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
現有會員可[按此]登入。未成為會員可[按此]註冊。
[公司模式 - 關]  [懷舊模式 - 開
[Youtube 預覽 - 關]  [大字型]  [小字型]

您現在聚腳在 講故台內。

【再負荊請罪】全新高登官方app HKG正式上架 會員永久免廣告
是咁的,2016年年尾,我因為忽略會員對手機程式o既需求,做o左一個不明智o既決定,加上一直未有好好回應會員平日訴求,最終令唔少會員不滿。事件並唔單單影響我,亦影響一直以來熱愛高登o既每一名網民,為此再向各位表示衷心歉意。:-(

或者有巴打會講,寫好隻app自然會有人回家。我唔否認自己曾經都抱過呢種僥倖心態,但沉思過後,我明白其實只係寫好一隻app並不足夠,要為高登會員做o既事情實在太多,包括提升網速同改善伺服器穩定、維護自由o既討論空間、鼓勵會員參與創作及討論等。因為,高登最珍貴o既係每一位會員,所以落足心力滿足會員訴求係高登o既首要任務。 ......
精選文章
DeerGamer
New App Android IOS
跳至第

發起人
分屍狂室友(2)
16 個回應
ク遠_アスカ

上回提要:
主角在成為「管理員」後,一直待在廢棄資訊站(基地),卻放慢了面對「御三怪」的步伐;另一邊廂,七十七號不斷研究新的功能,在製造不同物品之餘,還不斷處理「參與者」。其中,最令人關注的瞳姚竟然被「褥狩」利用,成為接近主角的模形,在截下了翅膀後,主角獲得技能。

分屍狂室友:
https://forumd.hkgolden.com/view.aspx?message=7205334


#good2#0    #bad#0  
-第十四章卷二:失衡

  「怎麼樣,沒汽油了吧。」嘴唇邊還掛著這一句。

  又一次,在資訊區醒來。

  看向雙手,是改裝過的機械臂。

  「通過第一重警戒測試,總獲得稱號為兩個。」腦內聲音出現提醒。

  是吧,才剛剛過教學關卡的程度。

  三個月了。

  不知不覺間過了的三個月試用期。

  是的,在這個伺服器內,三個月後,就會被掩埋的。

  「『管理員』請停止對伺服器作出不良的影響。」腦內聲音發放。

  以這種狀態,看來可以走很遠。

  「是『農』很久吧。」七十七號故然地回到資訊基地。

  「解決得七七八八了吧?」我問一下「地面」的情況。

  破除褥狩後獲得的技能,感覺就似近視的人多了一副調節適當的眼鏡一樣。

  直接跳過了兩個次元間的世界,折斷的雙翼,在醒來後變成了一雙機械臂。

  「只是解決了一丁點的錯誤呀。」我吐出一句。

  七十七號也正想吐出一句:「一丁點的七七八八吧。」

  卟。

  「迴音碰撞,請調較收錄裝置。」

  普通的那個疑似對講機沒關好。

  太多解釋不到的現象了……

  然而,目標仍然沒變,是「滅膳」!

  醒來後,基地中發生的事,我用幾部電腦同時自動記錄下來了,卻是非常的模稜兩可的描述。

  「褥狩」絕對會再次襲擊的,而且我也不認為會簡簡單單,它絕對是有智慧的生物。

  不過,「滅膳」是更加吸引吧,而且能夠接近的目標。

  原本的雙刃變成機械臂嗎?

  不錯的改動呀。

  「每到戰鬥時的畫面總是被忽略掉呀……」七十七號咕滴。

待續……


第十五章:暴走

  「崩潰了吧!」我大喊大叫。

  「我只有雙手可以活動呀!真的只有雙手呀!」

  「不還有眼球嘛?瞳孔還在一縮一放的,哈哈哈。」

  「這就是你對待實驗品的態度吧????」

  「別抓狂喔。你的家人不還在我手上呢。」

  「我仍然很冷靜。」

  「是吧,我認同的。在你緊縮的肩膀以及皺摺的眉頭可以觀察得到。」

  「別再用這種討人厭的技倆可以嗎?」這是我唯一一次以懇求的方式說出的話。

  太嘔心了,這種對人的實驗,連吐的力氣也不想浪費。

  是的,我眉頭仍然緊皺。

  「你說甚麼?我聽不清楚。」他貫以噁心的微笑。

  企圖再讓我發出一點懇求的語氣?

