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講故台內。

有關帖文題目顯示香港字問題

一直以來,不少會員反映討論區帖文題目未能正常顯示香港字,由於此項更新牽涉整個系統,故一直未能完善。然而我們明白各會員對此有一定需求,決定於星期三早上7時短暫「熄登」更新系統,解決題目顯示問題,預計需時兩小時。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更新完成後題目將支援香港字、大部分日文及韓文字體,字數限制將由現時25個全形字符增加至30個。與此同時,討論區桌面版將增設M版現有的回帶及追蹤功能,發表頁面的題目輸入位置亦會加入字數提示功能,希望能改善大家的使用體驗。

香港高登討論區管理員團隊
精選文章
DeerGamer
New App Android IOS
跳至第

發起人
分屍狂室友(3)
15 個回應
ク遠_アスカ

上上回提要:
主角在成為「管理員」後,一直待在廢棄資訊站(基地),卻放慢了面對「御三怪」的步伐;另一邊廂,七十七號不斷研究新的功能,在製造不同物品之餘,還不斷處理「參與者」。其中,最令人關注的瞳姚竟然被「褥狩」利用,成為接近主角的模形,在截下了翅膀後,主角獲得技能。

上回提要:
「滅膳」的核芯玉終於被抽出來了,主角在創造出拳擊技能之後,卻偏偏拿起了棒球棍。而且漸漸發現自己其實可能也只是在某計劃之中的實驗品……

分屍狂室友:
https://forumd.hkgolden.com/view.aspx?message=7205334

分屍狂室友(2):
https://forumd.hkgolden.com/view.aspx?message=7267411


#good2#1    #bad#0  
第二十六章:背後

  「喂!七十七號!應應我!」我對著通訊器發言。

  確認了那邊完全沒有回應後,可以肯定被找麻煩的不只有我一個吧。

  淡紅發亮的核芯玉深深的吸引著我。

  「過咗咁多集,終於到呢日喇!」我舔著上唇,緩步走向「滅膳」,雙腿的翼又不其然展開了。

  「重獲『行者』能力。」腦內聲音響起。
  
  這個惱人的世界呀……

  我對此異常無奈,能力如此的不受控,一直都令我很困擾。
  
  還把我給斷聯了。

  絕對是哪裡出錯,本應是最基本的「御三怪」應該很容易對付的。

  我仿佛自己有著獠牙般笑著。

  看著緩慢了動作的「滅膳」,再度打出拳頭。

  「砰。」,命中!

