旅行坐飛船,單車停泊,下降地面,
司機:「最美味早餐。」,自行離開。”
  
[02]
未來與發展 = Future and development. 香港: 《未來與發展》校對部
[03]
增補用空格

*|以上為未付費文章,請再次考慮觀看方式|*


  又一次胡亂暴走。

  大概是對付「褥狩」留下的戰鬥痕跡,由於每次戰鬥後都會被清洗圖像記憶一次,文字是最有效(暫時)的記錄方式。

  最大可能起因是運作型式與電腦中的隨機存取記憶體特質有關,通電或未通電所有狀態是相反的,研究到此止。

  「系統時間消耗為九分鐘,『迂迴點』增加九點。」腦內聲音響起。

待續……


第四十五章:氣餒誘餌

  「我知你好努力,新界隻牛到好努力架。」七十七號變了聲線,仿佛是在扮演哪個誰的語氣。

  「可惜成績出到嚟係咁,講到幾誇張都係無謂喎。」帶著抱怨、無奈、不屑的心情七十七號續說。

  「當初對你既仰幕,我諗係假像嚟。」七十七號越發失望,吐出第三句。

  沒錯,對參與者的介紹可以說是過份天花龍鳳了。

  換句表界的攏統說法就是違犯商品說明條例了。

  「足足開了總機九分鐘,而你卻空手回來。」態度上看來,是下氣了。

  有的,心裡想著,原來還未說出口。

  「有的。」我說。

  隨手抄下了來源書上寫著的字:[乜你以為你真係擔起成頭家果個咩?]

  「這是『表界』存在的證明,也是我對付『褥狩』時獲得的情報。」我把字條遞給七十七號。

  由於雙向對付「御三怪」中的「迂迴」和「褥狩」,在邏輯上出現了對立,亦令場境轉換超出了系統可觀測範圍。
—意識解離:*系數二

  現在的時間線係與整體系統脫鈎了。(雖然一直也不怎好好繫結過)

  七十七號與我身處的位置是「表界」也不曾存在,而因「裏界」所有建築是參照「表界」而生成的,所以系統可能在邏輯上運算不到這等地方而產生誤區。

  有見及此,剛到過的「黑空寨」很有可能也是同一個這種存在—>邏輯誤區。

  「我把『光球』的理論和造方摸索過一次,與『褥狩』的戰鬥期間也出現類似情況,所以我把它大置製成了通往『表界』的某一方法。」在短時間內,我嘗試組織言詞解釋給七十七號。

  「還有,我現在稱號有超過二十七個了,包括『解碼者』,但仍然,當然地,我諗可能也喺假像嚟。」我一口氣回應他三句。

  「快用同樣方法把瞳姚叫過來吧,我等不及再記錄跟『褥狩』的戰鬥了!」血液流動的感覺真好。

  「獲得體感『血液流動』,稱號『血夢行者』解放,可以任務形式分享予『參與者』。」腦內聲音響起。

待續……


第四十六章:文字記錄

  「馴養正式開始。」我吐出夢話。

  「你怎麼不試試,把『滅膳』給召喚出來?」七十七號問。

  整個人仍在夢寐狀態下,努力撐起眼皮。

  「血夢行者」是與「褥狩」的戰鬥時所獲得的。

  由於它的最大能力就是讓敵人進入夢中,而方法就是先令敵人失去可以睡著的地方。

  故名「褥狩」,狩獵褥墊的怪獸。

  在睡夢中的時間越久,它所獲得的快感與養份就越多,且越難對付。

  是個惡性循環,越難對付代表了被困夢中的時間會變久,令它又再強大一些。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速戰速決,以及找到令自己隨時清醒的方法。

  在記憶控制方面,比「迂迴」較易對付,因為戰鬥期間只是糢糊了看見的畫面,而不是重覆又重覆無意義的連串事件。

  要好好說明的話,就比喻作一個沒帶眼鏡的近視中學生要做試卷與老人家要在四張非常相似圖片中找不同的分別。

  難度分別在於中學生是有溫習好課程而那位老人本身腦袋就開始不好使了。

  這個腦子不好使的老人家現在還開始要做起試卷來,唯有放手一搏吧。

  開發出「血液流動」的這個體感,令我分辨清楚是否還在夢中。

  可是,若是進一步理解將要解決甚麼,或者正在面對的實體又是甚麼,卻沒法講得詳細。

  還是試著把「滅膳」叫出來好了,我查找著「核芯玉」的存放位置。

  「傳送至『滅膳』管養地。」腦內聲音響起。

待續……


第四十七章:白卷

  開始漸漸遺忘當初離開現實的原因了。

  「。」

  「。」腦內聲音意外地被靜音著。

  可能是文字記錄檔案的缺失,連讀出的語調都奇奇怪怪的。

  或者是系統快要撐不到吧……

  究竟再在這個虛無的空間走下去的理由是甚麼呢?
  
  七十七號不見了,瞳姚也沒在身旁。

  身處的地方眨眼間就變成大樓之間,還出現很多行人。

  很久沒見過參與者以外的人類……

  只有死人才佩擁有舒服。

  「只有死人先值得擁有舒服。」雖然接收不算清晰,其中一名路人說話了。

  「特殊任務『異界接通』達成,獲得稱號「通訊者」。」腦內聲音響起。

待續……


第四十八章:豢養

  「『通訊者』,可直接收取『表界』話音,以短句形式儲存系統伺服器內。」腦內聲音響起。

  仍然是一頭霧水的狀態,剛剛在一個類似農場的地方清醒過來。

  嗅不出氣味,四周不算空礦,每隔四到五尺的距離就有高及腰的灌木,長成一個個小叢林。

  咦!