  「我話不說兩次。」

  雙刃直接斬下去,砍下去。

  緊縮的肩膀被震得劇痛。

  這種方式,只是單單的洩忿,沒一點技巧可言。

  我承認,身體內控制情緒的那條神經,早早就被我切斷了。

  面對著這個噁心的怪物。

  「嘔……」在一直揮刀的同時,我不由自主地吐了。

  血肉在橫飛,沒有半點美感。

  絕對否決各種美學理論,單純的讓情緒發洩於刀子上。

  不夠,一個半個屍體根本不夠。

  還是這種讓人討厭得作嘔的角色。

  「交給你了喔,煩人的……惱人的……」通通斬開堆到那個世界裡吧。

  「哈哈哈,這是第七十八個了。還不夠,遠遠的在目標之外呀。」

待續……


第十六章:擠滿綿花的盒子

  「又有大量資訊量要存取了,有心理準備?」我向七十七號發問。

  「我知道呀,外面的世界,好像『他』快要被抓到了。」

  作為載體的我,沒有意圖理會太多。

  「你就當今次是連續劇的第一話那樣吧。」

  「其實我一直都這樣過呀……」

  焦點,在基地完工後,一直脫離了。

  「你跟本沒理會過『稱號』喔,你這套連續劇的收視我看不會太好,而製作人的性命也岌岌可危呀。」

  這個世界,可以簡單地了解到,大概有三層系統上的設定。

  最根本中的物理層面,與本人理解的原生世界相同,即九點八幾的向心加速。

  而「光纖」這種劃時代的產物,也仍然可以使用。

  故此,基地的網絡建設靠我一人就輕鬆完成。

  加上七十七號的發現,完成了與「現世」的殘缺接觸。

  以時性來說,這邊是「三跑」還未建造,香港最高的建築已然是國金二期的時侯。

  我們還把這邊稱作「裏界」,另一邊,且稱作「表界」。

  這就是第二層面的開端。

  表、裏之間所產生的差異,造就了「光球」的功能。

  亦即,「光球」成為了表、裏界之間的交異,從而以任務發佈形式讓「管理員」把差異降減。

  第三層面,就是新加入的,「參與者」。

  裏界就近似是一個盒子。

  「今集我決定用綿花來形容『參與者』。」

  「快點來幫忙呀……」七十七號沒好氣的說,同時被不知名的武器弄得頭大。

  因「參與者」的加入,的確把表、裏界的差異給減低了。

  可是,只有我們兩個「管理員」,簡直是一百個應接不瑕。
  
  為了換來免卻掉赤手空拳戰鬥的危險。

  忙的程度,是把手上的一切掉下,讓「滅膳」直接把我吞下肚會比較輕鬆的程度。

  「我現在身上是次方式的堆疊了二十七個「參與者」協作了。」我退卻了七十七號似有還無的請求。

待續……


第十七章:離開資訊站

  「你在嘗試密碼的可能組合吧?」

  或者只是逃避責任的藉口,最近躲在「基地」中的時間越來越久了。

  作為管理員所添加的隱匿能力異常強大。

  在解決掉七個「參與者」的任務分配後,又新增了一個遠離危險的技能。

  「技能:空間堆疊,由平面裂縫折曲而建的結界,把生物編號001—003阻隔在外。」

  腦內的聲音響起。

  「戰鬥呀!就算是沒人看的劇集也好,也要好好的給我戰鬥呀!」七十七號如是說著。

  「沒用的,在這個位置待久了,才開始發覺,跟本沒有推動力,一點兒誘因讓我去面對那三個怪物都沒有。」

  那些稱號,又有何意義呢?

  重點在於,任由那三隻怪物亂跑,又與我何干呢?