  這種實實在在的打擊感很爽快,整個人都在震動的顫抖。

  可能是「行者」的能力,感覺上時間在我移動雙腿的分秒間被拉長了。

  「唦唦唦~喂……」

  通訊器開始發出聲頻。

  我還在打擊,打擊,打擊。

  硬生生的連續出拳。

  「夠了,請停手吧,你只要拿走核芯玉就好。我知道這爽快感很吸引。」七十七號原來回來了。

  兩把鐮刀狀的武器劃過,切開「滅膳」的頸部。

  「滅膳」的頭就正正在我拿穩核芯玉後,徐徐掉下。

  「誰說我只有拳頭。」

  「武器覺醒:『雙鐮飛刀』,設定為可控。」腦內聲音響起。

  武器分發任務原本打算設置成與稱號任務共同達成條件,想不到真的成功了。

  「獲得核芯玉,新增稱號『噬者』,可管養巨獸『滅膳』。」腦內聲音再次響起。

待續……


因大量待理事項,而且文庫從缺,暫停更新至另行通知:o)dw


https://i.imgur.com/c7sWBuV.jpg


第二十七章:深入

  由於整個大體目標已經完成了三份之一。

  「接下來,是要找到『迂迴』的時候了。」我吐出了一句。

  「迂迴」有一個特性,它會轉變自己的形狀、狀態、外觀、性質,而且重覆同樣的動作,以最低資源消耗維持同樣的動作,吸引敵人或目標的注意力。

  例如:一個不斷旋轉的風車,一個裝滿流水會下斜之後又反彈的竹筒,在敵人的注意力被吸引的時侯,生出「子嗣」,以多對一的情況下展開戰鬥。

  這是一貫的方式,也是初始創造「御三怪」時的記憶所及範圍作出推論。

  「雙鐮飛刀嗎?好難聽的名喔。」七十七號分不清真假的嘲笑腔調。

  其實在意識中是知道的,一切都不在我這個「管理員」的掌握之中。

  自打從科學家找到腦部這個器官開始,生存的空間就被奇怪的開發起來。

  不是有種說法吧,「火星人居住在地球的,是只用人類的模樣活著,打開某某的身體可能就會發現一個外星人在『駕駛』著人類。」

  「迂迴」就是在這個空間系統中,用外在物件的形式,刺激著敵人或目標的思想。

  即是我要面對的,將會是不斷吸引我注意力的重覆圖像或畫面吧。

  我積極地在城市內找尋像樣的圖畫,如此多天下來,應該已生成出不少「子嗣」了吧。
  
  另外一件重要事項,一直尾隨在身後的兩把刀刃應該要去改改名字好了。

  「『雙鐮飛刀』為不可更替物品,請接納。」腦內聲音響起。

待續……


第二十八章:現成

  「發現狙擊手『RF58』、『RAP58』、『W46』,準確方位正在傳送。」瞳緊張的傳來呼叫。

  在大街上走了不久後,突然發現被多隻眼睛看著。

  一切就此失去了邏輯,雖然一直也沒太多可言。

  這城市……

  越來越古怪也越來越有趣了,正與當初想像中的走向。

  就在我還未好好接受到這兩把武器之時,已經又有新的問題要應付了。

  時間真的不等人,況且這邊的時間系統我還未搞得清楚。

  「砰!」地面幾塊磚頭被子彈擊中,首先碎裂。

  就在體感的幾分鐘前,開始被狙擊了。

  「想不到呀。」我又吐出一句自言自語。

  「子嗣」已經開始出生了,以狙擊手的形式。

  完全回想不到究竟被哪些畫面吸引了。

  是閃爍的大廈燈光嗎?

  抑或是剛剛不斷在跑的小動物。

  沒有空再深究回想了……

  「位置準確接收。」我回應著瞳姚。

  並操控著「雙鐮飛刀」切割敵人。

  躲在各狙擊位置的視角盲點,同時閉上眼。

  「『W46』被切開,得到一點『迂迴點』。」腦內聲音響起。

  「迂迴點」,是擊敗「子嗣」的獎勵嗎?
   