  這是元朗的某個農場吧?

  這就是「滅膳」現在被管養的地方了。

  這不令人驚嘆的,畢竟由收服它後才過了九分鐘,即使沒範圍限制,它也跑不了去哪裡。

  來訪這地的原因是要讓它對付「褥狩」出一分力。

  而實際上又如何用得上呢?

  「數據化『滅膳』詳細資料。」我操作著忽略已久的「光球」。

  (大概有二十多話沒提過了吧……)

  「正使用三維投影數據,請接收。」腦內聲音響起。

滅膳[編號A001]
等級:1 移動力:B 攻擊力:A 防禦力:B 族類:兩棲類
—能力1:環境融入(透明度80%)
—能力2:吞噬
—能力3:不詳
—能力4:不詳

  又是一堆沒意義資訊,戰鬥的方法每次都不一樣,規則被系統隨意轉換。

  攻擊力跟防禦力又代表了甚麼?

  還不是拳頭打下去才有感。

  「裏界」的物理造得異常無定向,絕非當初沒好好調測的結果,這是後來才被改寫參數的跡象。

  要是讓我抽出哪個「參與者」所為,就又有好故事可以說下去了。

  「資料顯示完了,傳送至『黑空寨』,時間為九分鐘前,『迂迴點』不變。」腦內聲音響起。

待續……


第四十九章:電源依賴症

  「你起碼清明、重陽番嚟上炷香吖。」在四四方方的房間內,角落端坐著一人。

  「這是『黑空寨』?」我放低所有驚奇,冷靜地問。

  「是的。」那個角落人回答。

  又要開始努力回想上一次到「黑空寨」的情況。

  到底發展到哪一個劇情事件?

  現在又是何年何月,在這個四方房間中,一直都沒半點可靠的來源。

  唯一的好處就是不用擔心無故就要發生戰鬥。

  相談的內容就這幾句,完了。

  不太想牽涉其他事件當中,就是簡單的「迂迴點」事宜也足以讓人抓破頭。

  這人大概只是個普通NPC。

  「查看當前任務狀態。」我嘗試登入到光球。

  (系數:二)
  「光球」顯示:
  任務一:取得稱號「守護者」。[難度:A]
  任務二:無損傷返回「基地」[難度:B]
  任務三:收服「褥狩」獲得稱號「築夢者」,或找出其本體獲得稱號「獵夢行者」。[難度:B]
  任務四:破壞或徹底改善「迂迴點」系統,找出所有生還「幕後要員」。[難度:A]

  「你以為我是NPC嗎?」竟然還有一句對白。

  「與『參與者049』互動,暫停『管理員』身份系統時間三小時。」腦內聲音響起。

待續……


第五十章:交錯

  文字的力量有多大?

  「半點力感力距都感覺不到……」

  「抱歉。」

  又是無聊的翻閱「參與者」的回應時刻。

  「系統時間超時,可選場地設限,幻想模擬區域封鎖。」腦內聲音響起。

  就像是沒交上網費一樣,連接斷開了……

  同時間,「管理員」的身份亦被禁止。

  無力……

  無言……

  一切負面感覺邁延……

  本來就是在一個沒方向存在的空間遊走,現在連唯一的繩索也斷掉。

  最痛的感覺可能就是沒感覺,身體因過份的痛楚而產生直接中斷觸感。

  或者是這樣,連剛獲得的體感「血液流動」也消失得無影蹤。

  用得上可憐來形容腦容量,導致記錄的方法、品質和豐度也同樣可憐。

  等一下……這感覺又是有些熟悉。

  是吧……

  「褥狩」作的怪……

  不對……

  不止一隻,開始體會到身邊不止一種生物。

  不止一個敵人!

  是「褥狩」與「迂迴」的子嗣合作了!

  說不定連「參與者」都有加入的可能……

  「沙……沙沙……」腦內聲音斷開。

待續……


第五十一章:言語

  「……於深切治療病房離世,終年七十七歲。」七十七號讀著報紙狀的物體。

  「哎唷唷,終於瓜柴喇!」他帶半點欣喜。

  由於記憶空間在公元二零四九年成功被實體化,在人類死亡後五十年內,沒直系親屬的許可,任何人不得接觸該死者的「記憶」。

  現在是二零四四年,比原定時間提早了五年死去的這個人,正是七十七號在「裡界」的正式接班人,參與者七十八號。

  換句話說,他將可提早五年擺脫困身的任務,成為「脫離者」。

  這是其中一種可能回到「表界」的方法,有點接近作弊的途徑,雖由如像他這樣介符於「管理員」和「參與者」之間的不明關係,同時又需要找一名接班人,用嫁禍般的手法似的令系統誤認「七十七號」的身份。

  屆時,「脫離者」就是唯一非系統授予稱號。

  依照推斷,他就可以任意編改其能力,包括開啟連接「表界」的維度。

  可是未知所帶來的後果,以及這種找「替死鬼」的方法,我卻不敢恭維了。

  「諗咩呀你,我唔會一走了之嘅,維度通道我會製成『雙向』。瞳姚君你都聽埋做證喇。」他看著我默不作聲的,補充了這句。

  我可是沒有為意他的企圖或者下一步的行動。

  注意力再度回到PAF49身上,是的,剛剛的九分鐘又零點三秒我一直都在接觸這個原創者的「記憶」,跑到不知明區域去解構這殘骸的造法。

  反正,這邊沒有確實的時間標示。

  「。」腦內聲被靜音了。

待續……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30/11/2021 4:36
今天貼文總數: 375 | 累積文章數目: 6,934,908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21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