  或者這樣想會有點自私,可事實卻真的如此。

  又或者,只是純粹的無聊透頂了吧。

  又或者,只是在模仿當初認為可以好好的幹,在想像中的美好自己吧。

  又或者,正在盲目地等候下一個被送進來的無辜生命。

  厭倦也好,責任也罷,絲毫也影響不了這份如像靜止的心境。

  因為漸漸發現,裹界所做的一切,並不影響著這些那些。

  從來都不是消極的我,本身也不喜歡這種想法。

  而在這個實驗下來,卻漸漸發現,或許會在更多更好的方法,去完成裹界的探索。

  說時遲,那時快。

  「又有動靜了!」七十七號傳來高亢的聲線。

  打斷了寂靜中的系統。

待續……


-暫停一話-

[censored]dw [censored]dw [censored]dw


第十八章:強調責任

  「你一直在否定我的力量吧。」腦內聲音出現。

  每次的登入登出步驟被設計得太麻煩了。

  我直接無視掉那惱的人所謂指示。

  延時的規則被我拆解了。

  七十七號:「起作用了,你那個『空間堆疊』令御三怪都曝露了位置。」

  只是簡單的把資訊輸出量由參數一調較到零點五。

  現在那個腦內聲音系統(光球)就像打印機的紙張卡住一樣。

所——>戶斤

肥——>月巴


  這方式被我修改成它對我倆(管理員)的有效控制減到一半。

  亦即於它看來我們擁有兩倍的執行速度。

  雖且,前提是表界的他沒有發現。

  「要抓緊這段可貴的時間!」我經通話器對七十七號說。

  「互換位置吧,改由你頒發任務,我去把『御三怪』給抓起!」

  七十七號:「我現在位於城市中心,十五分鐘內可回到基地。」

  雖然,這「裹界」,說穿了,只是某個未被開發,或剛好有空間的虛擬頻道吧……

  可是,讓人在意的,是這隱隱約約有形無形的「腦內聲音」。

  是一個未知,一個不好好拆解就沒辦法安心的未知。

  只有深信一件事,就是只要一直存在,總有一天會找到那個解答。

  曾經有一位數學老師跟我們班說過:「明白需要執行,不明白也需要執行,在執行之中,才會更加明白。」

  大概……

  —十五分鐘後—

  由於飛翔的腿又重新能用(其實已經開始搞不清登入到哪一個介面),瞬間就飛到了城市中心。

  被平均樓高八層的唐樓環繞,與商店街只有百步之遙。

  沒行人的行人路顯得格外灰諧,行人路旁的行車道依舊有停泊的車輛。

  「還有多遠?」我走在行車道中間問七十七號。

  「滅膳」—第一個目標。

  來看看究竟,稱號提升的吸引力吧。

  我決定把它收服,用空間堆疊的能力保命,最壞情況用每天八小時的接觸,來找出它的弱點與行為習慣,再利用「裹界」的大量資源來把他收服。

  想來就是很簡單,可是究竟收服的意思指怎樣呢?

  七十七號:「在前面的十字路口左轉,你應該就看得見它的尾巴了。」

  他還問:「怎麼你不開輛車子呢?」

  「我可沒有駕照呀。」如像沒睡醒般的回答。

  對了!還管它的甚麼駕照呢……

  「你猜到了吧。」七十七號省下了嘲弄。

  我走到一架寶藍色的車子旁,伸手打開車門。

  「機械控制:以接觸時判定熟練程度,開啟機械可控量。」腦內聲音又再響起。

待續……


第十九章:習慣

  實在有點太過,竟然跟不上這技能控制的原理。

  明明只是很簡單的按下啟動與關閉的鈕。

  卻在觸碰的瞬間,有種不確定的想法。

  好像知道了這車子的發動方式,以及各種狀態資訊。

  就似說明書在腦內跑了一躺似的。

   —軚盤:控制車子左右移動。

—剎車掣:用於制動系統。

   —指示版:顯示車速、轉速。

(…… …… ……)

  還是很不習慣這種生存方式,怎麼說……

  有點太刺激了,對於一個如此老的靈魂來講。

  「怎麼了?不習慣嘛?」七十七號又在通訊器中發出帶電磁組合的聲音。

  「技能轉移(來自七十七號):在獲得的技能系統中選取非固有技能轉移。」腦內聲音響起。

  在電磁波之中,又多出了一個得意技能。

  「這樣有助你更快適應這身體的使用。」七十七號的聲音好像變清晰了。

  「想想吧,其實是你教我的。」我吐出一句。

  「別把自己推到一個世界的盡頭。」七十七號又再接話。

  「我們如果是在一個故事裡,不是作者也會是主角呀……沙~沙~沙~」接續的訊號開始減弱。

  「A、A、B、A、……」

  被這個該死的系統帶著走得有點久了,發現不到哪裡出錯。

  就好像每天都會長高一點點的樹一樣,不會察覺到它真的高了多少,溫水煮蛙般的受保護一段時間了。

  其實,在表界的時候科技層面還沒如此高吧。

  我很快就略過了這個懸念。

  因為,正真的主角:「滅膳」在眼前了!