  「『迂迴點』使用方法及整體機制將會隨後回答,請先解決眼前問題。」腦內聲音再次響起。

待續……


第二十九章:迂迴點

  今天看見「滅膳」了,終於。

  「。」甚麼也沒說,甚麼也說不出口。

  沒有多餘的時間,我再次閉上眼。

  如果它也有眼皮,相信也會閉上眼。

  我感受到自己在水池之中,那種有個白色裸體長翼小童石像的水池中。

  「『RF58』確認實屬玩樂型狙擊手,以封鎖你的行動限制走位為戰術方針。」瞳姚匯報著,匯報著。

  我意識只是停留在聽著她的轉述,同時,在感受水池後的世界。

  自從進入過一次意識解離狀態後,在「管理員」層面之間的跳躍可不是簡單的工作活。

  體感時間的差異絕對可以令你質疑學習已久的知識。

  更不用說在「迂迴」的入侵手段下,場境詭異隨機的轉換。

  雖說漸漸習慣而且每次都附帶心理準備。

  但每次也是被如奇怪誕的畫面與狀況玩弄得不知所措。

  咬緊著技能顯示屏的方位(系數:四)。

  閉上的眼簾阻隔不住的光頻,傳送著感知的訊息,包括技能中包含的。

  是一個後山中的通道,闊度不止可供一人通過,同時還可以橫走三至四個成年男性吧。

  仍有少許涼意,或者是在離開水池後沒擰乾的衣服吧。

  轉過了後山之後。

  「『迂迴點』使用提示已準備好,是否需要聽取?」腦內聲音響起。

  竟然是一個問題,這個系統真的過於難捉摸。

  由於暫時無閒瑕理會「迂迴」,而且最令人在意的「W46」「子嗣」已被切開,致命的威脅短時間內不會存在,這個匿蔽點短時間內也是不會受子彈穿透。

  而且「危急飛翔」也可以使用了,因為雙腳旁的翅膀又重新長出,又一個難捉摸。

  所以「裹界」是暫時非常安全。

  腦內聲音所指的,應該就是這個。

  過了後山山道的寛闊通道後,這個看前百多米用雙重藍色大門阻隔起的空地。

  有感覺跑過這片空地,就有新的任務接上了吧,好,一口氣衝過去!

  「先生,先生。」一把帶嚴肅腔調的聲線叫停了我。

  回頭看到,是兩位警察制服的男人。

  我問他:「想唔想變強?」

  就是在出現人物開始,這個肯定就是「迂迴」的其中之一個本體了。

  咬中!

  似是手指捏碎砂石的觸感,我伸手拍向其中一人的肩膊。

  「連接,斷開。」

  雙手同樣撘著001的肩膊

  「收陰屍紙啦你!」七十七號對著001說。

待續……


第三十章:維度記憶

--------

  「廢話不多說了,我就直接開始吧。」七十七號故意壓低聲線,雖然中央公園(城市公園的中心)周圍沒有人影,也非常空礦。

  「讓我再一次簡單的自我介紹吧,以免你記憶太過錯亂,001先生。」七十七號續說。

  把握時間,七十七號沒令這次被抓著的001給好過。

  「自我介紹就可以省卻了,七十七號先生。我這段時間一直也沒白過的。哈哈。」參與者001果然有種與眾不同的特質,以淺笑作為他可能是墓誌銘上刻著那句子的結束。

  「不覺得這畫面有點似層相識嘛?」參與者001沒真的斷氣。

  「是呀,不就是那些老土的作者想不到怎樣交待劇情就搞一個,大魔王跟主角間的對話場面之類呀。」七十七號隨便和應著。

  「要數的話,作為棋子的我也不只一次給這樣使用了,如果有好好記住的話。」參與者001索性放棄抵抗,卸下了才到手的專屬武器。

  [參與者001卸下專屬武器羽化棍棒,所有任務將予以暫停。]

  如像十多年前的線上遊戲的系統廣播一樣,每個參與者都以各自的方式收到了提示。

  「多謝你的合作,如此一來就無謂多費唇舌了。」七十七號直接掏出一個看上去像小盒子東東。

  純黑色的,可以自然飄浮在半空的物體。(實體化迂迴點)

  「系統認可管有人『七十七號』,記憶交接試驗。」七十七號把"黑盒子?"交到參與者001手上。

  「你是唯一一個成功在『初始點』接觸過他的人。這個儲存器就是你最新的主線任務了。」

  「我可是不知情的玩家呀,這任務接下去,會否變得像你一樣困身的下場喔?」參與者001問。

  「你沒有選擇的權利。」七十七號放出一架超時代的電單車,騎著離開中央公園(城市公園中心)了。

--------

  「場景回放完畢,『迂迴點』餘數為零。」腦內聲音再次響起。

待續……


第三十一章:拖延對決
  
  「啦啦啦。」我發出自言自語的聲音,模倣著深海魚類的定位感,又再自以為是的覺得擁有超級能力。

  把拳頭握著感受一下活著的感覺,還可以腳站地面的觸感很不錯。

  「這個故事線我真的不懂走下去,按下快播鍵可以嗎?」我向七十七號和瞳姚詢問。

  「洩氣是可以的,但要是錯過了生活的細節暫且免了。」瞳姚竟最先開口回應。

  「『RAP58』就在正前方三十米,常用正式武器為點三八口徑手槍。」七十七號沒空閒,直接無視掉我的哀怨。

  有離這麼近嗎?

  我打數抖擻起精神,雖然眼皮重得像有兩片麵包的厚重感,不多不少,就是麵包的重量感。

  控制著還未摸清透的「雙鐮飛刀」,就飛越三十米的距離。

  由於現在處於未知維度般的弦振動層面下(系數:四)。

  關於弦振動理論在中學時跟本沒好好聽書,現在有點自食其果的感覺了。

  「『RAP58』閃開了攻擊。」腦內聲音響起。

  沒關系,有過第一次的斬殺感就夠了。

  只不過那一丁點的距離,三十米吧。

  「『RAP58』位置沒變,仍然在正前方三十米。」瞳姚仍然做著探查的工作。

  如同被縛起雙眼一樣,我只能靠僅有的一點點觸感和聽覺去分辦瞳姚所謂的正前方。 
 
  「『RAP58』被切開,得到一點『迂迴點』。」腦內聲音響起。

  仔細一想,「迂迴」的「子嗣」佈陣,有點像是現在我們的陣法。

  由七十七號作為擾敵,瞳姚偵測。

  『W46』是作為偵查的視角、『RF58』則作為擾敵的一方。

  『RAP58』就是進攻的那個大患。

  雖說解決得還算容易,可是仍然未能找出他們的本體外貌,令人不禁在意自己正面對的究竟是怎樣的一種生物。

  「『迂迴點』使用提示已準備好,是否需要聽取?」腦內聲音又再響起。

待續……


第三十二章:使用方法

  「『迂迴點』可作用於三維程境回放、武器紋理整頓、本體位置情報及無損系統內部結構殺害一名『幕後要員』。」腦內聲音一如以往無理會我的選擇響起。

  當中聽到一個重點,殺害「幕後要員」!