  原本還餘下一點點的得意,以為當個管理員的得意,現在真的一點都不餘下了。

  半點都餘不下。

  初見可以是意外,不問原由,再見就一定不會是巧合了。

  這嘔心的一團玉白色貨櫃車大小的生物。

  唾液仍在流,尾巴晃動的幅度大約有兩米多。

  在車子中的我,不感覺有多少安全感就是了。

  原訂的計劃被打破的一空。

  「滅膳—固有技能一
╘進食不止:在進食時體積比原本大一倍。」腦內聲音響起。

  難怪好像比初次見的時候還大隻了,原來是固有技能。

  我下了車,這次真的要開打了,比起那些揮刀砍、砍刀、揮刀的打鬥不同。

  「『御三怪』戰鬥擂台啟動,由於仍是測試中的系統,獲得一張重來機會卷(可保管)。」腦內聲音響起。

待續……


第二十章:擊殺

  如網絡遊戲的預告片一樣,淺紅色的格狀線張開。

  圍出的範圍大概就是一個半徑六十米的球體。

  我看向正上方離視線最遠的那點淺紅色猜測。

  就飛行的空間來說是小型場地了,水平範圍都包裹不到整條商店街。

  系統有必要把我和這團玉白色困住嗎?

  不管太多了,因為它開始轉過來。

  我也找了個該待的位置,飛到一建築物的天台,大概離地七層樓高。

  暫時的技能有:

   —空間堆疊,由平面裂縫折曲而建的結界,把生物編號001—003阻隔在外。(擂台內使用不能)

   —意識解離,可偵測當前世界的次元複雜度。(系數:五)
    *系數一:指僅擁有身份存在(管理員介面)
    *系數二:管理員技能開發平台
     *系數三:實體化意識模形
     *系數四:原生未知關系元素場(可組建地圖及稱號技能等「裏界」物質參數)
     *系數五:可視化沙盤推演

   —記憶飛翔[能力]:在記憶中到過的地方,三秒內以飛行的方式到達。(擂台內使用不能)

  全是一些沒用的技能,跟本不能用來戰鬥呀!