  原來他們的稱呼是這個。

  一直也是自知在一個大棋盤內進行著小戰役,現在開始踏到了邊界吧。

  「。」一句沉默代替存在的証據。

  「又見面了。作者君。」

  眼前的,不,我失去了視力。

  身前的,是個使用了『迂迴點』的參加者。

  「有乜理由咁講野架,瞳姚。」

  連編號都自帶隱藏,一把好棋。

  沒關系,遇上了一著奇招,相當於面對著一個可敬的對手吧。

  而且會如此著實的被看穿,就代表實力上可以好好較量了。

  「哩句真係應該改吓囉,以瞳姚既性格,理論上係唔會講出咁既野架喎。」他應該在細閱著甚麼回放吧。

  看來不止使用了一點「迂迴點」吧。

  「你是否還有甚麼秘密武器?」腦內聲音響起。

  對於參加者來說,「幕後要員」指的就是「管理員」吧。

  了解到,看來這個人是要來殺害我的。

  不知不覺間,閉上了眼近十分鐘了,由於感受不到痛楚。

  在參與者和腦內聲音靜默後,身邊發生的事件,只能靠「雙鐮飛刀」撞擊的迴音來分辦情勢。

  「參與者使用了二百八十點『迂迴點』,殺害指定『幕後要員』。即將對你進行遺物及遺體傳送。」腦內聲音響起。

待續……


第三十三章:遺地

  推說大意的藉口都用不上了,頃刻間被傳送到一個不知名地方,身邊還是有電燈柱,人工刻意種植的樹木,沒有車行走的馬路,長著翅膀的雙腿。

  「佢先係鐵頭功呀……」我想起一句周星馳的經典對白。

  「你今日唔係要去同碧咸上堂咩?」七十七號也幾近同步的「死了」。

  「碧咸?上堂?」七十七號如此接近的聲線有點久違。

  「閉路電視鏡頭顯示,佢踩緊架單車仲係獅山隧道口塞緊喎。」瞳姚沒有怠懶掉,即使我們都「死了」,她還留守在裹界。

  由於也是第一次這樣被殺,感覺仍算新鮮。

  「你確定果個係真碧咸?」我問。

  「或者有百分之零點三機率係合成圖象。」她分析。

  怎麼有點亂來的感覺。

  「錯體了。」

  「怎麼?」七十七號還在問。

  「我說,錯體了,你衣服上的七十七字樣。」

  這樣子的把戲要玩多少次呢?

  我沒好氣的,直接把「雙鐮飛刀(?)」握在手掌中。

  如何避免都好,也是要用這種手法完結嘛?

  我自問著奇怪的問題。

  規則就是規則,隨便破除只會令日後的距離變得越來越庸懶。

  既然翅膀還在,就飛吧!

  離地面垂直距離大約十米高的半空,單邊的鐮向上割開空氣。

  斷掉網狀的格線展開,

  「我還在等甚麼?」作為擾敵的『RF58』說話了,竟然……

  還被我聽見了,雖然隱匿技巧很高,但「子嗣」中有一個缺點。

  因應時間推移,我的驚覺也開始崩緊。

  「特別稱號追加:『武者』,稱號級別為管理級,被動加乘所有戰鬥系技能。」腦內聲音響起。

待續……


第三十四章:器具

  古語有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就像是勾選了展示圖案的選項,武器表面上看來與實際打擊有所不同。

  「雙鐮飛刀」握上手後,出現了可以改變外形的選項。

  有棒球棍狀、火機狀、士巴拿狀、秋刀魚狀……

  就是沒有改變名稱的方法……

  跳轉跳轉,今次認真看到的場境是在工業大廈的某天台位置,出口入口甚至通風口都是規則卻又隨意的。

  四四方方,但就是不對稱,暫未令人迷路而且不失樂趣。

  『RF58』的對峙仍在繼續。

  在這個古怪的空間上下探索,每層的水平面向構造都大概摸熟了丁點。

  又給了不少空檔讓「迂迴」產生「子嗣」,不過仍然在可控範之內吧。

  由於暴力在大時代的洗刷下,被變得異常的禁止,異常到武力也被不停重新定義。

  表界中可說是抑壓著不少的暴力傾向者。

  為了吸引無辜的白老鼠們,裹界這實驗加入大量可用武力系統給「參與者」使用。

  武器也同樣的,像七十七號帶進來的一堆,以及現在可見這些可以改變外形的。

  玩樂的意味一定程度的加重了。

  希望這次別如此輕易就被重新傳送好了。

  「瞳姚匯報地圖位置。」我再度測試通訊設備。

  A、B、B、C、A……

  驟眼看來沒意義的實體文字又出現了。

  「別讓我猜迷題好不好。」我抱怨。

  「印象中,這本本來就是一本推理小說呀。」七十七號插話。

  「試從所有單字實體字母中找出可行的解釋,成功可獲稱號『解碼者』,稱號級別為一級,獲得進入實體化系統訊息存取庫資格,失敗無懲罰。」腦內聲音響起。

待續……

  *《論語·衛靈公》—先秦·孔子


第三十五章:猜算

  「我估係成績表上面嘅符號。」沒多想,隨意編了個答案。

  「解釋可行,獲得稱號『解碼者』,被動原生技能『具現本能』,取得進入實體化系統訊息存取庫資格。」腦內傳來聲音。
*具現本能:具現化完整或已解譯來源碼[階段一]

  比想像中還更簡單的答案呀……

  「直接進入!」我大叫,對訊息存取庫的了解可說是零,但決不錯過這個機會,免得像機會重來卷那樣在時限,我爽快下指示。

  突然背後響起貝多芬的協奏曲。

  沒太多音樂細胞的我當然分不出是首甚麼鬼東東,不過大概就是進場曲吧。

  不知不覺間,七十七號與瞳姚都不知去向。

  或者從根本上不存在過,理由很簡單,他們就像「子嗣」一般的形式產生。

  現在「迂迴」的力量逐漸減弱的同時,系統內部的類運算元件也有機會隨之減弱。

  進而導致察覺實體的機能降低。

  令他倆的存在值縮小到感覺不曾出現。

  簡單來說就像是雷達探測系統中的顯示屏上,出現的敵機數目與實際有相差的情況。

  肉眼可以看見或者是仍可以使用的通訊手法都失去了。

  在自以為解讀到接收編碼的意義後,又瞬間失去了意思。

  沒有再解讀從簡化儀器傳來的單元字母。

  變幻原是永恆,這個不容易捉摸到規律的系統,反而更令人提起意欲去追溯固中隱含的原理。

  「即將進行傳送,由於本體仍屬於被殺害的『幕後要員』,下次地點到達地點設置成『黑空寨』。祝君安好。」腦內聲音響起。

待續……


第三十六章:前向無音

  「我建議如何使用『轉移』,但是我可以使用它嗎? 是批准還是不批准?」改變了調的聲音出現。

  是延遲嗎?

  又是一次別樣的攻擊,何時才可以好好的變成常態方式打架呢。

  雖然這難以預測的套路令樂趣又加添了。

  「黑空寨」……

  我在預估到底會是一個怎樣存在的地方。

  看來是架設好了比城市地型更吸引的場境吧。

  或者是處於「死亡」的狀態,傳送中途看到的也是漆黑一片。

  眼皮下的遮光率研究在公元一九四四年已經開始。

  如此無光是未曾出現過的。

  一般來說黑色畫面是會像鏡子的特質,可以反射影像,然而,這是一個很純粹的暗。

  「要打就動手吧,這陰險的手法過著就討厭。」原來還可以說話。

  一如以往,「死淨把口」絕對可以成為一種超能力了。

  究竟怎樣才是走下去的方向呢?

  「迂迴」產生了新的影像了吧?

  全黑也是其中一種幻象!該醒來了!

  環觀附近的景色,真的是一個城寨內部。

  遠處是用竹棚紮起的圍牆,沙地,在陽光底下是黝黑色的。

  不高不矮的石屋,兩至三米。

  而我躺臥在地上,有點熱。

  「『黑空寨』傳送完畢,直走五十米可達系統訊息存取庫。」腦內聲音再次響起。

待續……
  
—下週起暫停更新—


第三十七章:黑空寨

  首要任務就是直走吧。

  前方一座十多米高的建築物,大概就是實體化的那個資料庫吧。

  外形看上去跟中央圖書館沒多大分別。

  不對……根本就是參照中央圖書館而製成的。

  「黑空寨……」我嘴嚼著這三個字。

  沒太多頭緒呀……

  這裡本應會與我的想像力成正比對應,換句話說。

  就是想像力越豐富,所看見的會越多才是正常。

  現在能見度也只不過五十米左右吧。

  隱約抵抗不知何時刮起的黝黑塵暴。

  緩步向前走。

  會是個怎樣的環境呢?

  「進入系統訊息存取庫後將消除一切『稱號』被動效果加乘。」腦內聲音響起。

  腳還是在走著,走著。

  沒關系吧,反正就是會少了一雙翅膀,其他的被動加乘一直都沒太大實感。

  少了就少了好了。

  奇怪的是,明明有在走,但那座建築物卻沒有靠近。

  黑空寨的五十米有多遠呢?

  差不多走了快有五分鐘吧……

  看來是又中了哪些這些詭計了吧。

  真是個不友善的世界……

  走得有點好攰了。

  就休息一下吧,依在門前。

  門前?

待續……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25/1/2022 13:43
今天貼文總數: 536 | 累積文章數目: 6,957,313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22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