  不理這麼多了,飛向試用空拳的攻擊吧。

  應該像電腦遊戲般會跳出傷害數值之類吧。

  找到個疑似是頭部的部位,衝向它。

  赤手空拳就全力打下去。

  ……

  質感有點像岩石,很痛,我的拳頭感覺到痛楚。

  「拳頭攻擊判定無效,非戰鬥人員請回到合適崗位。」腦內聲音響起。

  竟然是一個無效攻擊。

  「o緋~」第一次聽見「滅膳」的叫聲。

  「聲爆判定為有效,擂台勝者為「滅膳」,是否使用重來機會卷?」腦內聲音響起。

待續……


第二十一章:重來機會卷

  「第一次被擊殺,無懲罰效果。」腦內聲音再次響起。

  「是否使用機會重來卷,再受擊殺將會被褫奪『管理員』的資格。」腦內聲音又再次響起。

  無故地被叫聲擊飛,倒掉到建築物的天台上。

  幸好沒有痛楚感覺,不然一定躺到世界末日還痛到不能起來吧。

  失敗不可怕,連失敗的原因是怎樣都不清楚的話才是最可怕。

  我剛剛就感到了一會,不明不白的被判定為擊殺。

  停頓了的思緒,在判定產生後,我的本體離開了淺紅色的格狀線。

  —意識解離系數:三

  「技能:—聲爆,利用叫聲對敵方進行攻擊,初次傷害較高,其後減弱為三份一。」腦內聲音響起。

  原來是招初次傷害威力是三倍的技能,難怪。
系統譯解雜音:「詠唱吧……」、「空間魔法……」
  來源不明的訊號,大概是大量的參與者造成的。

  「反向搜尋伏筆成功,獲得稱號:『連接者』。//*無固有技能。」

  資訊量還不算龐大,只是太過雜亂,人類的腦部比較不習慣分析相互不關連而且沒意義的量化數值。

  而且又是個非戰鬥用稱號。

  太不符合我的性格了,本應是急需取得武器或者有效傷害的技能等等。

  怎麼是大量非戰鬥用的……

  其實,這抱怨也有過太多次了。

  作為管理員,跳躍於系統間感覺是不差的,如像瞳姚所說。

  前提是如果非要為那三隻實驗物勞心的話。

  「機會重來卷使用時間過時,失效。」腦內聲音響起。

待續……


-暫停一話-
:-]dw :-]dw :-]dw


第二十二章:沒有

  坦白說,放棄本來就是最容易的選擇。

  「我從不作不勞而獲的事。」我竟然開口說話了……

  比預期中,御三怪長大的速度實在過份地不受控。

  嘗試疏理著一整條神經線。

調較|
  —意識解離系數:二

  
致仍願逗留在這維度的你:

  站在本人這個立場,其實真的不知道該報喜還是報憂。

  血淋淋的畫面沒有停止過,幸而,這些畫面不曾記載,沒被留下。

  暗地裡的撕殺依舊持續著,幸而,明目張膽的匪徒沒有長大,只能微弱的作惡。

  百花齊放的想像沒有到來,幸而,栽花的匠人沒有氣餒,默默的悉心地照顧拙壯的嫩苗。

  歪曲倒置的理論仍然流傳,幸而,受眾眼睛雪亮,未至盲目。

  討厭的現實還是不被扭動,幸而,打破過的空間總算填補到一點冀盼。

  這封信寫得千萬個不情願,始終,始終,運行著的那個叫甚麼的奇怪體,依舊讓人懊惱。

  管理員001
        —寫在撤離後的不安點


  在明在暗,這系統也在再三,幾經多次決定下,決定摧毀掉,狠狠的。

  就感覺本系統在設計之初就是為破壞而生的一樣。

  而下這個決定的,卻是未經任何徵詢就執行,一直在原本已經「崩壞」掉的線上行走的管理員。

  沒辦法拒絕懸崖邀請的碎石般,原先制定過的一切,仿佛虛設。

  令人確切知道,自己只是棋子,唯一可作的選擇只是把將軍的位置抽出,拿下一局。

  「滅膳大哥,沒棋了。」

調較|
  —意識解離系數:七
  
  *系數七:情緒化執行指令,對立方理解範疇外改寫系統。


  「喂,你這樣做,真的不怕破壞平衡嗎?」串場的七十七號把握著這個機會發言。

  「重來卷」都只是一個榥子的前提下,改寫半個系數確實是合適不過了。

  這次我沒有開口說話。

  「改寫判定為有效,戰場內取消一擊即殺,戰場規則請重新擬定,以及停止對系統進行破壞。」腦內聲音響起。

待續……


第二十三章:封存

  面對著絲毫沒進展的程式,我坦然無言地站在戰場外。

  原來,像科幻電影中的表述幾乎一樣,看向系統所開放的層面上就是很多零零一一零一組成的數據碼。

  頂著疲憊的身軀,精神力快要給抽乾,一點一滴的汗在流。

  「滅膳。」我叫喚它的名字。

  由於戰場規則改變,或許拳頭會開始有效。

  甚至叫喊也許又會有效,起碼不讓它的注意力集中在攻擊上。

  「戰場即將重新啟動,你有十五分鐘的準備時間。」腦內聲音響起。

  十五分鐘喔……

  規則的修改帶來的這寶貴時間我沒有虛耗掉,繼續盡量找出弱點位置。

  同時,

調較|
  —意識解離系數:二

  設置技能—>共通拳擊術。

  腦內聲音:「技能設置成功。獲得技能。」


  既然沒有,就創造好了。

  靠普通的拳擊,像個真正的漢子解決問題才是正確呀!

  而且,這白肉團,應該有著很好的打擊感。

  以防萬一,我瞬間飛到一開始下樓時的便利店。

  那兒,有一支鋼造的棒球棍。

  「發動能力:記憶飛翔。」腦內聲音響起。

  來到了便利店,真的有!撿起了棒球棍。

  原本放下的吉他和士巴拿卻不見了,可能是「參與者」們也走到了這裡吧。

  我沿路飛回滅膳的擂台位置。

  揮動了幾下棒球棍。

  「喂,你這樣不就浪費了剛剛弄好的技能?」七十七號有在看的。

  「待會你就知道了。」我回應後關掉通訊器。

  「十五分鐘準備完畢。」腦內聲音再次響起。

待續……


-暫停一話-
:-]dw :-]dw :-]dw

#adore#dw #adore#dw


第二十四章:尊重往來者

  手握著棒球棍,掂量著回傳的重量。大概五到六公斤左右吧,需比一般的棒球棍輕,卻很合手。

  「非常不想戰鬥呀,太沒意義了。」把玩著那棒球棍,試著向各方向旋轉。

  我看向這個世界,這個世界同樣也看著我。

  「這樣吃下去,誰也餵不飽你呀。」我飛向那龐然大物。

  明明應該是練手的程度,卻偏偏難得讓人摸不著頭腦。

  身為一個「管理員」被打敗了一次實在是太丟臉了。

  帶著這份意志,揮下了一棍!

  「甚麼跟甚麼非戰鬥人員呀!我就是要狠狠的把你教好!」語畢,球棍脫手。

  擊中了它的鼻子偏上的位置,如果它是有這個器官的話。

  「共通拳擊術發動。」腦內聲響起。

  雙拳被米白色的光包裹著。

  一拳,一拳,一拳。

  在剛剛棒球棍擊中的位置施加傷害。

  「o緋~」它再次發出叫聲。

  看來是感到痛了。

  「收服方法:使『滅膳』短暫喪失行動能力,將之運送到指定地點。」腦內聲音響起。

  「擊殺方法:催毀其位於頸部的核芯玉。」腦內聲音繼續響起。

  擊殺的稱號獎勵比較不吸引,還是想想如何收服它好了。

  它的行動能力來自於三雙足部,如要令它喪失行動力,看來要下點功夫,直接擊打有機會對它做成損傷,這樣令收服失去意義。

  我開始在高空看向商店街內有用的村料,例如外露的電線。

  沒太多思考時間,「滅膳」就衝向我撲咬過來。

  我迅速飛向建築物的牆沿,它的撲咬弄斷了不少電線。

  我襯著它擺弄著身體的時間,找到空隙再多打幾下擊拳。 

  「擊拳判定有效,『滅膳』體力弱化。」腦內聲音再次響起。

待續……


第二十五章:畫面

  期待已久的拳拳肉搏,如像真實世界中的漢子般。

  也是沒有預期中數值的彈跳,只有沉沉回傳的厚實感。

  「疼!」這是很近似痛的感覺。

  沒有出現流汗的現像。

  只是在記憶中,這樣是會流汗的。

  我繼續打向「滅膳」的身體,心臟跳動就如被掏空了一樣。

  沒實感,一種空洞感散開,鎖住了在皮下。

  骨和肉都如被抽走了神經線似的。

  我卻再次打下去,一擊一擊的打下去。

  回傳的感受沒有改變。

  在痛苦的,明顯不只是我。

  「滅膳」在弱化之後,活動能力和叫聲也開始平和了。

  如何……

  到底如何……

  究竟原理如何……

  背後所謂系統如何才算得上腦內聲音的「收服」。

  我飛向每一寸空隙,找每一個可以下手的位置。

  打擊!出拳!空洞!

  承受著回傳的各微妙觸感。

  找到突出在頸項的核芯玉了。

  發現了問題所在!

  「是喔,這就是你的把戲了吧。」我自言自語的病又發作了。

  那核芯玉非常面善。

  是人造的!

  即是除了「管理員」外,仍然有別的人類存在,掌握一些連我都不知道的這世界內的技術或理論。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看來不得了的人越來越多了……

  「取走核芯玉,獲得『滅膳』管養權及稱號『噬者』,摧毀核芯玉,獲得稱號『獵行者』。」腦內聲音響起。

待續……


跳至第



  快速回覆 - 輸入以下項目

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本站會員請先登入。非會員人仕,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費用全免,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


上次光臨時間: 19/9/2021 18:34
今天貼文總數: 570 | 累積文章數目: 6,906,665

聯絡我們 | 服務條款 | 私隱政策 | 廣告查詢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21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